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都市青春 > 終極學生在都市 > 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 生死丹
    那個一身鮮血的貢品,他竟然一動不動的躺在那里,而且呼吸均勻,嘴角處還流淌著透明的身體,甚至,鼻孔處還出現了一個氣泡,那氣泡正隨著他的呼吸變大,縮小。

    睡……睡著了?

    恐怖大媽滿臉呆滯。

    隨即她那張大餅臉開始抽,越抽越快越抽越快,到最后,抽得都沒感覺了。

    她的腦海正劇烈的轟鳴著,心里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壓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要知道,凡是中了生死丹的人,哪個不是癢得死去活來?哪個不是瘋狂的抓撓自己的身上的皮肉?那個不是瘋狂的蜷縮著身體?那些沒有得到解藥的人,那個最后不是足足痛苦三天三夜隨后乖乖臣服不敢有任何的異心?

    但是,這個家伙是怎么回事?

    他竟然睡著了?

    他的生死丹之毒已經解了?

    不,沒有!有沒有中毒恐怖大媽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這小子的身體依舊飽受著生死丹的摧殘,但是他的精神卻是進入了深度睡眠的狀態!

    這,太詭異了!

    恐怖大媽大步的走了過去,那只大手像是拎著一只小雞仔似的將李澤道提了起來,面色陰沉得可怕。

    貢品就這樣睡著了,無疑在狠狠的抽她的臉,抽蛇人一族的臉,這自是讓她憤怒異常。

    李澤道沒醒,繼續呼呼大睡。

    “啪!”

    鼻孔處氣泡破裂,隨即又一個新的氣泡誕生。

    恐怖大媽的那張臉徹底的黑了,就像是那墨汁似的,她已經忘記了,自己上一次生如此大的氣是什么時候了。

    她那微微顫抖著的手抬了起來,隨即狠狠一巴掌抽向李澤道那張布滿血痕的臉。

    “啪!”

    李澤道臉上的骨頭直接碎裂,凹陷下去,嘴角也裂了,鮮血直流。

    但是,他依舊在呼呼大睡,沒醒。

    恐怖大媽的身體顫抖得更是厲害了,那瞪得大大的三角眼里彌漫著濃郁的殺氣,她從來都沒像現在這樣,那么想將一個人拍碎然后充當肥料去。

    隨即,她那大手將李澤道高高的舉了起來,隨即狠狠的砸向那冷冰冰的地板上。

    眼見李澤道的身體就要重重的跟地面來個最為親密的接觸,然后血肉模糊一片。

    但是就在這時,地面上竟然出現了一只閃爍著藍紅交織的光芒的大手。

    那大手輕輕的接住依舊處于睡夢當中的李澤道。

    與此同時,一道如同泉水叮咚卻又毋庸置疑的聲音響起“住手!”

    恐怖大媽神色微微一變,這才想起來這個貢品是女帝陛下較為看中之人,她還想讓他去尋得那七彩神果。

    雖然這種事情簡直就是荒唐,但是在蛇人一族里,誰敢忤逆女帝大人的意思?

    當下趕緊轉身,面色略顯尷尬的看著出現在那里波雅女帝,恭敬的作揖說道“女帝陛下。”

    波雅女帝掃了已然血肉模糊的李澤道一眼,眉頭微微皺了皺。

    她對美以及干凈有著潔癖,因此此時的李澤道自是相當的入不了她的眼睛。

    “怎么回事?”波雅女帝問道。

    她以為這個貢品招惹瑪麗生氣了,因此瑪麗對他下了死手。

    隨即蘭紅交織的大手消失,李澤道的身體軟倒在地上,繼續呼呼大睡。

    當然,在波雅女帝看來,他這是被打暈了。

    “女帝陛下,這小子睡著了。”恐怖大媽掃了李澤道一眼,那恐怖的三角眼里滿滿的都是不理解,聲音有著一絲動容。

    “睡著?”波雅女帝微微一愣。

    “是的,按照您的吩咐,屬下讓其服用了生死丹,結果在生死丹發作的時候,他卻是睡著了,屬下怎們弄都弄不醒他。”

    波雅女帝看著李澤道,表情微微動容,竟然還有這種事情?

    生死丹有多恐怖她是清楚的,但是在生死丹的摧殘之下,這個貢品卻是睡著了,這不得不說相當詭異。

    難怪瑪麗會如此的憤怒。

    漫步來到跟前,那雙靈動無比的眼睛帶著濃郁的詫異掃了李澤道幾眼。

    呼吸平穩均勻,卻又綿長有力,加上鼻孔處又出現了一個泡泡以及嘴角處那透明的液體,的確是睡著了,而且還睡得相當的香甜,甚至似乎還正做著什么美夢似的。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女媧一族的人都有如此令人驚嘆的本事?他為何出現在這大沙漠里?”波雅女帝百思不得其解,一時間對于李澤道的來歷產生了幾分好奇。

    “處理下他的傷口,把這個地方打掃干凈,其余事情等他清醒過來再說。”波雅女帝最后說。

    “是,女帝陛下。”

