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322 大日法身
    直到落在地上之后,劍慧的腦袋里仍舊是有些懵逼的。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敗的那么快,這么一敗涂地。

    特別是自己為什么會突然沖向周白,將光劍借給周白一把,他是真的沒有想明白。

    不過雖然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輸,而且感覺十成本來還沒用出來一半,但劍慧也知道,輸就是輸。

    剛剛的情況如果不是在擂臺,恐怕他已經死了幾十次了。

    一想到這里,劍慧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站起來看向周白傳音問道“你最后把我打出擂臺的那招,是不是天河星爆劍?”

    周白看著劍慧又是期待,又是興奮,又是緊張的模樣,微微一笑,想起了自己之前和趙守一、贏毀他們的談話。

    這一次的四校大比,他要脫穎而出,不只是要打出威風,更是要打得漂亮。

    而天河星爆劍,也到了可以暴露的時候。

    雖然會引起大量的關注,但也會讓四大道校的高層們,真正認可周白的潛力,真正全力支持他。

    于是周白看著擂臺下的劍慧,輕輕點了點頭。

    “真的是天河星爆劍?天河星爆劍……果然名不虛傳……”

    劍慧緩緩離去,周白又將目光看向了北海道校的方向。

    此刻的北海道校也只剩下了最后兩名選手,分別是第4境的玄月,以及第5境的空禪。

    少女玄月攔在了空禪面前,說道“大師兄,我先來吧。這個周白不簡單,我先上去和他斗一斗,然后他下一個對手正好就是蒼冥。這樣他和蒼冥決出了勝負之后,不論大師兄你再和他們誰打,都有優勢的。”

    現在的情況,北海道校還剩下第4境的玄月,以及第5境的空禪。

    南山道校只剩下一個第4境的蒼冥。

    東華道校除了周白之外,剩下的還有6個第3境、第2境的修士。

    西岳道校剩下一個第4境的祝凌薇。

    如果現在玄月上去消耗一波周白,周白接下來的順序是再和南山到校的蒼冥戰斗。

    他們兩個如果周白贏了,就要在和西岳道校的祝凌薇戰斗,然后再輪到北海道校和空禪戰斗。

    如果是蒼冥贏了,則要先和東華道校的某個選手戰斗,然后再和祝凌薇,然后再輪到空禪。

    空禪也明白,現在讓玄月上場,對他來說是最合算,最有利的。

    不然就算他上場,就算戰勝了周白,也要再戰勝蒼冥和祝凌薇。

    但空禪卻是搖了搖頭“這一次四校大比,不止是要勝,還是要勝得漂亮。如果我現在退縮了,讓周白和蒼冥先打一場,再來和我打,表面上是占了便宜,事實上卻是放棄了一戰服眾的機會,就算贏得了最后的冠軍,也沒有意義。”

    “只有先敗周白,再敗蒼冥,才能證實我同輩第一的實力、天賦,讓四大道校的前輩們放下心來支持我。”

    看到玄月擔心的目光,空禪笑了笑說道“放心吧,對我有點信心,周白很強,蒼冥也很強,但只有我空禪,才是最強的。”

    說話間,空禪已經一步步踏出,走向了擂臺的方向。

    伴隨著一步步踏出,柔和的白色光芒從他的身上泛起,那是空禪的元神力,不斷在他的周身上下閃爍,最后逐漸化為了一名雙手合十的佛陀虛影,浮現在他的身后。

    但白光還在不斷蔓延,以空禪的身體為中心,好像波浪一樣朝著四面八方涌去,從10米,到100米,200米……

    當空禪踏上擂臺的時候,乳白色的元神力已經宛如一片大海一般,直接覆蓋了整個擂臺,然后不斷擴散。

    這恐怖的作用距離,以及元神力的量,直接震驚了現場所有人。

    錢王孫不可思議地說道“他才第5境吧?怎么會有這么恐怖的元神力?這作用范圍都快超過300米了吧?”

    左道說道“聽說這個空禪,他第5境練就的道胎,叫做大日法身,是四大道校中最強的道胎練就之法。”

    一旁的盧婉貞說道“我這幾天也收集過這個大日法身的情報。雷音寺和其他大部分的修道士有些不一樣,他們將仙神的境界稱之為佛,而大日法身的稱呼,象征的是佛中的無上至尊,萬佛之王,是佛的最高境界。”

    “也就是說練就大日法身的人,有希望成為佛中至尊。”

    另一邊的觀戰席內,贏毀看到這一幕也有些震驚“大日法身有這么厲害嗎?我怎么記得就算是大日法身也……”

    雷音寺的慧靜微笑著說道“大日法身除了用自己的元神力凝練之外,還需要吸納眾生香火,以愿力結合元神力來凝結成就。

    按照不同的資質,法身吸納的愿力有多有少,而在天道扭曲之后,吸納香火愿力也變得越發困難起來,稍有不慎,都有瘋狂、畸變的可能性。

    所以就算同樣是大日法身,也有強弱之分。”

    “從弱的第9品,到最高的第1品,威力相差也極大。”

    “而空禪他的大日法身,便是第1品。足足吸納了10座寺廟積攢了50年的香火愿力。”

    “吸納了這么多的愿力?他瘋了么?”邪異宗的幽荼驚道“這不可能沒有副作用,這個空禪……他是不是有什么問題?”

    ……

    擂臺上,空禪雙手合十,看著周白說道“我本來以為我這一次的最強對手,是邪異宗的蒼冥和李鬼。想不到周白你橫插出來,一戰便技驚四座,人族有你這樣的天才,真是一件幸事。”

    周白聽著對方的話語,看著對方的目光,感覺不到絲毫的敵意,反而那目光之中,充滿了一種博大、包容、欣賞。

    就好像是父母真的欣賞兒子有出息的目光。

    周白隨意地指揮著自在庚金飛劍來回游走,看著空禪說道“看樣子你信心很足。也是,光論這元神力之渾厚,你已經要超越第5境,達到第6境了吧?”

    周白看著腳下激蕩的柔白色元神力,他似乎能看到無數的面龐浮現在其中,在祈禱、在吶喊、在渴求……

    “佛祖保佑,我兒子在戰場上一定要平平安安……”

    “佛祖保佑,天魔都快點被消滅吧。”

    “佛祖保佑,這次天魔一定攻破不了北海城……”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