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九龍圣祖 > 第2399章 殺了那小子!
    “姬文昌,你開什么玩笑?”

    短暫的一愣之后,陸絕天心底不由涌出一股濃郁的不信,實在是他對自己的陸氏落蝕煙極其自信,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一種結果。

    如果說陸氏落蝕煙乃是由楊問古甚至是噬心師太破去,那或許陸絕天還不會如此模樣,可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那是根本不可能辦到的事。

    陸氏落蝕煙,不僅是達到了圣階高級,而且和普通的圣階高級劇毒比起來,更擁有一些特殊的東西,比如說陸家血脈。

    一般來說,要想化解陸氏落蝕煙劇毒,最對癥的方法就是得到一些陸家嫡系血脈,要不然解除起來,無疑是事倍功半。

    再加上陸絕天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星月這個名字,更不知道這其實就是他那寶貝女兒通緝的云笑,因此他一時之間,都是下意識地生出一股不屑之意。

    “開玩笑?事實都擺在眼前了,難道你還不相信嗎?”

    聽出陸絕天口氣之中那一抹壓抑的暴怒,這個時候的姬文昌反而是少了許多的懼意,沒有什么比事實更能證明此事真偽的了。

    不知為何,看到陸絕天那陰沉的臉色,就算是同為一丘之貉的姬文昌,心頭竟然也有一些隱隱的爽快。

    可能是因為雙方同為毒脈師,陸家以前的名頭又在萬素門之下吧,如今被一個差點掉到二流的家族超越,要說姬文昌心中沒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哼,就算化解了我陸氏落蝕煙又如何,還不是都要死?”

