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歷史軍事 > 劍神在星際 > 第八百七九章 決戰
    張悠悠“”

    這話她沒法接了。

    嘴角一抽,張悠悠干脆閉嘴,心道幸好聞學弟沒有聽見。

    比賽沒有糾纏下去,又拖了幾分鐘后便出了結果。

    寧昭跟顧鳴訣勝

    如此一來,古一三比一拿下了跟帝梵軍校的比賽。

    不用再進行團隊戰了。

    古一的支持者們自然是十分高興,只有喜歡聞天的觀眾在慶祝勝利之余還有些失落跟擔憂。

    而帝梵軍校那邊就是惋惜了。

    其實第四局他們也有獲勝的機會,只是寧昭跟顧鳴訣先把握了節奏。

    一念之差,就導致了遺憾的結局。

    但只有帝梵軍校的軍校生知道,就算他們拿下了第四局,最后也贏不了。

    在上一場輸掉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沒機會了。

    只是不愿意就此放棄,所以才會盡全力去應戰。

    之后的比賽沒有再隨機到古一。

    兩天下來,古一戰隊已經完成了五場對局,還剩下四場。

    分別是南城軍校、皇家軍事、長天軍校跟云揚軍校。

    除了云揚外都是實力比較強勁的對手。

    今天跟帝梵打的不輕松,古一的少年們要好好休息才能維持最好的狀態。

    聞天一路都沉默寡言,到了宿舍也是如此。

    眾人看向唐瑾跟顧鳴訣。

    平時他們關系好,遇到這種情況應該知道怎么解決。

    唐瑾道“天哥不需要安慰,他只是沒有適應,等想通就好了。”

    輸掉比賽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就連聞天之前也沒少敗在風久手里,同樣沒什么事。

    只不過今天的結果跟預期相差太大。

    明明以為會獲勝的戰局卻栽了,換成誰心里都不好受。

    至于帝星之名,聞天很清楚那早就已經不屬于他,也不會去計較。

    當然夜里,在軍校生們都歇下的時候,聞天依舊清醒著,怎么都無法入睡。

    他干脆起身,準備去訓練室消磨下時間,走出房間卻發現客廳里坐著一個人。

    “隊長”聞天微愣。

    燈光亮起。

    其他房間都靜悄悄,只有兩人這個時間還在外面。

    聞天有些遲疑,不知道風久在這是要做什么。

    風久看了少年一眼,在那雙平時總是充滿神氣的眸子里看到了些許的疲憊。

    “要去哪”

    “訓練室。”

    聞天說著,下意識的看了眼時間,發現距離天亮也沒有多久了,頓了下,又道“白天有比賽,我還是不去了。”

    他不能因為自己的狀態讓古一有落敗的可能。

    那會讓他很難受。

    在聞天準備回去的時候,就聽風久道“你在擔心什么”

    聞天突然沉默。

    客廳再次恢復安靜,靜的只能聽見清淺的呼吸聲。

    聞天在門口站了好一會,驀地道“做帝星很危險。”

    他做了那么多年的帝星,在別人眼里榮耀無限,被賦予了極大的期望。

    他并不在意一個名頭,但有些東西不是他在不在意就能決定的事。

    所有人都這么覺得,那就是他的,不是也是。

    就這么一個輕飄飄的名頭,讓他的生活都變得不那么輕松。

    即便要低調,也總有人上來針鋒相對,言語暗藏機鋒。

    更甚至有不少人想要他的命

    若不是家里護的周到,他很可能長不到這么大。

    如今一個又一個的軍校生超越他,成為更亮的一顆星星。

    但在聞天看來,最厲害的還是風久。

    而帝星之名真要有所歸屬的話,也肯定是落在隊長的頭上。

    他經歷過,所以知道這并不是件什么好事。

    成功便罷,失敗了還會讓無數人露出或震驚或失望或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但比起這些,更讓人擔心的是無處不在的針對。

    他的確是有顧慮,擔心風久也會遭遇這一切,因此而受到什么影響。

    他不想好不容易招來的學弟出現任何閃失。

    但這些東西就算他不說,風久也是知道的。

    所以聞天沒有多言,只是道“你要小心。”

    風久看著他回了房間,在門關上之前道了一句“我不怕。”

