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萌寵女神 > 第048章,卸磨殺驢
    秀氣的曹凱杰心里也很不痛快,他開始以為拍戲會很容易,畢竟在以前也是參加過簽售會的,但是誰想到今天不過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廣告,居然就讓人不斷的喊停。

    或許是因為年少氣盛,對于這份工作,心里越來越不耐煩,若不是身邊經紀人不斷的安慰,他肯定是直接就撂挑子了。

    不過即使再狂悖,此時見到明輕裾,也只能壓下心底的煩躁點頭。

    明輕裾坐下后,看到面前的小家伙那略微有些煩躁的眉梢,心里頗為無奈的搖頭。

    他這是年紀小,可以憑借著自己的性子亂生氣,等到年紀再大一點,若是還這種性子,經紀公司指不定會不會將他雪藏。

    畢竟說起更新換代的速度,除了那些車子之類的消耗品,娛樂圈當仁不讓,今天可以讓你大紅大紫,指不定什么時候一個負面新聞就會讓你身敗名裂。

    “是不是很煩惱。”收回視線,叉子卷起意大利面,慢慢的吃著。

    曹凱杰瞄了她一眼,“是挺麻煩的。”

    “不用著急,慢慢來就好,只是一個廣告而已,我覺得應該是難不倒你的。”

    “別安慰我了,我知道我不適合往戲路上面發展,我家經紀人都說我演戲很不對路子了。”

    “你家經紀人的眼光倒是很精準。”她頗為贊同的點點頭。

    曹凱杰心里很是不以為然,但是看了明輕裾一眼,發現她的眼神依舊是帶著淡淡的笑,沒有別的意思,他卻突然笑了:“算你說對了。”

    “不過不要氣餒……”她微頓片刻,才低聲問道:“你有喜歡過女孩子嗎?”

    “……別妄想套我的話。”曹凱杰的表情頓時如同一只小刺猬一般,但是卻又表現的很是窘迫。

    “你想歪了,我就想到時候你看著我的時候,就把我當成是你喜歡的女孩子就行了?反正就很短的時間就結束了,早點拍完咱們早點收工不是?這轉眼就快要過年了,多一份收入也是好的。”

    “你沖著錢來的?”曹凱杰似乎覺得自己也抓到了她的把柄,嘴角帶著得逞的笑容,“你就不怕我說出去。”

    嘿,這臭小子,居然還威脅起人來了,不過還真的是粗俗的把柄,踏入這一行的無非就是為了錢和名。

    缺一不可。

    若是你喜歡拍戲,沒錢沒名,絕對沒有人會踏進這行。

    職業可不是業余愛好,和喜歡小貓小狗完全是不同的。

    “用不用我在背后給你加把火?”她揶揄道。

    曹凱杰輕叱一聲,“我才沒那么大嘴巴呢,你今年上幾年級了?”

    “初二!你高一是吧,說起來還是前輩,明年我說不定就會來帝都上學,有沒有合適的學校推薦一下啊?”

    “我在帝都清霄附中,說起來在帝都也是數一數二的學校了,從小學到高中,大學的話只要你學習不是太壞,百分之七十是可以進去的。”

    明輕裾點點頭,清霄大學是華夏數一數二的,百年名校的底蘊可是極其的豐厚,前世可是她完全仰望的存在。

    “若是你要轉學,可以來我們學校。”說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繼續道:“你學習怎么樣?我們學校競爭可是很激烈的。”

    “馬馬虎虎吧。”她略微有些謙虛的說道。

    孰料曹凱杰也是真信了,語重心長道:“你這樣可不行啊,作為公眾人物,若是學習太差,可是會被媒體拿來說事的,像我,在年級前百名浮動,還要繼續保持下去,否則的話我歌都唱不了。”

    “你很喜歡唱歌嗎?”她是聽過的,小清新的歌曲,卻也不像十幾年后的那種清新,比較含蓄勵志。

    “當然喜歡啊,我父母是文工團的,各種歌曲我從小聽到大,三年前開始出專輯了,你沒聽過?”曹凱杰一副“你是土包子”的表情看著明輕裾。

    明輕裾暗地里翻了一個白眼,但還是認真的回道:“聽過,很好聽。”

    “你是個有眼光的。”

    寧西顧在旁邊看著兩人的交談,頗有些無語。

    這女人哄孩子的本事倒是不錯。

    下午再次開拍,曹凱杰很明顯比上午要放得開,和明輕裾的互動也帶著輕松,雖說前幾次也是有些束手束腳,卻礙于明輕裾的引導,再日頭快要偏西的時候,終于聽到導演喊“收工”的聲音。

    她心里給自己打了一個滿分,然后就腳步輕快的往莊園外去了,忙活了快一天,她還真的是有些累。

    “明輕裾,等有時間喊你去吃飯唱歌啊?”曹凱杰雖說心里有喜歡的女孩子,但是對于明輕裾也不排斥。

    相反,經過一天的磨合,他覺得這個小姑娘很好相處,雖說有的時候說話很嗆人。

    明輕裾停下腳步,頗為無奈的回頭看著對方,“那就我們都有空的時間吧,畢竟我還要學習。”

    “說的也是,不過過年的時候還是可以休息的,帝都有兩家特別好的KTV,我經常去的。”

    “過年我要會老家,有時間再約。”

    說完,不等曹凱杰開口,她就一頭鉆進了車子里。

    寧西顧早已經在車子里做好,看著她進來,似笑非笑道:“你這叫卸磨殺驢。”

    “你這是人身攻擊。”明輕裾回嘴,“人家好歹也是新千年的小鮮肉,哪里是驢了。”

    “不過,忙活了一天,一分錢都沒到手,我外面究竟欠了多少債務?”

    段奕一打開車門就聽到這丫頭兀自念叨的聲音,開口的聲音不禁冷了三分,“你不算這次,還欠我三十萬,還是說你嫌棄我沒有和你要利息?”

    H市的房子全面裝修,帝都的房子欠款,可都是她一開口,自己就在背后忙活,現在居然還敢抱怨,真是膽子越來越肥了。

    明輕裾全身一個激靈,下一刻就諂媚的吐了吐舌頭,“段奕哥,嘿嘿!”

    “別給我嘿嘿,你一個新出道的小丫頭能接到二十萬的廣告費,你應該死命的感謝我的,否則人家十萬都不給你。”說完,看到小丫頭眼里那道光芒瞬間斂盡,覺得自己的話可能有些過分,坐好之后,繼續道:“不過別擔心,過年回去我還是會給你一點錢的。”

    “哦!”蔫噠噠的聲音在后座響起,但是明輕裾卻沒發現她瞬間滿血復活的狀態,卻通過后視鏡落在了段奕的眼中。

    段奕冷毅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很淺的弧度,之后就閉上眼假寐。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