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都市青春 > 寵妻大過天 > 第一卷 這一生只為你 【26】親愛的五姑娘
    兩個人正在床上鬧騰呢,結果門鈴響了,祁墨這才放開朱七七,順手將她給拉了起來。

    見她因為剛才的動靜,一直在笑,兩眼都泛出了水光,臉頰就像被染紅的晚霞一般,明艷照人。

    又像是那誘人的紅櫻桃,忍不住的,祁墨又湊上前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朱七七的身體僵住了,深層次的交流她拒絕了,這樣的——這樣的親近行為,她也可以固執地認為是親人間的友愛表達嗎?

    她習慣性的低著頭,目光變得晦澀難懂起來。

    門鈴繼續響著,提醒著里面貪歡的兩人他的存在,不過祁墨又覺得不滿意了,丫頭現在衣衫散開頭發凌亂,一臉的春意動人,這樣的美景他又怎么會讓外人看見呢?

    讓朱七七在房里呆著,祁墨說他去開門。

    等他的身影一離開,朱七七趕緊的用手背擦拭著臉頰上被他親過的地方。

    囧,祁墨回頭,一張臉黑沉的可以滴出水來,朱七七嘿嘿干笑兩聲。

    “呃,呃,臉上都是口水……”

    祁墨失笑,這丫頭,為什么這種動作做起來都是這么的可愛?

    原來是林木森送飯來了,祁墨今天不想下廚也不想糟蹋丫頭的小手更不愿意委屈了他們的腸胃,于是讓助理跑了半個皇城去最負盛名的酒樓買來了朱七七喜歡的吃食。

    林木森只是送到了門口,祁墨接過來之后,當著他的面,砰的一下,將大門關上,除了七七,誰也不能進到他的世界里來。

    將豐盛的飯菜一一拿出來擺好,又從廚房拿出碗筷,祁墨這才去房間準備叫朱七七出來吃晚餐。

    看到的,卻是她,還維持著剛才那樣的動作,奇怪的站在床邊,僵硬著身體不動彈。還面色潮紅,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

    這,鬧得又是哪一出?

    “怎么了?”祁墨緊張的問道。

    無論如何,他也搞不清楚小女生那些奇怪而又含蓄的心思的。

    雖然沒有經歷過,拜發達的網絡資訊所賜,對于那方面的事情,朱七七也是知道一些的。在剛才,他緊貼著她身體的時候,突然緊繃的那種變化,她敏銳的感覺到了。

    祁墨是說過,不會勉強她、會等到那一天的,可是男人的身體反應有時候不容易控制住,隨著兩人身體接觸的日益增多,擦槍走火的幾率絕對會增大的,那到時候她該怎么辦?

    無恥的順從到底,抵死不從?

    這一分鐘的時間,朱七七都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忘記挪動一下腳步。

    聽見祁墨的問話,她回頭看,這么快的時間,他已經恢復好了?自控系讀的不錯,忽然間又想起一個問題,不由目光在他身上穿梭打量著。

    扣除他的身家背景,祁墨的外表也是很不錯的,硬朗清晰的臉部面容。深刻分明的五官外形,高大挺拔的完美身材,這樣的一個男人,一定非常吸引女人的,只要他招招手,主動送上來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今年她十八,那么他呢,有二十八歲了吧?對于男人而言,正是成熟穩重的黃金期,忙碌事業的同時,個人生活方面肯定也有需求的。

    阿三不會撒謊,二十八歲的男人,而且是這樣的黃金單身漢、鉆石王老五,沒有過女人?朱七七覺得難以想象,又忍不住會思考一個問題:

    那個的時候,他都是靠著毅力解決,或者五姑娘嗎?

    祁墨見她只是臉色古怪的看著自己不說話,嘴角漸漸裂開,那種無聲的笑容竟然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會吧,丫頭才換個學校幾天,學壞了?

    伸手捏了捏她可愛的臉頰,祁墨笑道:“七七,你腦子里都想了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據愛情專家所說,兩個人的感情升溫,要談戀愛,而所謂的戀愛,是要談出來的。

    以前是他的錯,總以為對她好就夠了,也許就是因為如此,沒有給她足夠的安全感。

    她喜歡的話,以后,他們可以多談談。

    “沒什么,祁墨,我餓死了,走吧,我們去吃飯。”那種問題打死她也不敢當著祁墨的面問出口的,朱七七趕緊轉移話題。

    祁墨點頭,側過身子彎腰伸手道:“公主殿下,請先——”

    拉起裙擺,女王范的朱家小公主搖曳生姿的走出房間。祁墨剛準備也跟著離開,眼角余光卻看到丫頭隨意丟在床頭的書包里溜出來幾本書,看那花花綠綠的模樣,應該不是課本吧?

    朱七七也發現了祁墨目光所及之處,等她準備返回去收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某人的腿長,步子也比她邁得大。

    隨便的翻了幾頁,祁墨的臉色愈發的難看起來,“少女漫畫?朱七七,你自己說要去上課,好好學習的,這都是在干什么?”

    心里想的,卻是另外一回事,現在的女孩子都發育的早,朱七七已經滿了十八歲,按理說,已經有了所有的正常女人該有的東西。

    其實,是不是她偶爾也會有那種需求,只是當著他的面,不好意思說出口?

    以后,他應該更多的關心注意她這方面的需求的。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