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都市青春 > 權門婚寵 > 第1012章 果然是我親媽
    顧城驍和林淺兩人面對面坐著,彼此飽含深情地望著對方,他們已經有半年的時間沒有像現在這樣坐下來好好地聊聊天了。

    “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同樣的,我也希望你能相信我。我和趙旭堯就是偶然遇到,我都沒說你大熱天的把我一個人留在馬路上,你倒還怪我上了別人的車?顧城驍,你對我公平點好不好?我對這個家的付出,我對你和孩子們的守護,難道還不值得你的一份信任?”

    顧城驍微微低著頭,眼神里寫滿了復雜的情緒,他在自責,也在自省。

    “你說我變得越來越優秀,我謝謝你的肯定,我也很高興你能看到我的進步,那么我反問你,你是更希望我像從前那樣一無是處只知道闖禍惹麻煩呢,還是希望我是現在的我?”

    顧城驍一愣,只是啟了啟嘴唇,話卻說不出來。

    以前的她,調皮搗蛋,三不五時總會惹禍上身,他最頭痛的事情就是幫她善后,那時候,他們之間的關系他占了絕對主導地位,他是她全部的依靠,他的大男子主義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現在的她,處事周全,將一個公司從無到有,再發展到現在的規模,全憑她自己的能力和眼光,她不但在事業上有所建樹,還把家里照顧得妥妥當當。

    這樣一來,顧城驍什么事都不需要操心,只一心一意投身工作就行。

    可是,偏偏他的那份大男子主義的虛榮心在作祟,得不到滿足,就開始挑刺。

    他從來不是一個心胸狹窄的人,此時此刻,他覺得自己特別狹隘,他覺得自己對不起父親對他的教導,對不起國家對他的栽培,更對不起林淺對他的信任。

    林淺看他糾結難受的樣子,心痛無比,難道他真的只喜歡以前的我嗎?難道,他已經不愛我了嗎?

    “顧城驍,我不可能一層不變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層不變,我永遠都不會是十年前的我,不過,正是那些年所經歷的各種考驗和磨難,才成就了現在的我,不管你喜歡哪一個,我就是我,只有一個我。”

    聽她情緒激動的聲音,顧城驍終于醒悟過來,連忙走到她的面前,“噗通”一聲單膝下跪。

    “你……”林淺慌了,不明所以。

    顧城驍緊緊地握住她的手,因為過于激動而雙眼通紅,他深深地看著她,深呼吸著以緩和自己的情緒,終于,他嚴謹而又嚴肅地開了口,“淺淺,對不起,我錯了,真的錯了,我不該懷疑你,我是太愛你了,太怕失去你了,太怕越老越優秀的你會尋求比現在更好的生活,我可以給你全部的愛,但我給不了你太多的時間,我害怕失去了你……”

    林淺心痛到微顫的心一下子安定下來,她心頭一暖,心尖一酸,兩只手一把將他的腦袋緊緊地擁進懷里。

    “你一個大老爺們,怎么跟女人一樣敏感多疑?!你的自信去哪了?你可是顧城驍啊,天之驕子,你也會有害怕的時候?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無所不能的嗎?”

    顧城驍的臉緊緊貼在她的胸口,他甚至能聽到她的心跳聲,感受著她波濤起伏的心情。

    他感慨道“是啊,我以前是天不怕地不怕,可自從有了你,有了南南北北,我就怕委屈了你,怕虧待了你和孩子們。”

    “你不把我丟下就行了,要是你下次再這樣,我真的會離家出走并且永遠不理你,我說到做到。”

    “不會的,絕不會了。”

    顧城驍抬起頭,迫不及待地吻住了她……

    ——

    翌日,鄰近中午,小兩口急急忙忙往城邸趕。

    這酷暑天真是不饒人,汽車廣播里說,今日的氣溫再創新高,路面溫度已經突破了60度大關,車子在路上開,都能感覺到路面有一種粘性,輪胎都要化了似的。

    明明已經立秋了,可這高溫天像是沒有盡頭一樣,還是那么的猖狂肆虐。

    “趁我放假,要不咱們去三亞呆幾天?”

    “三亞就不熱嗎?”

    “海邊總比b市涼快一點,正好教南南北北游泳,怎么樣?”

    “回去問問爸媽的意思。”

    “他們肯定愿意啊,正好去探望一下曹叔,不知道曹叔的身體怎么樣了。”

    “那不還得見到曹慧欣?她被遣散回國了吧?”

    “嗯,出獄之后就回國了,聽說梁妙晨現在也不愿意理她,跟梁天橋夫婦在英國定居了。”

    “聽說?你聽誰說?”

    “你表哥啊。”

    “他在英國?”

    “對,阮沙星走了之后他就去了英國。”

    “那個葉水仙也跟他在一起?”

    “好像是。”

    “好吧,近水樓臺先得月啊。”

    顧城驍聽不明白她什么意思,“怎么?”

    “唉,沒事,我就是隨便感慨一下,或許過不久我們就要喝喜酒了吧,畢竟表哥也老大不小了。”

    “別扯遠了,到底去不去三亞?”

    “你確定不會等我們到了三亞,你一通電話就要走?”

    “……這個我很難保證,所以趁現在快出去啊,能玩幾天是幾天。”

    林淺點點頭,“你說得也對。”

    顧城驍開著車,時不時就會轉過頭來看她一眼,嘴角跟著微揚起來,連眼角都帶著笑意。

    看著他面帶微笑,神采奕奕的樣子,林淺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抱怨道“你還笑,不能專心一點開車嗎?”

    “注意著呢。”

    “我說早點回去早點回去,你非要……好了,現在回去吃中飯吧,你媽又該叨叨我了,好不容易這幾年她對我改觀了,這下又該回到解放前了。你是不是覺得只有我們婆媳鬧矛盾的時候,才能顯示你的重要性啊?”

    “哪有,回頭我跟她說,是我臨時有事,所以回家晚了。”

    林淺嘟著嘴,越想越擔心,“昨晚沒回家都沒跟她打招呼,她肯定有意見,你還不知道你媽么?兒子可以徹夜不歸不守規矩,兒媳可是要規規矩矩的,她跟你一樣,講究的是雙重標準。”

    “那我就直接跟她說,是為了您兒子的幸福,所以才出去享受了一晚二人世界。”

    林淺給氣笑了,“就你厚臉皮。”

    誰知道,等他們回到城邸,正準備接受葉倩如的刨根問底的時候,卻被告知——老先生老夫人帶著少爺小姐一大早飛去三亞度假了,老夫人還特意轉告,請他們好好享受二人世界。

    “……”林淺都呆了。

    顧城驍倒是一臉的笑意,“果然是我親媽。”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