    門在眼前閉合,遮擋了聞天臉上的情緒。

    次日,少年們照常早起。

    因為昨天聞天的情緒不高,所以少年們對他對了幾分關注。

    不過聞天的情緒似乎恢復了,見到他們如此還笑道“我沒事了,不用擔心。”

    “那就好那就好。”張悠悠道“一起加油吧今天”

    還有四場比賽,少說今天古一也能輪到一場,就是不知道對手是誰。

    但他們依舊要做好準備。

    昨天跟帝梵軍校的比賽就很危險。

    如果不是風久輕松的拿下了第一局,他們贏的絕對不會那么順利,甚至還可能被反勝。

    那就要哭了。

    輸了一場都可能跟冠軍無緣。

    所以即便是對上南城軍校,他們也必須要全力以赴

    少年們的狀態都不錯,做了簡單的訓練又吃過飯,就去了賽場。

    觀眾們總是來的很早,將賽場的氣氛烘托的格外熱烈。

    目前為止,南城軍校、長天軍校跟古一軍校是全勝,其他戰隊各有輸贏。

    所以在觀眾們看來,他們是最熱議的奪冠了人選。

    皇家軍事輸給了長天軍校一場,而他還沒有南城、古一對戰,再輸一場的幾率很大。

    所以大家都不怎么看好。

    帝梵的路以堯表現出了不俗的實力,但跟南城還沒法比,同樣很懸。

    如今端看古一跟長天的表現,基本上就能斷定結果了。

    不過古一的運氣也不知道算好算壞,這一天只隨機到了云揚軍校,再沒有第二場。

    也就是說,他們明天將要跟三所強勢的軍校對戰,一天打下來人能累癱。

    絕對不好過。

    不過這天的比賽同樣精彩。

    南城軍校遇到了皇家軍事

    因為之前雙方交手了不止一次,而皇家軍事一次都沒贏過,這次的結果也沒出現奇跡,依舊是南城取得了勝利。

    再就是長天軍校也遇到了南城。

    南城勝

    沒辦法,南城的陣容太強大了。

    古南樘都沒出場,四名五級機甲師就足夠壓的長天軍校無反抗之力。

    更別說選手的平均水準也有差距。

    長天能贏的概率本來就不高。

    因為實力差不多,因此多數觀眾也不看好古一。

    “古一對南城難啊。”

    “何止是難,就算風隊長厲害能拿下一局,在團戰前至少還得贏得一局,那就只能是云間出場單人戰,南城難道會沒防備嗎”

    “聞天畢竟是新晉五級,比起其他五級機甲師也許是強,但要打過古隊長跟莫修竹的可能性不大。”

    “是哎,他都已經不是帝星了,厲害的家伙是一個一個的往外冒,誰知道好好不好出現兩個。”

    “話不能這么說,比賽勝敗很正常,在場的這么多軍校生,最厲害的只有一個,剩下的都會有敗績,就能說不厲害了嗎”

    那當然不能。

    這些御天星的頂級軍校生在眾人眼里已經非常出色了,不能因為輸掉一次兩次就否定了他們的能力。

    只不過依舊有人說酸話而已。

    眾口難調。

    誰也不知道誰心里藏著什么。

    但比賽不會因為大家的議論而改變。

    勞累的一天比賽結束,軍校生們坐的都有些僵了。

    比起看別人打,他們更樂意自己上場。

    反倒是觀眾們越看越興奮,離開的時候還激動的手舞足蹈。

    溫大少三天沒有見到風久來,走的時候依依不舍。

    溫言道“不是有通話嗎”

    “那怎么一樣”溫大少不滿道“又見不到人。”

    溫言小聲嘀咕“又不是娶媳婦,人家哥哥都沒這么望眼欲穿。”

    “你說什么”溫大少轉頭看過來。

    溫言立馬正色道“比賽還有一天就結束,到時候就能見到大大了,少爺別急。”

    溫大少“還有一天呢啊”

    溫言“”

