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236 學劍
    方默轉過頭去,想要當作沒聽見,繼續指揮作戰,卻聽到那青年說道“武局長說了讓你立刻停下,不然現在就可以解除你的職位。這是武局長和參謀部的命令。”

    方默看著青年,雙眼之中似乎有殺機流轉,壓抑著怒火低聲說道“我的人還在里面,你們說停就停,要出人命的啊。”

    青年毫無反應,只是一名中年男子緩緩走了進來,看著方默說道“唉,方默,和武老說的一樣,你還是這么不聽話啊。”

    方默盯著眼前的中年男子,冷冷道“喬維?”他的腦中閃過對方的資料,東華城軍方少將,軍隊的實權派,槍圖路線第六境的修為。

    喬維“收手吧方默,上面已經決定了,以后趙佩的事情會由我來負責。”

    澎湃的元神力壓了過來,與此同時,一名名士兵出現在埋伏圈外,那是喬維帶來的手下。

    形勢比人強,面對眼前的狀況,方默咬了咬牙,揮了揮手“撤。”

    “方局?”一旁的林慕青驚道“現在撤?”

    方默壓抑著怒火說道“我讓你撤啊,現在就撤,所有人都撤了。”

    “可是小宋他們怎么辦?”

    方默走到喬維面前,戳著對方的胸口說道“我的人如果出了事情,我不會放過你。”

    “呵呵。”喬維低聲說道“方默,你還是這么護短。犧牲是士兵的天職,沒有犧牲,又何來勝利?

    像你這樣護短,是成不了大器的。”

    ……

    練功房內,錢王孫席地而坐,他的面前坐的是盧婉珍。

    便看到兩人的元神力糾纏在一起,時不時的朝著四面八方移動。

    這是他們在相互感應對方的敵意,然后一個阻截,一個進攻。

    通過這樣快速、高頻率地感應,來鍛煉自己直覺的敏銳。

    錢王孫‘我第1層的天心圖即將圓滿,現在可以通過元神力感應到對方的敵意,五感敏銳在同級巔峰,同級的修道士,幾乎不可能偷襲我。戰斗中的話,我如果一心要逃跑,就算是盧婉珍也要十分鐘以上才能制服我。’

    ‘元神力我也已經達到了1800點,道化度178,這個月底,或者下個月底,我就有把握沖擊第2境了。’

    ‘達到第2境以后,我應該開始修煉黃昏道術。不過我選擇的歲月重生法這一條線,也是輔助和治療為主。’

    ‘單對單的話,我還差一點攻擊力。’

    想到攻擊力,錢王孫就想到了一旁的左道‘嗯,先想辦法問左道蹭點陰雷珠吧,這玩意的破壞力很強啊。一口氣丟個十幾顆出去,就算第2境、第3境的修士也要暫避鋒芒。’

    突然,啪嗒一聲輕響,盧婉珍的元神力已經抽在了錢王孫的臉上。

    盧婉珍“走什么神,是不是又瞎想什么呢?”

    錢王孫嘿嘿笑道“我哪有瞎想,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啊,婉珍。”

    “找死。”盧婉珍瞪了錢王孫一樣,元神力卷起數百道氣箭,朝著錢王孫射了過去。

    轉眼間,兩人又斗作一團,錢王孫被盧婉珍追得滿場亂跑。

    另一邊,左道站在一片由各種幾何圖形組成的陣法之中,一塊圓圈里面是各種各樣的材料,另一旁的圓圈里則擺放了一顆完好的陰雷珠。

    便看到左道的元神力朝著整個陣法填充了過去。

    下一刻,熒光閃爍之中,地面上畫出來的圖形整個亮了起來。圓圈內的材料瞬間溶解、融合到了一起,在一陣電光閃爍之中,化為了一顆顆陰雷珠的模樣。

    陣法旁的夏麗一臉驚奇“這就是鬼神百煉?結合了陣法、符文、煉器之道,竟然能瞬間煉成陰雷珠?”

    左道的眼神中露出一絲自豪和自信“只要材料和施法者的體力、元神力足夠,可以一直這么快速煉器。過去左家曾經負責東華城一半以上高端法寶的煉制。”

    夏麗問道“這么厲害的手法,我這樣直接看了沒問題嗎?”

    左道的臉色冷了下來“鬼神百煉,早就已經被天庭和政府大范圍使用了,你想看就看好了。”

    左道元神力一動,已經將煉制成功的陰雷珠收攝了過來,小心翼翼地存放入一旁準備好的匣子里。

    ‘我現在的陰雷圖已經修煉圓滿,配合鬼神百煉,不但可以大規模地煉制陰雷珠,還能制造出各種專注火焰、雷霆、腐蝕、爆炸等不同效果的陰雷珠。

    接下來突破進入第2境的話,我需要防御類的法寶了,選擇專注打造鎧甲的北斗玄甲圖?還是力場類防御的白骨元珠圖?’

    想著自己目前的進度,左道又忍不住看向了練功房的另一邊,那是周白修煉的位置。

    便看到蛇老正在指導周白修煉劍術。

    只見蛇老并指如劍,身形閃動之間,劍指連點,劈、斬、刺、挑……一套劍法伴隨著凍氣四溢,已經被他輕松施展了出來。

    “周白,這就是你想學的凍魄劍道。關鍵點在于以劍勢帶動元神力,以元神力帶動靈機,生成霜凍增強劍勢……”

    “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手與肩合……”

    在蛇老的指導之下,周白學著他之前的模樣施展劍法,一套凍魄劍法很快就被施展了出來。

    第一遍的時候已經有模有樣,只是還略微生澀。

    第二遍的時候已經非常熟練,霜凍之氣伴隨著劍勢運轉開來,直接將練功房的溫度都帶低了幾度。

    到了第四、第五遍的時候,劍勢圓潤,劍招流暢,周白施展的凍魄劍法就好像練了成千上萬遍的樣子,絲毫看不出來是今天才剛剛學會的樣子。

    左道看得心中一跳‘周白的天賦,真是太恐怖了。’

    另一邊的蛇老笑道“好好好,這一套凍魄劍道,你已得個中三昧。”他看著周白的目光已經和過去完全不同,實在是因為周白最近表現出來的學習天賦太嚇人了。

    一套1境、2境學習的劍術,他基本上學個兩三遍就能熟練,學個四五遍就相當于普通人修煉了幾年的樣子。

    這一周多的時間來,蛇老已經教會了周白數十門劍術,基本上是沒有一門會難到周白的。

    蛇老心中有時候都忍不住感慨道‘周白這天賦,和之前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啊。這算是開竅了嗎?’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