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256 深淵之火3
    下一刻,當承影和水龍碰撞在一起之后,便看到無數星光閃爍在水龍身上,一劍千斬,水龍瞬間崩解成了漫天水花。

    另一邊的火龍和克莉斯緹娜激發的冰魄神光撞擊在了一起,微微凝滯了幾秒鐘,拖延了一下之后,便看到承影劍追了上去,瞬間化為千道星光閃爍在火龍身上,將火龍道術也直接崩碎。

    一口氣連續施展了兩次星碎劍疾和第五境修士的道術碰撞,周白感覺到身體一陣陣的發虛,元神力不可抑制地好著識海回縮,承影更是劇烈顫抖著,發出陣陣呻吟。

    而另一邊的兩名五境修士的狀態卻仍舊非常良好。

    只見他們一邊不斷飆淚,一邊快速傳音交流。

    “試探出來了。”

    “果然本體并不大。”

    “何止不大,剛剛的碰撞……這分明是道術和劍術的感覺,這是一個人,一個修道士。”

    “而且修為不算太高,不……應該不如我們。”

    “一招打死他……我感覺眼睛都要瞎了。”

    “那就把整個地下室全都毀了。”

    只見兩人的身后靈機狂暴了起來,一紅一藍兩道漩渦升騰而起,一條條火龍、冰龍從中涌現了出來。

    但就在下一刻,兩人面前的馬賽克再次涌動,再次擴大,瞬間覆蓋了整個地下空間,將他們兩個也包裹了進去。

    “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要動手!防止誤傷!全力防御!小心對方的攻擊!”

    一秒鐘10萬點懶氣值的消耗,丑災范圍達到了恐怖的50米。

    周白感覺自己的心臟像是被捅了幾刀,但還是抓緊機會沖了出去。

    50米的丑災范圍,等于一個個警衛、修士都被包裹在了漫天馬賽克之中,眼睛看到的,元神感知到的,全都是馬賽克。

    周白手中的承影帶起天外異力一劍斬出,直接破開了小樓的兩層墻壁。他如同一個瘋狂向四周噴射風油精的洋蔥,所到之處修士們人人淚流滿面,卻都還強撐著瞪大雙眼,試圖找出那個辣眼睛的源頭。

    其中他甚至還看到了2個眼熟的人,正是曾經搜查林慕青房間,偽裝成人類的天魔。

    接著他一口氣沖出了院子,心中卻仍舊沒有放松。

    ‘接下來才是關鍵,隨著我的撤離,丑災也無法再覆蓋他們,怎么甩掉他們才是關鍵。’

    想到這里,周白心中大喊道“艾莎!”

    吼!

    便看到艾莎直接將腦袋從周白的額頭上伸了出來,張嘴一吐,伴隨著吐息的發動,一陣陣污穢已經淋滿了周白和他肩上的林慕青的身體。

    接著他關閉了丑災,整個人扛著林慕青,腳踏微風,朝外快速前進。

    與此同時,一陣又一陣的元神力不斷掃過他所在的方向,卻直接穿過他的身體,完全沒能發現他的存在。

    院子里,幾名第5境修為的修士臉色大變。

    “怎么回事?”

    “那人去哪里了?”

    “元神力完全掃描不到他的存在。”

    “搜!他一定會留下痕跡,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到他。”

    一名名弓圖路線的修士朝著四面八方散去,想要尋找周白的蹤跡。

    而周白早就躲入了下水道里,順著四通八達、復雜無比的下水道來到了東華城0米的平民區位置,隨便找了一間空房,暫時擺脫了跟蹤。

    用元神力直接震開了自己和林慕青身上的污穢,周白嘆了口氣,趴在窗口的位置,看了一眼輔助修煉系統的面板。

    “唉,這次懶氣值的消耗也太大了。竟然只剩下35萬了。”

    一想到這么多懶氣值被消耗了,周白就感覺自己心如刀絞。但想想至少救回了林慕青,也就沒那么難受了。

    克莉斯緹娜在一旁長吁短嘆道“唉。”

    “敗家子啊。”

    “周白你這個敗家子啊!”

    “燒了多久的屎才有那么多的懶氣值。”

    “結果你就為了一個老女人都花了。”

    “唉~~~你個敗家子啊。”

    周白“行了,懶氣值多少都能賺回來,人沒了就永遠沒了。要是你被人抓走了,我花光懶氣值也會救你回來的。”

    克莉斯緹娜“哼。救我那是應該的,林慕青這壞女人有什么好救的!唉,這個壞女人把我們的懶氣值都敗光了。”

    周白翻了個白眼,看了看手里的項鏈卦象,心中想到“對了,這玩意能不能賣啊。”他試了試,發現手中的項鏈卦象竟然能賣出120萬懶氣值。

    瞬間,周白的雙眼一紅,意動起來。

    但是想想這個卦象的作用還是很有用的,周白又感覺到舍不得賣了它了。

    接下來他等了半個多小時,卻發現身旁的林慕青遲遲沒有蘇醒的跡象,微微皺眉“怎么回事?他們到底對林慕青干了什么?怎么還沒醒過來?”

    他檢查了一下林慕青的身體機能,完全沒發現什么問題。

    周白突然想到了那一排排牢房之中,其他人沉睡的模樣。

    他皺了皺眉“難道下了什么禁制?”

    于是周白趁著夜色,將林慕青帶回了自己的寢室里,然后一大早來到了教室門外,找到了景秀。

    “老師……高等級的修士都無法信任,反而是景秀的話,應該沒什么問題。”

    想到這里,周白拉著景秀就離開教室“景秀,我有件事情要你幫忙。”

    教室內,夏麗一臉好奇地看著離去的兩人“周白這家伙搞什么鬼。”

    景秀被周白抓著往外跑,一臉莫名地說道“周大哥,什么事情啊?”

    周白傳音道“到了地方再說。”

    雖然周白的做法有些奇怪,但是出于對這名全校第一的信任,景秀還是跟著他一路來到周白的寢室。

    當周白打開寢室大門,景秀看到床上躺著的林慕青時,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這……這是林老師?她……她……她……學校不是說她失蹤了嗎?怎么在這里?”

    周白嘆了口氣,解釋道“天魔綁走了她,我把她救回來的。”

    景秀朝著大門處走去“要報告老師,周大哥我們快點報告老師吧!”

    周白攔住了她,嘆了口氣說道“景秀,現在的東華城內,可能已經有很多高級修士投靠了天魔,這件事情我們不能告訴任何老師。”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