    ……

    三天之后,李澤道相當舒坦的伸了伸懶腰,隨即緩緩的睜開眼睛。

    此時,那奇癢非但蕩然無存,四肢百骸更是有著說不出的舒坦,修為似乎也更近一步了。

    李澤道坐起身來,卻是發現自己渾身上下被涂抹上一層厚厚的膏藥,特別是自己臉上。

    掃了周圍一圈,自己依舊置身于那房間里,那桌子上依舊擺放有一盤釋放著清香甘甜的瓜果。

    自然,這盤瓜果在李澤道看來跟惡毒的蛇蝎沒有什么區別。

    “看來,自己睡著之后,那個恐怖女人非但沒殺了自己,甚至還幫自己治療下傷口。”李澤道心想。

    “桀桀桀,我還以為你永遠都醒不過來了呢。”呱噪陰森的聲音驟然間響起。

    李澤道頭皮一發麻,腦袋有些僵硬的扭頭看去。

    卻是看到那位恐怖的大媽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出現在那里,正滿臉陰沉的盯著自己看。

    李澤道就想罵娘了,你知不知道這樣突然間冒出聲音是要嚇死人的。

    “小子,你是如何做到的?”恐怖大媽陰森森的問,“不說的話,小心將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

    李澤道卻是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而是說道“我這就出發去尋找七彩神果的下落。”

    至于對方的威脅恐嚇,李澤道還真一點都不放在心上了,反正對方想殺自己的話,自己早就死了。

    恐怖大媽眼睛瞇了瞇,厲聲喝道“你想逃?”

    這小子壓根就不怕生死丹的所帶來的那種奇癢,這一離開了不得逃之夭夭?

    李澤道心想這腦子里估計都是脂肪的大媽腦子有這么好使嗎?竟然知道自己打算逃走。

    雖說生死丹一旦發作,的確令人心生極度畏懼以及濃郁的無力感,讓人生不如死,但是大不了參悟天機圖卷在睡上一覺也就是了。

    “既然你們這么不信任我,那當我沒說。”李澤道擺了擺手,一副要殺要剁隨便你們的模樣。

    這把恐怖大媽給氣得牙癢癢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囂張至極的小子。

    最后只能冷哼一聲,恨恨走人。

    李澤道將腦子里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統統拋出腦外,正要閉上眼睛繼續修煉,眼前卻是一晃,一道絕妙的身影出現在自己面前。

    李澤道面色平靜的看著這個在外頭擁有極其恐怖兇名的女人,心里竟是蕩不起任何的漣漪。

    沒有驚恐,也沒有驚艷,就當做這是一個擦肩而過的路人。

    你想吸干我的精血?隨你!你想睡我?也隨你!想繼續把我困在這個地方?隨便!

    李澤道懶得在掙扎了。

    李澤道如此表情自是讓波雅女帝心生極其詫異的感覺,或者說,她覺得自己被侮辱了,被無視了。

    兩人就這樣的默默的對視著。

    李澤道心里沒有任何的想法,相當的平靜,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何自己面對這樣一個恐怖且又美若天仙的女人的時候,內心會如此的平靜。

    難道是因為,自己的心受到的傷害太大了,已經奄奄一息,甚至已經死了?

    波雅女帝卻是受不了了,她眼神躲閃了下說“這是生死丹的解藥,服用了此解藥,生死丹將永不發作。”

    話音未落,一個精致的藥瓶子落在李澤道面前。

    李澤道掃了這藥瓶子一眼,眼睛微微瞇了瞇,隨即再次看向波雅女帝。

    “另外,之后瑪麗會帶你離開這里。”波雅女帝又說。

    “這是讓我外出尋找七彩神果?”李澤道問。也不對,若是讓自己尋找七彩神果,為何還要給自己解藥?

    “放你離開。”波雅女帝說。

    李澤道那平靜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動容“為何?”

    波雅女帝沒說話,消失在李澤道面前。

    李澤道楞了幾秒,最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那涂抹有厚厚膏藥的臉,心里感慨萬千。

    “肯定是因為我長得實在太帥了。”

    感慨的同時,李澤道拿起面前那藥瓶子,從里頭倒出了一枚赤黃丹藥,想也沒想直接將其吞進肚子里。

    然后閉上眼睛繼續修煉。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恐怖大媽那呱噪沙啞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小子,你可以滾了。”

    李澤道睜開眼睛,看著恐怖的大媽咧嘴一笑,給人一種小人得志的感覺,這把恐怖大媽給氣的,差點一個沒忍住拍死這小子。

    “把這丹藥吃了。”恐怖大媽咬牙切齒將一枚紅得刺眼的丹藥彈到李澤道面前。

    李澤道認得這丹藥,之前沙老大他們讓自己吃的就是這丹藥。

    沒有任何猶豫,李澤道拿起那丹藥塞進嘴里,吞咽進肚子里。

    幾個呼吸之后,身體一軟,癱倒在床上,眼皮處更是如同掛著重石一般,眼睛壓根就睜不開了。

    “好霸道的啊。”李澤道心想。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