    事實終究是事實,陸絕天也不可能將之抹除掉,自知不可能辯駁的他,下一刻已是冷哼一聲,然后氣息重新鎖定了魏歧。

    或許在陸絕天的心中,也只有這位圣醫盟盟主,才有資格成為自己的對手吧,至于那個叫什么星月的,連給自己提鞋都不配。

    一個洞幽境后期的毛頭小子,哪怕是誤打誤撞解得了陸氏落蝕煙的劇毒,其本身的戰斗力,在陸絕天這樣的頂尖至圣境強者眼中,依舊極為不夠看。

    而且今日的圣醫盟長老們固然是余毒盡解,但整體實力比起陸家和萬素門加起來,依舊要弱了一籌,就算加上心毒宗的二位,也是力有不殆。

    因此陸絕天有理由相信,今日不僅是圣醫盟自魏歧以下的長老們一個不留,那灰衣小子也不可能逃出生天。

    既然如此,那他還有什么可惱怒的呢,一死解千愁,不僅是適用于死人本身,更是適用于這些被將死之人氣得憤怒的敵人。

    在陸絕天看來,大戰一起后,自有陸家或是萬素門的人去收拾那星月,這一次他帶過來的,可不僅僅只有至圣境階別的陸家長老。

    此次陸家為了徹底掌控圣醫盟,至圣境的長老們固然是來了不少,但是一些洞幽境的執事也是來了很多,為的就是在控制圣醫盟之后,能夠如臂使指。

    如果事情順利,那這些陸家執事就會順勢介入圣醫盟的方方面面,至于明面上的圣醫盟二長老柯云山,則只是一個傀儡盟主罷了。

    由于這里是圣醫盟的主場,至圣境以上的強者,雙方竟然是半斤八兩勢均力敵,一時之間大戰四起,各大強者騰空飛舞,戰得好不激烈。

    陸絕天鎖定魏歧,對于這個神交已久,卻從來沒有正面交過手的頂尖強者,他半點不敢怠慢,因為他知道一個不慎,或許就得陰溝里翻船。

    畢竟圣醫盟名聲在外,在一百多年前的時候,甚至是比陸家的名頭還要響亮得多,也就是沒有分裂之前的萬素門,才可堪匹敵了。

    這些年來陸絕天因為陸沁婉的資源,修為突飛猛進,已然躋身龍霄一流高手的行列,但正因為這樣,他行事才萬分謹慎,絲毫不會因為自己的大意而功虧一簣。

    心毒宗宗主楊問古,自然也找上了自己的老對手姬文昌,剛才二人在殿內就交過一次手了,最終以姬文昌的落荒而逃告終。

    再一次交戰在一起,姬文昌有心想要拿回屬于自己的尊嚴,因此這二人都沒有再留手,相互之間不僅脈氣涌動,更是流淌著一種特殊的氣息。

    很明顯那是屬于毒脈師的劇毒,如此一來,這兩位頂尖毒脈師的戰斗周圍,并沒有哪怕任何一個人,他們都怕自己沾染上那種特殊的劇毒,從而苦不堪言。

    陸家大長老的氣息,則是鎖定了圣醫盟大長老秦破云,這二位都達到了至圣境的巔峰,短時間內并分不出勝負。

    但相對來說,陸霜突破到至圣境巔峰的時間,比起秦破云來要短了許多,或許在久戰之后,這些弊端都會顯現而出。

    其他的陸家和萬素門長老們,都是一一找上了圣醫盟的至圣境強者,一時之間,這座大殿四面的天空之上,已是激戰四起,好不激烈。

    此刻明面上看起來,圣醫盟并不落下風,但是像云笑或是旁觀的柯云山等人,都能清楚地意識到這只是暫時的現象。

    不管怎么說,陸家和萬素門也是兩大勢力聯合,雖然圣醫盟和心毒宗名義上也是兩大宗門聯手,但心毒宗如今的戰斗力,終究是只有宗主楊問古一人。

    噬心師太氣喘吁吁地從大殿之內走將出來,滿目怒光地盯著同樣走出大殿的絕戶姥姥,這兩個生死對頭,此刻都再沒有力氣去找對方的麻煩了。

    圣醫盟在剛開始還支持得住,只是因為心中那一抹義憤填膺的怒氣,但是這樣的怒氣,最多也就能堅持一段時間罷了,待得這段時間過去,一切就會回到原點。

    至少總體的至圣境數量之上,圣醫盟和心毒宗這邊還是處于劣勢的,正是因為看清楚了這一點,陸絕天和姬文昌才沒有那么擔心。

    反觀圣醫盟這邊,就算是意識到了這些事實,卻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不拼命是死,拼命也是死,那還不如在臨死之時,咬下這些敵人的幾塊肉來呢。

    “陸庭,殺了那灰衣小子!”

    就在云笑站在下方冷眼旁觀之時,一道高聲突然從天空之上傳來,不用看也知道是陸家家主陸絕天開口了。

    而陸絕天口中的陸庭,乃是陸家的一名中堅執事,實力已經達到了洞幽境巔峰的層次,就算是比起一些頂尖的至圣境強者來,也只差一步之遙了。

    陸庭在一眾陸家強者之中很不起眼,但是在那些至圣境強者都被拖住的情況下,他們這些剩下的陸家執事們,卻是終于有事做了。

    原本是想要穩固圣醫盟局面的陸庭等人,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出手,沒想到這來到圣醫盟之后第一次的出手,竟然是對付一個洞幽境后期的毛頭小子。

    不過陸庭在接受命令后,將目光轉到那個灰衣少年身上的時候,心頭卻不由升騰起一絲異樣的感覺,實在是這個灰衣少年太過年輕了。

    據陸庭所知,整個九重龍霄之上,年輕一輩中突破到洞幽境階別的天才,絕不會超過單手之數,而這其中又以那位帝子洛堯最為驚才絕艷。

    但要是眼前這灰衣少年并不是易容入裝,而真的只有十七八歲的話,那豈不是說對方的修煉天賦,比起那位帝子洛堯來還要強得多?

    事實上云笑倒也確實是易容了的,但是他的真正年紀也不過才二十歲出頭,比洛堯還要小了七八歲呢,單從這一點上來看,洛堯就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而且陸庭不知道的是,站在他前邊不遠處的那個灰衣少年,早就已經在南垣城擊敗過洛堯,讓得那位帝子狼狽不堪落荒而逃。

    不過陸庭心中震驚歸震驚,但他乃是堂堂的洞幽境巔峰強者,在洞幽境這個大階階別之內,每一重小境界的差距都是天差地遠,更不要說他乃是從陸家出來的高手了。

    因此在陸庭看來,一個洞幽境的小子就算再如何驚艷,遇到了自己也只能算是倒霉,或許在三招之內,自己就能圓滿完成族長交待下來的任務了。

    “小子,識相的就趕緊束手就擒,否則我陸家的劇毒,會比死可怕百倍!”

    志得意滿的陸庭,一邊將氣息鎖定云笑,一邊已是威脅出聲,作為陸家毒脈師,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洞幽境后期修者,恐怕確實會嚇得屁滾尿流。

    但云笑是誰,他乃是轉世重生的龍霄戰神,要說這個世上除了陸家之人外,對陸家最為了解的,絕不是那位蒼龍帝,而是龍霄戰神轉世重生的云笑。

    甚至可以說陸家之所以能夠從一個即將掉落到二流的家族,中興而重新崛起,龍霄戰神功不可沒,但現在的云笑,無疑是有些后悔了。

    當年陸家由于家道中落,無論是族中的功法脈技,還是一些毒脈之術的傳承,都已經變得支離破碎,正是龍霄戰神相助陸沁婉,才讓那些東西漸漸變得完善起來。

    因此就算是面對高出一重小境界的陸庭,云笑也沒有半分懼意,他甚至都沒有打算催發自己的祖脈之力,這么個土雞瓦狗,也敢和自己放對?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