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武俠修真 > 仙墓 > 第1595章 一群懶蛋
    1595

    “你不會真的要去雪劍宗吧”

    星無量看著陸云的臉色,小心翼翼的問道。

    “去”

    陸云點了點頭,“我既然修煉了銀雪,就得找到銀雪的傳承。”

    通天劍島陸云還不打算去。

    陸云不知道現在的通天劍島是否腐朽,他已經將絕仙劍送了過去,萬一通天劍島的人心存歹念,那么不僅僅是陸云,通天道人都有危險。

    更有可能禍及仙界。

    “若你不打算與我同行,你可以將雪劍宗的一些情況告訴我。”

    陸云說道。

    “好吧,大概我也勸不了你。”

    星無量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和你一起去我師尊曾去過那座鬼窟,也僥幸活了下來,我看過我師父留下的一些記錄,大約也能幫上一些忙。”

    “那好,我們一起去。”

    陸云笑了,他并沒有拒絕。

    若雪劍宗所化的鬼窟之中只有鬼的話第四界的鬼,也得被生死天書克制了。

    現在陸云的魂力已經達到宗師,對于生死天書的利用更是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而且,這一次他也不必再如帝尊墓那里那般留手,遇到不可力敵的存在,直接動用六大地獄之火就是。

    “兩位師弟,你們要去哪里”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突然間出現在陸云的面前。

    這是一個白衣男子,黑發披肩,白衫如雪,他的面目俊朗,眉宇之間神采飛揚。

    此刻,他看向陸云的眼神中,帶著那么一抹好奇。

    “星凌空”

    見到這個白衫男子突然到來,星無量的臉色一變。

    “恭喜無量師弟成就真正宗師我想從今以后,星嵐師妹不會再來打你了。”

    星凌空看著星無量,以及他手中的轂月,笑著說道。

    但是星無量的臉色卻沉了下來,侮辱,赤裸裸的侮辱,星凌空的話雖然聽似贊賞,但實則嘲諷。

    “你雖然已經成就宗師,但不過是一個諸天大空相諸天大空相境的宗師,和虛空界王境的宗師也是存在很大差距的。”

    “比如”

    唰

    說話之間,星凌空的身軀突然消失又出現,星無量的身軀就這樣倒飛了出去。。

    “我可以在你施展出轂月之前就將你殺死不要以為成為宗師,擁有了魂兵就天下無敵了。”

    然后,星凌空這才看向陸云。

    陸云紋絲未動,甚至星無量被星凌空打飛,他也無動于衷。

    星凌空教訓的沒錯。

    星無量本就是一個十分高傲的人,在第一次見到陸云的時候,雖然與陸云對話,卻并未有同陸云結交的打算,甚至他在面對陌生的虛空界王的時候,就敢上前去稱道友。

    現在他成就宗師之后,那從骨子里發出的傲氣更是直沖天際,陸云帶他去雪劍宗,就是想要殺一殺他的傲氣。

    不過現在還未等陸云動手,星凌空就先一步教訓了星無量。

    這對星無量來說是好事。

    “師弟要去雪劍宗尋找銀雪的傳承”

    星凌空看向陸云,笑著問道。

    “你不是要來打我嗎”

    陸云微微的一怔,他并沒有發現星凌空的情緒中帶著什么惡意。

    “我打你作甚僅僅是你沒有讓星嵐師妹進門”

    星凌空笑道“若是你讓她進門了,我大約會控制不住妒意的。師弟切莫被那些好事者左右了。”

    陸云點了點頭,之前他聽蘇荷說星凌空的時候,就覺得有點夸張和古怪,現在看來,全部都是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在起哄造謠。

    星凌空為人如何陸云不知道,就沖他教訓星無量那一巴掌陸云看得倒是有點暗爽。

    他還正發愁不知道該讓星無量如何認清自己呢。

    星無量滿臉陰沉,他從地上爬起來,惡狠狠的看著星凌空。

    “星凌空,等我”

    “噓,不要放狠話,不然我會忍不住再打你的。”

    星凌空看著星無量,笑道“我已經通過魂疆試煉三境八十一層試煉,開啟魂器第三重境。無量師弟若是想要報仇,須得努力了。”

    “不然你此生此世,怕是都沒有機會了。”

    星無量的腦門子上青筋爆出。

    陸云發現了一點古怪,星無量對星凌空似乎格外的敵視。星凌空乃是曾經的星門首席大師兄,但是星無量卻自始至終沒有稱呼其一聲師兄。

    星無量沉著一張臉,一聲不吭。

    “這樣吧現在無量師弟你剛剛拿到魂兵轂月,若是你能在百年之內通過魂疆試煉第一境前二十七層,那么我就將念你師兄星魂放出來如何”

    “若是你在百年之內無法通過第一境前二十七層的話,就證明你是一個廢物,日后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如何”

    星凌空微微的抬了抬下巴。。

    “可以”

