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254 深淵之火1
    看著眼前的夜軍領袖,一種更加強烈的威脅感不斷刺痛著方默的直覺。

    他感覺自己的額頭越發脹痛起來。

    腦海里也閃過了武正的相關情報。

    ‘東華城夜軍領袖,已經120歲高齡的修士,修道足有第7境,平生參加過上千場和天魔戰斗的大小戰事。’

    ‘10年前退出前線,來到東華城這邊負責管理夜軍。’

    ‘照道理來說,老武應該沒有可疑才對。’

    ‘但是他阻止我調查小佩,還有這個時間點來找我,以及我直覺中這股越來越強的威脅感。’

    想到這里,方默背過一只右手,絲絲縷縷的劍光在掌心深處繚繞,蓄勢待發。

    他笑著說道“武局,我隨便來看看,這么巧啊,你也在這里?”

    武正溫言道“方默,我讓喬維接手了你的事情以后,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我也是為了保護你,小佩的事情,涉及到道校高層的爭斗,你貿貿然插手進去,壓力太大了。

    作為你的領導,我當然要保護你了。你放心,喬維負責,我親自監督,小佩的事情不會就這么算了的,你要相信領導,相信上面的安排。”

    “武局的苦心,我當然明白。”方默一臉感激地說道“所以我就想趁著這段空閑的時間,多來道校學習學習,順便調查調查周白和左祿的事情,探探他們的底。”

    武正微笑起來,一步步靠近方默“來來來,來我家,我們一起聚聚,你多久沒跟我吃飯了?”

    方默說道“不用了,我還有點事情,真的有點事情,先走了。”

    武正臉色一板,看著方默說道“方默,你還是對我有意見吧?”

    “記得我剛來東華城負責夜軍的時候,你還是一個普通的夜軍隊員。”

    “不過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看見你眼神中的那股斗志,我就知道,這小子能行。所以我一步步把你提上來,你也沒有讓我失望。”

    “雖然現在工作上我們有了點不同的考量,但我們還是朋友吧?”

    方默笑道“我們當然是朋友了。”

    武正伸出手來“那握個手再走吧。”

    方默微微一愣,看著對方帶著手套的那雙手,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不用了吧……”

    武正的眼中似乎有寒芒閃爍“還是對老領導有意見?你不想和我這個老頭子一起吃飯就算了,至少握了手再走吧。”

    高達7999點的元神力升騰而起,帶給了方默巨大的壓力。

    方默估計以他第5境的實力,是無論如何都抗衡不了對方的。

    想到這里,他伸出了手掌和對方握在一起。

    渾身元神力涌動,劍器蓄勢待發,甚至連自爆元神都準備好了,但武正似乎真的只是和他握了握手,微笑著說道“好,那我們下次在一起吃飯,你不是有事嗎?去忙吧。”

    方默意外地看了武正一眼,有些意外對方沒有動手,朝著對方點了點頭后便轉身離去,萬分戒備的離開,但一直到離開武正上百米遠之后,仍舊沒有受到任何攻擊。

    而看到轉身離去的方默,武正臉上的微笑緩緩斂去,眼中散發出莫測的光輝。

    另一邊的方默轉身離去后卻是越走越快,越過一個轉角后,就朝著人多的大路上狂奔而去。

    “怎么回事?難道是我的直覺錯了?”方默“武正并沒有想要對我不利?”

    方默有些想不明白,但是那股威脅感卻越來越重,越來越嚇人,就好像一把鋒利的長刀如影隨形,隨時隨地會插入他的后背一樣。

    “他還在追我?”方默的神情一凜“他想要在這里動手?”

    就在方默感覺到那威脅感提升到了一種極致的時候,噗嗤一聲響起,他的右腳踝瞬間被破開了一個大洞,血如泉涌一樣流了出來。

    方默一個翻滾之后,元神力托起自己的身體,繼續前進。

    但是他的腦海中卻是一片驚愕‘怎么回事?’

    ‘到底是什么攻擊?’

    ‘為什么……’

    他看向自己被徹底貫穿腳踝‘……我竟然完全沒感知到……’

    噗嗤!

    噗嗤!

    噗嗤!

    方默悶哼一聲,便看到自己剩下的雙手和另一個腳都被徹底貫穿。

    他倒在地上,元神力朝著四周圍的每一寸空間延伸,以最靈敏的姿態不斷感知著四周圍的一切。

    溫度……

    濕度……

    風速……

    熱量……

    地面的震動……

    但任何敵人都沒能感知到。

    他盡力控制著自己的呼吸,用元神力緊急處理了傷口,但仍舊對那詭異的攻擊毫無辦法。

    ‘麻煩了。’方默的身體微微一震,就感覺到自己的胸腹位置再次爆出了兩個傷口,五臟六腑幾乎被攪動的一團亂麻。

    ‘切……想不到我會死在這里。’方默的嘴角不斷有鮮血溢出,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在不斷流逝,他只能轉換元神力填充到之中,暫時維持著肉身的運轉。

    但就算如此,當他元神力耗盡之時,他便死定了。

    ‘至少也要把情報給……’

    他看向距離自己不遠的街道口,元神之力蔓延了過去,卻感覺到識海一陣陣的發虛,眼前的景象似乎都恍惚了起來,他的大腦思考速度似乎在不斷下降,一陣陣的眩暈感逐漸涌上心頭。

    ‘堅持一下方默,別白死啊。’突然他的目光一亮“林慕青?”

    被方默的元神力輕輕一一觸,走在路上的林慕青意外地轉過身來“方隊?!”

    “別過來,這邊有人在攻擊我,攻擊方式我還沒破解,你不要動,聽我說。”方默傳音道“玄牝密藏有問題,天魔上次在里面留了東西,必須要徹查。”

    林慕青愣了愣“我去叫看守來幫你……”

    “不要,我五臟六腑全部被絞碎,死定了。”方默說道“你繼續走,當作沒有事情發生,立刻將這件事情報告給……”

    他想了想,堅定道“去跟趙守一說,他絕對沒有問題。”

    林慕青“還有別人知道這件事情嗎?”

    方默“沒有,所以你一定不能有事,別管我,立刻去找趙守一……”

    “喔~~那我就放心了。”林慕青微微一笑“原來你要上報的是這件事情啊。”

    方默的臉色微微一變“你……”

    噗嗤一聲炸響,方默的腦袋徹底被攪成一團。

    林慕青微笑著走了上去,路過小巷口的陰影時,卻是身形一陣變化,已經變成了那名曾經搜查林慕青房間的獨眼大漢。

    他一腳踢開了方默的尸體,看著對方身下的刻痕,冷笑著說道“真是糾纏不清啊。”他隨意用腳磨掉了地面上的劃痕,接著沿著方默的血跡繼續往他的來路走,看著墻上用鮮血滴灑出來的幾個印記,伸出手掌,也全部破壞了。

    “這樣就沒問題了。”

    另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不,你太小看我這個老朋友了。”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