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424 界限
    周白疑惑地看著眼前明顯已經畸變的谷嵐,看著對方不知道應該說是獰笑還是傻笑的表情,突然反映了過來“難道?”

    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以前見到過的畸變體。

    在家里給他煮面的老者,在道校元神出竅的學姐,奪舍同學的畸變體,臨近畸變的錢王孫……

    ‘是了,雖然畸變體會徹底瘋狂,等于變了另外一個人。但是并不是說他們沒有智慧了,他們仍舊有智慧,只不過思考的方式,看待世界的角度和過去的自己,和其他人類都已經完全不同。’

    想到這里,周白對眼前谷嵐的情況就比較明白了,這家伙雖然畸變了,但恐怕仍舊是個弱智的畸變啊。

    為了試探這一點,周白說道“我帥炸!”

    谷嵐智慧-5

    靈妙上人智慧-5

    “果然,就算畸變了也在愚者能力的影響之下嘛。”想到這里,周白就笑了起來。

    不過就在這時,一旁的陣法之中有一道黑光沖天而起,一股無比邪惡、陰冷、粘稠的氣息撲面而來,幾乎在瞬間充斥了整個大殿。

    與此同時,天宮之中本來早已經戰死的瘟部修士們一個接著一個地緩緩開始消融,就好像有無形的力量在吞噬著他們的身體一樣。

    靈妙上人的目光盯著那黑光,整個人緩緩走了上去,瞬間被黑光所包裹起來,逐漸產生了實體,甚至已經能被周白看到了。

    周白皺眉道“她就是靈妙上人?現在這情況有些不妙啊。”

    與此同時,破空之聲響起,伴隨著道道雷光,王守玄已經順著黑色的光柱來到了大殿面前,一臉警惕的看著黑光、靈妙上人、畸變的谷嵐。

    另一個方向,伴隨著金光閃爍之間,蕭魂已經帶著十二名神將兵煞破空降臨,看到眼前的現場就是目光一挑‘看樣子這處空間的秘密就在這里了。’

    他看向谷嵐的方向,眉頭一皺“又是畸變體?”

    伴隨著他念頭一動之間,六名六丁陰神已經沖向了谷嵐,就要先將這畸變體殺死。同時六名六甲陽神則是護在他的身邊,一臉戒備地看著不遠處的王守玄。

    蕭魂看著王守玄微微一笑“王兄,這處顯然就是這個天宮的秘密所在,先等我解決了這頭畸變體,我們在一起研究這個地方吧。”

    王守玄沒有說話,也就是默認的意思,畢竟畸變體屬于人類之敵。

    看到打過來的兵煞,周白眉頭一皺,直接喊道“喂,別殺這個畸變體!這個空間的目的就是要殺死所有畸變體,可能會引發非常不好的事情。”

    可惜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而聽到周白的聲音之后,蕭魂更是目光一亮,看向了谷嵐手中的自在庚金飛劍。

    ‘是誅仙劍?’蕭魂瞬間認出了誅仙劍,當即手掐道訣,又是三名六甲陽神沖向了谷嵐,結合9名神將的力量,就想將谷嵐徹底殺死,將誅仙劍給奪來。

    ‘趁著王守玄還沒反應過來,先把誅仙劍給搶過來。有了這把第9境的飛劍,在場更無人是我的對手,再接下來要怎么做,那都是我一句話的事情了。’

    看到蕭魂沒有停手,反而又派了3個神將過來,周白氣得心中大罵。

    而谷嵐雖然畸變了,但是仍舊擁有戰斗力,甚至還掌握著一部分原本修煉的青龍圖的力量。

    便看到六丁陰神施展出一個個七境道術,召喚出風火雷電各色攻擊涌向了谷嵐。

    一氣大擒拿!巨大的手掌猛拍而下,轟的一聲將谷嵐整個人打進了地面之中。

    下一刻冰封千里的道術喚出道道凍氣打入了地面之中,伴隨著雷霆火焰的爆炸將谷嵐吞入一片火海之中。

    原本還呆呆傻傻的谷嵐驟然遭到如此攻擊,立刻就發了狂。

    便看到他渾身長出層層龍鱗,雙手化為了龍爪,身體更是一陣暴漲,直接長到了十米多高,唯有腦袋仍舊尖尖、長長,看上去宛如畸形。

    化身龍人的谷嵐朝著朝著9名神將戰去,但是因為智慧不足的關系,只是到憑借著本能的力量、速度來回沖殺,被蕭魂控制的9名神將打得節節敗退,身上的龍鱗、血肉四處飆射,不斷發出陣陣慘叫之聲。

    “靠。”周白怒道“蕭魂!你趕緊給我停手,不然別怪我下毒手了。”

    蕭魂冷哼一聲,根本不理會,在他看來,現在的他占盡上風,有什么好停手的。

    看到這一幕的周白冷哼一聲“你逼我的。”

    ……

    西岳城,正在享受著按摩的克莉斯緹娜抬起頭來“嗯?你好奇周白……哦不,好奇我是個什么樣的人?”

    身后的女生一邊揉著周白的肩頸,一邊笑道“是啊,大家都好奇得很。而且周大哥你怎么說起自己,像是說別人一樣。”

    “就是要從第三者的角度,才能看清自己。我現在就從第三者的角度來談談我自己吧。”

    克莉斯緹娜侃侃而談道“周白這個人吧,,剛見到的時候,只會覺得平平無奇,普普通通。但是相處久了就會發現,這個人很危險。”

    “原本的他,應該生活在某個管控非常嚴格的環境吧,這樣的環境中生活下來的他,一開始還有一些規矩在自我束縛。”

    “但是逐漸的,當他發現能約束他的東西越來越少以后,他體內的本性就逐漸被釋放出來了。”

    “硬要說的話,就是四個字,百無禁忌。”

    “這個人幾乎……幾乎是沒有限制,沒有界限,沒有約束的。”

    “社會的潛規則、人性的拷問、道德的審判、自尊、自信、自愛……這些所有人類的本能,他都可以在必要的時候拋棄。”

    “他就好像是一片混沌,一旦與他為敵,他就會用一切可能、不可能的辦法來傷害你。”

    “而當他不使用自己的身份之后,這種情況就更可怕了,一些最后的限制也會被他拋開。”

    “不論是什么人,一旦沒有了界限,沒有了自我的限制,都將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人。”

    “畢竟有些界限一旦超越了,也許連世界說不定都會被毀滅。”

    ……

    大殿內,周白冷冷看著不遠處的蕭魂,語氣帶著無比地寒意說道“蕭魂!把你的毛借一把我!”

    蕭魂微微一愣,差點以為誅仙劍在罵自己,但是下一刻在他自己驚恐的目光之中,他的右手已經伸了出來,朝著褲襠里狠狠一掏一抓。

    噗嗤!

    伴隨著大片的血肉模糊飆射出來,蕭魂慘叫一聲,已經跪倒在地。

    劇痛和突如其來的意外幾乎讓他在這一個瞬間大腦一片空白。

    但是身體卻還是在動,就這么跪倒在地,手里抓著一大片不可描述的東西,朝著周白的方向爬了過去。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