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歷史軍事 > 紂臨 > 第二十四章 再次進化(下)
    暗水的離開并未讓獵霸陷入慌亂,相反,他的從容,以及他剛才的表現,反倒讓古薩和n有了一定程度的動搖。

    “不對勁兒……”n在第一時間對古薩言道,“我看不到他的‘未來’。”

    古薩笑了一聲:“呵……我現在倒是更想知道一下他的‘過去’。”

    “你是想問我剛才為什么沒有死于塌縮炮吧?”獵霸聽到他們的對話,順勢就接過了話頭,對古薩道,“雖然我并不介意把原理解釋給你聽,但要讓你徹底理解我所經歷的事恐怕會很費勁,所以……你不妨就這么認為——此刻,我在生理上,已經進化了成了可以‘適應’塌縮這種現象的形態。”

    “有點荒謬。”古薩聽完,只是稍稍思索了兩秒,便應道,“不過……眼前的事實,讓我不得不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而在一旁冷眼旁觀著的n,雖然沒有對這兩人的話做任何評價,但其心中也基本確定了獵霸所言非虛;因為在n的認知中,能夠在其“數學世界”的能力領域中免疫“預測”的存在,理論上來說就三種:其一,量子操控者;其二,實力接近神級的神速者;其三,便是可以做到“在同一時間點上,既在此處,又不在此處”的特殊空間能力者。

    “行了,多說無益……”一息過后,獵霸開始邁步向前,并言道,“如今的我已經沒有興趣和你們或者任何人再戰斗了,就讓我用比較體面的方式……送二位上路吧。”

    “你這話……”下一秒,古薩的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了獵霸身前,“……就有點兒狂了吧?”

    話音未落,掌風已至。

    在遠處將對方“引爆”這種做法,無疑只是古薩那能力的外放形式之一,而且并不算什么高階運用;他要是認真起來的話,也是可以拿出一些足以瞬間滅城的招式的。

    這一瞬,古薩便是把足以毀掉一座城市的能量,以一種限定攻擊范圍的形式,轟在了獵霸的身上。

    晃眼間,獵霸整個人被籠罩到了一個和老式電話亭差不多大的“光繭”之中。

    那光繭一經生成,便發出了極其耀眼的光輝,就算是戴著墨鏡的n都無法直視,只能暫且移開視線;而那繭中溢出來的熱能,更是直接將周圍丈許之地的建筑和瀝青路面都給熔成了液態,就連古薩自己也在這招式出手后立刻退后了十幾米,以防被“外溢”到繭外的能量灼傷。

    按常理來說,古薩的這一“殺招”,只要正中,絕大多數狂級能力者也無法從中幸存,然而……

    “你究竟是沒聽懂我說的話呢?還是抱著僥幸心理非要試一試才肯死心呢?”

    僅僅兩秒后,獵霸的聲音就從光繭中傳出,同時,那繭的光芒也極速衰退,還沒等獵霸把整句話說完,就已消逝不見。

    “你這攻擊的殺傷力還及不上太陽風暴。”毫發無傷的獵霸很快就再次出現在了兩人的視線中,“而我可是連‘黑洞’都不懼的……你的嘗試怎么可能會奏效呢?”

    突突突突——

    古薩還沒回應,另一邊,n當即就抄起了右手的“手炮”,切換成了加特林模式,開始朝獵霸傾瀉凈合金子彈。

    n這是抱著“也許這家伙只是對能量攻擊完全免疫,但物理攻擊卻意外會有效”的想法而行動的,反正試試又不花錢,眼下的情勢他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可接下來,他便親眼看到……那些子彈盡數“沒入”了獵霸的身體,然后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

    獵霸的身上沒有留下彈孔、也沒有傷口、更沒有流血,什么都沒有。

    那些子彈就像是擊中了一個沒有實體的幽靈,但卻沒有“穿過”它出現在另一端,只是不見了——好似雨點,落入了汪洋。

    看到這一幕,古薩居然又笑了,苦笑:“呵……看來憑我們是沒有辦法殺死他的了。”

    “喂……你這就放棄了嗎?”n這時又喚出了z的人格,他們兩兄弟可是完全沒有坐以待斃的意思,仍在思考著如何應敵,“你可是聯邦的臉面,應該還有一兩手連我都不知道的壓箱底招式沒用吧?”