    星無量從牙縫里擠出了那幾個字,然后又咬牙切齒的說道“若我在百年之內可以通過魂疆試煉第一境二十七層的話,你不僅僅要放出我星魂師兄,還要跪在神座山前給我師尊道歉”

    “若你能通過。”

    星凌空笑道。

    “非凡師弟,這一次恐怕我不能陪你去了”

    星無量轉身,對陸云說道。

    “無妨。”

    陸云擺了擺手。

    星無量又瞪了一眼星凌空,一轉身就離開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陸云有些發懵。

    “誰讓咱們星門中的那些前輩們都是一群懶蛋呢”

    星凌空苦笑道“自星尊王之下,所有虛無界尊級別的人物都是懶蛋他們平日中要么睡覺,要么精研自己的大道,有幾個肯現身出來教導弟子呢”

    “沒辦法,教導師弟師妹的責任,只能由我們這些師兄師姐代勞了。”

    “但是星門招收弟子的準則,便是天賦和悟性,修煉方面,只要給他們一些動力或者壓力,就能讓他們走出自己的路所以,我們也只能打了。”

    “他們不想挨打,就得努力修煉下去,爭取去打別人,而不是被人打。”

    星凌空苦惱道“畢竟我們也不可能將自己的道講解給那些師弟師門們聽,只能讓他們自我修煉,走出自己的路了。當年,我也是被師兄們吊起來打。”

    “所以你現在打起別人來,也是格外的狠”

    陸云想到他初到神座山的時候,星神座的那些小弟子們便向星無量訴苦,莫愁山的無籌師兄又來欺負他們。

    在星門的大門之前,星嵐的化身就直接抽星無量的臉,一點情面都不留。

    “星門中的各個典籍,寶庫都對外開放,只要規則認為誰有資格進入,就可以隨意進入以及索取寶物這種方式,也不一定是那些虛無界尊懶,他們應該會在暗中給自己的弟子某些提示或者指點的。”

    “阿織確實夠懶的。”

    陸云的腦海中突然間想起了阿織那慵懶的神態與惺忪的睡眼,覺得星門的這種方式,大約也是被阿織逼出來的。。

    還有,星門弟子在外面招惹的對頭,死在外面,星門也從來不會為他們出頭大約,最初的原因也是因為阿織太懶了。

    星門第一虛無界尊星塵,似乎也很怕麻煩之類的。

    漸漸的,這就形成了一種傳統了。

    但是這種傳統之下,卻能讓星門的各種天才層出不窮,久盛不衰,倒也是歪打正著。但是陸云可不敢讓道院也按照星門的法子來,這根本就是找死。

    星門如此,那是因為阿織足夠強大,她建立的規則足以影響到整個界星域,讓星門在這種懶散的制度下不至于崩潰,以及這里那豐富的資源那讓些挨打的后輩們也不會產生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恨。

    換做其他地方,恐怕門中早就矛盾重重,仇恨沖天了。

    “至于那星魂的事情,他本是一個絕世天才,可惜他還未等成才,就犯了前輩們的病沒有懶的實力,卻有懶的毛病,不得已將他鎮壓在修煉規則之中,強迫他去修煉。”

    星凌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當然,他師父星神座也很懶,我也沒有太過顧忌星神座的顏面,所以”

    “我知道了。”

    陸云點了點頭,“師兄你不會也想打我吧”

    “這要看師弟你的實力了,和修煉起來是否刻苦了。”

    星凌空一本正經的說道“被打的那些,都是平日修煉中比較松懈,以及潛力極大卻沒有開發出來的雖然他們都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挨打,但是拳頭打在臉上的那一刻,誰會管我們為什么會打他。”

    “對了。”

    忽然間,星凌空一拍腦門,“差點忘了正事。非凡師弟你修煉的也是銀雪”

    “對。”

    陸云的眼睛微微的一亮,“師兄你”

    “我修煉的也是銀雪。只是星門中并無銀雪傳承,我修煉銀雪三億年,倒也還有那么一點心得,這次是奉命給你送來的。”

    三億年這在仙界看來,已經是一個漫長的光陰了,但是在第四界中的生靈來說,卻并不算什么。

    而且,星凌空也是一個虛空界王,三億年確實不算長,星凌空修煉三億年就開啟三重銀雪境,并且成為虛空界王,這已經算是絕對的天才了。

    “對了,方才師弟你說,要去雪劍宗”

    星凌空突然想起之前陸云和星無量討論的事情。

    陸云的眼睛又一次亮了,星凌空雖然只是一個虛空界王,但是他的佐道造詣以及魂力修煉,卻遠在陸云之上。

    對銀雪的侵淫和領悟,也要超過陸云。

    若是陸云得了星凌空的領悟,那么至少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對,正是要去雪劍宗看看,能否找到銀雪的傳承。”

    陸云點頭,并未隱瞞。

    “那我和你一起去”

    星凌空立刻說道“我也早就想要去雪劍宗看看了。”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