    明天是最后一天比賽,等所有結果出來后就會宣布星區戰的名次。

    而很倒霉的,明天只有古一的戰斗量最大,要迎戰三方強勢的戰隊

    不管怎么看,那三方也不是會棄權的主。

    所以必須要一場場的不下來。

    這比賽強度就太大了。

    想要贏就必須盡全力,但盡了全力,一時半刻想要恢復狀態又不可能,那接下來的比賽勢必會受到影響。

    這根本就是個惡性循環。

    少年們恢復力再強,也很難一天拼個好幾場。

    所以以防萬一,他們必須要養足精神,以最好的狀態到明天,之后的比賽可能看臨場發揮了。

    對于各戰隊的選手,該分析的之前就已經分析過,研究了個徹底,要怎么應對,心里多少都有數。

    然而就是看對戰安排。

    這于比賽結果也至關重要。

    張悠悠本來還很擔心,怕自己晚上睡不好,結果躺下就睡著了,一覺都大天亮,起來的時候迷糊了一會才想起來今天還有比賽

    “隊長早啊,大家早啊。”

    張悠悠從房間里出來,已經穿戴整齊,看著比誰都精神。

    寧昭笑道“不擔心了”

    “我想了想,沒什么好擔心的。”張悠悠道“讓我上場我就超常發揮,不用的話,那擔心也沒用。”

    “你這心態挺好。”隨后出來的陸繼然聞言道。

    “那當然。”張悠悠道“天天操心亂七八糟的老得快好不好,我這么貌美如花”

    “噗。”唐瑾直接一口水噴出來。

    張悠悠危險的看過去“小子,現在道歉還來得及。”

    唐瑾半點不含糊的道“對不起學姐。”

    “我不接受”張悠悠哼道。

    等到大家都出來,就一起去餐廳。

    出門的時候正碰到隔壁南城軍校一眾。

    對方過來跟他們搭伴。

    “怎么樣啊,我還以為你們會焦慮的睡不好覺,怎么一個個的看著這么精神。”計方回。

    “你想多了。”張悠悠道“不就是三場比賽嗎,有什么大不了的。”

    “三場是沒什么大不了,但要贏就難了。”

    計方回道話一落,兩對之間的氣氛都凝了一瞬。

    以前兩校學生嘻嘻哈哈,湊在一起還是很和諧的。

    如今臨近決戰,有了競爭,便冒出了一絲隱藏的火藥味。

    古一跟南城的關系好嗎

    如果以往屆來說,很一般。

    除了比賽沒什么接觸。

    只是如今古南樘樂意跟他們親近,所以才顯得他們關系好。

    但兩校之間的競爭是一直都存在著的。

    就算他們相處的再好,涉及到冠軍的問題,也不可能友好的讓出去。

    除了弱勢還要掙扎一把呢,更別說相差的沒有那么多。

    多了兩名五級機甲師有如何

    他們也不是沒有能越級戰斗的選手

    “你們快走吧。”張悠悠嫌棄道“我怕一會忍不住動手打人,那就不好了。”

    這也不是什么事。

    古南樘對風久道“賽場上見。”

    隨即便帶著隊員離開了。

    等人走了,張悠悠就道“這幸好碰見的是南城不是皇家,不然早動手了,拉都拉不開那種。”

    結果她剛說完就被寧昭戳了一下。

    張悠悠回頭,就看到皇家軍事在他們身后不遠處,明顯也是剛出來的。

    “這什么運氣啊”

    張悠悠牙疼,心說怪不得南城走的那么干脆,這是不想碰面,否則今天就不用比賽了。

    他們也不太想跟皇家軍事的人打招呼,本來想裝作沒看見,伊迦爾已經走了過來。

    不過皇家軍事的隊伍不和諧已經不是秘密了,伊迦爾來是來了,喻麒卻只掃了一眼就往另一個方向去了,一點都打招呼的意思都沒有。

    他瞧著比以前還不待見古一。

    曾經起碼還會過來撂幾句狠話,現在連狠話都懶得說了。

    不過能理解,機甲大賽上喻麒輸掉的比賽可比聞天多多了

    被打的有點慘。

    伊迦爾對著眾人點了點頭,就看向風久“風隊長。”

    風久也看過去,等著他說話。

    伊迦爾應該不是只為了打個招呼,因為之前見面他們也不是每次都會說話的。

    那就是有什么事要說。

    姬蔓珞跟喻麒走了,他身后還跟著皇家軍事的另四位隊員。

    明明該是挺強大的陣容,卻莫名瞧著有些可憐。

    伊迦爾也沒啰嗦,開門見山的道“閣下有把握贏南城嗎”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