迪文小說 > 都市青春 > 邪帝傳人在都市 > 第2941章
    一只來自死海的巨獸,曾是海神的坐騎,馱著海神的宮殿,游弋在美麗的大海中,是何其的壯觀,又是何其的震撼人心。

    海神獸之名,絕對的名副其實。

    可是當這么一只海神獸橫在蒼穹海堡城的正前方,巨大的眼睛閃爍著好奇的目光,及光是露出海面的部分,已經完全超出蒼穹海堡城的總體面積。

    更可怕的是,那目光干凈純潔,如無意外這還是個“幼童”。

    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這只海神獸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孩子”,是一只剛剛誕生沒有多久的海神獸,還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

    可怕

    僅僅只是一個“幼童”,體型就如此的巨大,若是成年的海神獸,體型得巨大到何等的高度。

    難怪,在古老的傳說中,有著海神獸的背上馱著海神的宮殿,巡游大海的典故。

    總而言之一句話,這就是死海的恐怖,僅僅不過是一只幼生的海神獸,就給蒼穹集團一個當頭棒喝,證明這死海的深處還潛藏著更多無法預知的危險。

    一時間,整個蒼穹集團沒人敢輕舉妄動,生怕激怒了這個還很年幼的“孩子”。

    到時候,若是對方不顧一切的撞上那么一下,恐怕就算是堅固的蒼穹海堡城,都有被掀翻的可能性。

    好在,這個“孩子”還算老實,僅僅只是表現出對未知事物的好奇心。

    就這么在仔細觀察了蒼穹海堡城一會之后,確認這個橫在海面之上,同樣不算小的大家伙,還是沒有自己的體積龐大時。

    只見這只幼生海神獸發出了得意洋洋的笑聲,洪亮而清晰,猶如海豚在歌唱,竟然給人一種奶聲奶氣的感覺。

    隨即,就見這幼生海神獸得意洋洋的朝著蒼穹集團吐一口海水,便緩緩下潛,化作一片巨大又恐怖的陰影,最終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說是吐口水,對于幼生海神獸的體型來說,真的與吐口水沒什么區別。

    可是對于蒼穹海堡城來說,這一口口水就像是下了一場瓢潑大雨,黑色如墨汁一般的海水淋了下來,硬是把蒼穹海堡城洗了一個遍。

    “哼”蘇陽不悅的輕哼一聲,電光化作一面大傘,隔絕了這口海水的傾漫,護住了整個蒼穹海堡城,蒸發了大片的黑色海水,四周一片氤氳,充滿了咸腥味。

    待這一切平息之后,劍萬里搖頭一臉問號的茫然說道“真是服了,沒想到有一天我們還會遇到被魚吐口水的事情請問,我現在可以沖上去,宰了這混蛋嗎”

    普羅托斯笑道“我個人奉勸不要這么做,當然一定要這么做,我也沒有意見。”

    蘇陽略微瞇著眼問道“此話怎講”

    普羅托斯回道“海神獸是海神的坐騎,創世神族統帥諸天世界所有海洋的神圣存在,自然這海神獸也是祥瑞的象征,得到過無數的賜福。故,對于諸天世界在海上討生活的生靈來說,海神獸就是圣獸,尤其是對于海族,乃是精神的象征。再加上海神獸本性不壞,幼生期還有些頑皮可愛,所以吐口水的行為對于它們來說是親昵的象征,更被海族生物認為是一種賜福,是幸運的象征。久而久之,出海遇到海神獸,就等于會有好運發生。若是被吐了口水,將預示著馳騁在大海之上,再也不會遇到什么危險。當然,我們不盲目迷信,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海神獸的口水之中蘊含海神獸的氣息,也蘊含海神的氣息,能夠被海洋生物感知到。因此無論多么兇殘的海獸,只要感應到這樣的氣息,就會退避三舍。尤其是對于海族來說,它們視為一種親近,不會做出什么攻擊性的行為。”

    劍萬里神色詭異的說道“照這么說,我們被吐口水了以后,不應該生氣,反而還應該表現的非常開心”

    普羅托斯點頭道“可以這么理解,至少目前來看,似乎是一件好事。畢竟,不可否認,當們的船沾染了海神獸的氣息,一般的海洋生物是不會靠近和傷害們,反而還會表現出一定的親昵。另,們知道嗎當年在諸天世界最繁榮的時期,被海神獸淋過口水的船,可是會賣出一個天價,珍貴異常。”

    蘇陽若有所思的說道“可那是諸天世界時期,而如今時代則已經變了,黑暗降臨,思維污染,一只兔子都會變得兇殘萬分。”

    普羅托斯笑道“或許吧,可是剛剛海神獸的表現,似乎影響不是特別的大。所以我建議們做好保留海神獸留下的氣息,反正試一試也無妨,說不定會有意外的驚喜。”

    蘇陽緩緩點頭說道“既然如此,無論有用無用,那就暫時這樣吧。”

    待蘇陽話音落下,臨近入夜已經沒有多久,蘇陽便下達命令所有人回到蒼穹海堡城內部休整,不管怎么說,先熬過這一夜再說。

    就這樣,一場風波有驚無險的渡過,蒼穹戰士們紛紛回到船艙之中。

    沒多久,世界之力制造而成的薪火被點燃,一個又一個火炬在每一艘戰艦上燃燒起來,為這大海撲上一層朦朧的金色,水天一色。

    黑暗,則在點燃世界之力過后沒多久,還是那么忽然和突然的籠罩這片天地,除金色的世界之力薪火籠罩范圍之外,再也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光明。