    “抱歉。”古薩道,“因為他重新現身后我感覺到了十分危險的氣息,所以我剛才直接就用上了自己最強的殺招,但結果……你已經看到了。”

    “什么?”n和z同口同聲地驚道,“你是說剛剛那個發光的……”

    他還沒把話說完,古薩就打斷道:“n,你可別搞錯了,我可是天才啊……”話至此處,他的語速不知為何越來越慢了,“什么時候可以有所保留、什么時候必須認真……這點戰斗直覺,我還是有的。”

    他說完這句話,忽然又陷入了沉默,然后慢慢低下頭,一動不動。

    n和z并不需要上前確認就知道,此刻,古薩的雙瞳已然渙散,呼吸和脈搏也都已停止。

    這位聯邦第一猛將,就這么站著……死去了。

    “你做了什么?”n和z甚至沒看見獵霸是如何殺死古薩的,也無法做出任何的分析,所以他只能懷著憤恨和恐懼,自己去問這個問題。

    “他攻擊我的時候,我也攻擊了他。”獵霸直言不諱,并無隱瞞之意,“只不過……我的攻擊所造成的效果,沒有他的那么顯眼。”

    他這回答,其實依然沒有解答n和z的疑惑;假如他說得更明白些,比如“在古薩對我使出殺招的同時,我就把他的心臟弄沒了”,可能還更好理解一些,但那也都無所謂了。

    應完這句后,獵霸便以一種肉眼無法捕捉到的移動方式,突然出現在了n所站的地方;此時的獵霸的確像是個“幽靈”,他的身體和對方的重疊在了一起,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那景象就好似你在ps軟件里把兩個不同圖層的人物疊放到同一個位置那樣。

    接著,在n和z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情況下,他們身體的90就消失了……

    他們身上所有被獵霸的身體“覆蓋”到的地方,都在剎那間消失不見了,余下的只有些許不完整的小腿、胳膊、頭皮、皮膚等等;而這些皮肉和血也有部分在落地之前因碰到了獵霸的身體而消失的。

    “嗯……”獵霸結束了這場實力懸殊的戰斗,轉過頭去,隨手用手刀就把古薩的項上人頭取了下來,提在了手里,“……該去找‘引導者’談談了啊。”

    …………

    同一時刻,大洋城上空,逆十字的空中堡壘內。

    在自己的房間里閉目打坐的孟夆寒,此時忽將雙眼一睜。

    但見他急忙忙揚起右手,在空氣中一抓,無中生有般將一件法寶變到了手中。

    “雙極本同根,化冥歸同源……收!”只聽得他口中急念一訣,同時,左手并作劍指,朝著右手上托著的法寶一點。

    不消片刻,他手里那形似普通石塊的法寶就緩緩“綻開”,猶如鐵器開花,石中生蓮;轉眼間,變幻成了一朵有著玉器質感的雙蕊奇花。

    “呼……”這番施為過后,孟夆寒舒了口氣,隨即就小心翼翼地將這法寶收了起來。

    又過了幾秒,一個女人的聲音突兀從孟夆寒的識海中響起:“孟掌門,你又偷偷納了什么好東西啊?”

    孟夆寒一聽就知道,這是帝慝(即混沌)又在給自己千里傳音了:“你一口一個掌門這么叫著,但明里暗里老這么監視著我,不太好吧?”

    帝慝輕笑一聲,回道:“掌門若不喜歡,我不看就是了……”她話鋒一轉,“但我天生性子好奇,難免今后還會有忍不住的時候,要不……到時你就罰我?讓我也漲漲記性?”

    “不敢不敢。”別看孟夆寒平日里吊兒郎當,但其道心還是頗為的堅定,可不會輕易受這妖孽蠱惑,“你們四兇乃我門中護教神獸,可謂坐上之賓,我豈敢在你們面前拿什么掌門架子。”他頓了頓,將話題又帶回了對方的問題上,“我剛才收的東西呢……也沒什么好藏著掖著的,只是一對相生相克的雙子異魂罷了;我看這對魂魄根骨清奇、天資不俗,流落冥海后天各一方那就可惜了,所以我就先收起來。將來我幫他們重投陽世,納入我門下,當一對護法童子,豈不美哉?”

    “切……我還以為是什么好東西呢。”帝慝聽到這兒,立馬就失了興致,“行了,你接著打坐吧,當我沒找過你。”

    說罷,她與孟夆寒的神識連接也中斷了。

    孟夆寒不禁撇了撇嘴,既已被打擾,他也無心再打坐了,干脆就拿出了一件鏡狀法器,開始觀看下方的戰局。

    而他第一個看的,就是富蘭克林博士……

    此時,博士正駕駛著一臺高四米、重四噸,外著紅色涂裝的人形戰甲,與一個同樣身高接近四米、三分像人七分像浩克的男人戰斗著。

    雖然那個男人變了身,和常態時的樣子差距很大,但孟夆寒自然識得,他便是聯邦組織ef的“廠長”,阿歷克斯·伯吉斯。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