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431 言語交鋒
    靈妙上人剛剛再次變化,就有一名男子突如其來,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只一眼,周白便從對方的身上看到了天意垂青,他明白……這個男人和他有緣。

    而隨著男人話音未落,宛如大海般深不可測的元神力從黑袍男子的身上爆發了出來。

    海量的元神力沖刷著方圓千米的空間,似乎將方圓千米的空間都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水晶盒子。

    凝滯在半空中的沙塵,停止流淌的熔融泥土,一動不動宛如木偶般的眾多修士。

    方圓千米之內,每一寸物質都被這大海般的元神力牢牢凍結在了其中,就好像暫停了時間一般。

    在場所有人瞬間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凍在琥珀中的蟲子,在這元神力的壓迫下幾乎連眼皮都難以眨動一下。

    四周圍的元神力堅硬得就好像是層層疊疊,無窮無盡的鋼板一樣,還不斷擠壓了過來。

    周白試著稍微移動了一下飛劍,僅僅一毫米都不到的距離,便感受到四周圍的壓力狂增,如同從五百米的水下來到了五萬米的海底。

    周白感覺自在庚金飛劍似乎都發出了不堪重負,咯吱咯吱的脆響。

    感受到這一番變化,周白立刻停下了動作,看向了那黑袍人,心中暗道:“這家伙是誰呢?修為看上去很高的樣子,關鍵還有天意垂青,看上去真是可口啊。”

    眼前的黑袍人身上的青色氣運在周白看來雖然沒有那么旺盛,遠不如以前看到的玄女。

    但在他的仔細感應之中,也足夠他升級一次自己的星點了。

    不過他雖然巴不得立刻就收割了對方身上的青色氣運,卻是沒有立刻動手。

    一方面現在距離對方太遠,天災領域擴散不到這么遠的距離。

    另一方面則是黑袍人表現出了無比強悍的實力,周白并不想和對方蠻干。

    而黑袍人先是看了看靈妙上人,他走到對方的身旁,宛如在看一件藝術品一樣,圍繞著對方的身體來回欣賞,嘴里時不時發出嘖嘖稱贊聲。

    靈妙上人的眼底卻浮現出一絲恐懼之色,乃是來自本能,來自她意識深處早已銘記的恐怖。

    下一刻,只見黑袍人手掐道訣,靈機微微震蕩了一下,便看到被元神力凝滯住的靈妙上人眼中露出絕望之色。

    她的身體體表,那些紅色水晶般的生物組織上,陡然間泛起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

    這些黑色符文就好像是從她的身體深處蔓延出來,又宛如是黑色的鎖鏈一般,微微一陣收縮,便強行擠壓起了靈妙上人的肉身。

    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之中,就看到靈妙上人宛如是橡皮泥一樣,被一陣壓縮、揉搓后便急劇變形。

    伴隨著陣陣慘叫聲,靈妙上人的肉身便全數被擠壓進了肚子上的小刀之中。

    輕笑著拿起眼前的小刀,黑袍男子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隨后隨意地收進了懷里。

    看到這一幕的周白心中了然,眼前這名黑袍男子,十有就是仙神了。

    而且有極大的可能就是瘟部正神。

    因為正是瘟部主導了靈妙上人身上的慘劇,制造了那些畸變現象,并且將狼頭、谷嵐這些人派來送死。

    如果說誰能用事先準備好的道術封印靈妙上人,那么瘟部正神的可能性顯然是最高的。

    “這就是瘟部正神?那天意垂青倒也很說得通。”

    “不過這樣看來的話,正面抗衡是沒有勝算了。”

    周白想起了東華城的天魔之亂,以李修竹之強大,身具十二種以上的卦象,也被斗部的貪狼真君給擊敗了,仙神的強大可見一斑。

    “只能試試智斗了,用我的智力來壓制對方,壓制不了就時光倒流后溜走。”

    于此同時,王守玄、蕭魂看向黑袍人的臉色也是微微變化,特別是對方隨意一下就封鎖了方圓千米的空間,輕輕松松地將那畸變體封印。

    這讓他們對于對方的身份隱隱約約間有了一種猜測,眼中一片驚疑不定。

    不過此刻王守玄、蕭魂此刻被元神力封鎖,倒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黑袍男子更是對他們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看向了周白問道“小子,你很有意思,自己說說你的情況吧,如果足夠有趣的話,應該可以不用死。”

    周白說道“我只不過是一把九境飛劍的器靈……”

    黑袍男子打住了周白說話的聲音“瞎扯就算了,我沒時間跟你浪費。”

    說話間,蕭魂殘存的幾名手下,還有遠處被許德拉關押起來的狼頭等人都在一陣狂風的席卷之下,被送到了這里。

    狂風送完他們以后,便轉眼化為了一顆墨綠色的珠子,涌入了黑袍人的眉心位置,消失無蹤。

    周白心中暗道‘某種法寶嗎?竟然把狼頭他們都找到了,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狼頭等人出現在現場之后,立刻嚇了一跳,完全沒明白眼前是怎么回事,身體也被空氣中無所不在的元神力徹底鎖死,難以動彈。

    黑袍男子接著說道“你這完全就是元神出竅,寄托飛劍的手段。這種手法我別說看了,用的比你吃飯的次數都多,你瞞得了別人,卻是不可能瞞住我。”

    周白心中微微一驚,立刻反應了過來“天庭正神的壽命悠長,到現在都沒聽說過誰是老死的。他們在天道扭曲前就不知道活了多久,元神出竅對他們來說恐怕早就成為了本能般的東西。我想要在這一點上欺騙他們……太天真了。”

    帶著面具的黑袍男子接著說道“所以你這種情況,只剩下兩種可能。第一種,你元神出竅以后畸變了,但是保留著接近人類的理智,有著繼續以人類方式溝通的習慣。

    第二種,你掌握了元神出竅并且不被扭曲的能力。”

    說著,黑袍男子的目光掃過劍身上遮擋扭曲文字的癸亥黑煞“這劍身上的黑泥,很眼熟啊。好像最近就在哪里聽過……”

    周白聞言,目光微微一凝‘這家伙……看樣子不太好騙。不能再讓他把節奏待下去,一直瞄準我的破綻的話,不論我怎么解釋,終究只會有越來越多的漏洞。’

    想到這里,周白用一種老氣橫秋的語氣說道“你是瘟部正神吧?天庭還在用人類修士制造畸變武器嗎?你們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周白的這番話果然引起了對方的注意“噢?你從哪里聽到的這個?”

    周白“天魔王‘吉’跟我說的,他希望我們畸變體加入天魔。畢竟天庭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周白心中暗道;‘其實是天魔王‘艾’跟我說的,我自然也沒有畸變……那么,你會相信其中的情報嗎?’

    閻真君智慧-2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