    只是與陸地上不同,平靜的死海在黑暗大潮的推動下,開始變得十分不平靜,各種驚濤駭浪沖天而起,仿佛要把一切都徹底淹沒。

    在洶涌的海面上,如無根浮萍一般的蒼穹海堡城,也開始搖晃不休,似乎要被這恐怖的海潮給帶向未知的去處。

    幸運的是,一根根死海鐵錨在關鍵的時刻發揮出關鍵性的作用,死死的勾住海底,固定住蒼穹海堡城,不被洶涌的海潮帶走。

    同時,海面下也開始出現了金色的微光,雖然不像海面上那般濃郁,可是實實在在的護住了蒼穹海堡城以下的區域,驅趕走一個又一個邪祟一般的存在。

    在這樣的情況下,連接死海鐵錨的鐵鏈,嘩啦啦的響徹了一夜,搞得每一個人都緊張兮兮的,總有一種怪物和不詳會順著鐵鏈爬上甲板之上的錯覺,十分的不舒服。

    故,這一夜,整個蒼穹希望軍都失眠了,連蘇陽都未敢流露出一丁點困意,默默的坐在指揮室之中,等待這充滿煎熬堅持至深夜。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一聲嘹亮的獸吼,震驚百里。

    獸吼聲似乎不止一只,此起彼伏,亂成一團,好似有無數只巨獸正在打架,把整個死海都攪和的無法平靜。

    幸運的是,這一夜盡管吵鬧了一些,卻還算順利,并沒有遇到什么危險的事情發生。

    可即便是如此,在深夜時刻,那或嘹亮、或尖銳、或沉悶的獸吼聲,在達到最激烈的時候,有修行瞳術的瞭望手,曾經對黑暗進行觀察,看到一根根巨大的觸手,仿佛能夠刺穿蒼穹一般,從海面中探出,卻又很快的消失。

    爾后,白天天一亮,大家突然震驚的發現,原本黑色的海水不知從何時開始,表面上覆蓋了一層藍色的粘稠物,好像血漿一般,幾百里都充斥著血腥味,怎么都無法驅散。

    蒼穹集團立刻著手采集了一批,發現這些血液非常特殊,里面蘊含一股詭異的力量,能夠隔絕死海的威脅。

    亦或者說,這藍色的血液和死海是完全隔離的,如水和油的情況差不多。

    死海是水,藍血是油。

    總而言之一句話,夜晚的時候肯定發生了什么,否則不會一夜過去,發生了如此多的變化和變數。

    而在這些變化和變數面前,無疑對于蒼穹集團來說,又是一次當頭棒喝,充分意識到死海之中潛藏的危險,要遠遠超出腳踏實地的陸地之上。

    一時間,仔細觀看著這一幕,蘇陽的神色變得特別嚴肅,一邊命令再次,這一次真正進入死海族的深海危險區,出發前往新大陸;一邊蘇陽回到船艙,喚醒正在沉睡中的普羅托斯,準備詢問一些問題。

    普羅托斯懶洋洋的起床,問道“這只蟲子可是最低階的存在,需要一定程度的休眠來保持體力,否則將會失去蟲群的聯系。”

    蘇陽可不管那么多,神色嚴肅道“我們應該好好的談一下。”

    普羅托斯略微來了點精神,僅余一點懶惰的說道“是覺得死海太危險了是嗎呵呵,現在掉頭回去還來得及。興許,們再發展百年的時間,就不用懼怕這恐怖的死海了。”

    蘇陽搖頭說道“不可能我已經下達了繼續向東的命令,所以回頭是永遠不可能的。”

    普羅托斯無奈說道“好吧,有什么問題就問罷,我會盡量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訴。”

    蘇陽得到保證以后,立刻神色嚴肅的問道“我很好奇,這片大海里面是不是也存在什么競爭”

    普羅托斯終于來了精神,笑瞇瞇問道“為什么這么問”

    蘇陽把心中的猜測微微道出,回道“十大惡族,死海族統領著大海,按理說它們已經基本立于不敗之地,進可攻,退可守,為什么一直沒有侵犯陸地難道這一切就真如傳說描述那般,死海族根本不在意陸地上的資源。”

    普羅托斯不答反問道“也算見到不少惡族了,關于這一點怎么看”

    蘇陽開口回道“很強勢,很具有侵略性,也很貪婪。”

    沒錯,從接觸的每一位惡性生物種族來看,無論是十大惡族這個層次,還是一般層次的惡族,都極具有侵略性。

    恐怕,死海族也不例外,它們不是不想要入侵陸地,而是被什么事情絆住。

    對此,面對蘇陽清楚的提問,普羅托斯笑道“諸天世界,除了極個別特殊的,還有很多海洋生命,及海洋智慧種族。其中,最出名,也是最強大的海洋種族有四個,分別是海王族、深海族、魚人族、海獸族。”

    蘇陽頓時了然大悟道“死海族是統稱,其實更準確點來說應該是四海族才對。而四大海族在諸天世界時期,各自相安無事的生活在獨屬于自己的世界之中,現在諸天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一個源界,它們都被迫遷移至死海之中,誰都不服誰,肯定要分出一個高下。”

    普羅托斯笑道“沒錯,四大海族都有著明顯的特點,也多有各自的優勢。因此誰想要統領死海,誰就必須先戰勝另外三大海族才行。”

    蘇陽問道“那么,這四大海族,又各自有著什么不同呢”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