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555 一一出手
    高高在上的仙神們看著這一幕,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什么變化,就好像眼前的大羅天論道無論發生什么戰斗,在他們的眼中都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天陽子只是念頭一動之間,天空中再次開始抽取名字了。

    而周白和馮德也已經被從大羅天時空中送了出來,立刻有醫療人員上千救治馮德,周白則自顧自地走回了觀眾席。

    周白的識海之中,克莉斯緹娜興奮地滾來滾去,時不時打量著觀眾席、選手系內一個個人吃驚的面龐。

    “哈哈哈哈,周白周白!你看到沒有!他們都驚呆了啊!”克莉斯緹娜激動道“你看看他們那個嘴巴!都要合不上了啊!”

    周白無奈道“淡定,淡定點。”

    “我淡定不下來啊!”克莉斯緹娜還是一副好急的樣子“我們才吹了口氣,戰斗就結束了,根本都沒用力啊。”

    “這下家伙根本都不知道我們有多強,我還想讓他們看看我們真正的實力。”

    “剛剛就吹了口氣,什么武功道術都沒有用。”

    “天河星爆劍也沒用,天人九災的能力也沒用,大赤天甲沒有穿,終末天骸鎧的力量也沒法動……”

    克莉斯緹娜越想越是激動“等我們把這些用出來,一定能嚇他們一跳。”

    周白說道“你放輕松一點,還有我們裝逼的目的可不是為了嚇別人一跳,而是為了告訴全世界,我們已經來了。”

    周白的目光轉動,看向了高臺上一臉淡漠的仙神們,自從點完了整個貪圖的九個星點,煉成了終末天骸鎧甲之后,周白就明白,這一次的大羅天論道之中,他絕無敵手。

    他在這場論道之中真正要對抗的,對他真正有威脅的,從來都不是這些選手,而是那高高在上,俯瞰人間,操縱一切的仙神。

    ‘我現在的實力,和這些仙神又差距多少呢?’

    看了幾眼遠處的仙神,周白便收回目光,在錢王孫、鄭聞天等人的招呼下,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接下來論道繼續進行,但是連續十多場戰斗,全都再也沒有周白第一戰所帶來的那種震撼感。

    畢竟大部分人的實力都在第5到第6境之間,不可能這么干脆利落,徹底碾壓的結束戰斗。

    不過隨著時間地推移,終究有一名名高手踏入了大羅天時空之中。

    孫景平踏入進入了大羅天時空之中,整個人渾身上下化為一片赤金,直接開著閻魔金身,無視了對方的一道術,以肉身穿破重重火焰、寒流,抓住了對手的腦袋,一拳便擊暈了對方。

    項浩初哈哈一笑,整個人化為一道雷霆霹靂,瞬移一般竄入了漩渦之中。

    便看到他手持一把十多米長的超巨型大劍,帶著雷霆萬鈞,以破山毀城的氣勢一劍斬下,眼前的數十層元神力混合太白精金構成的大盾被直接撕裂、擊穿。

    最后大劍由斬化為拍,直接把對面的六境修士被拍暈了。

    趙月緩緩走入了大羅天時空之中。

    眼前的男修士朝他行了一禮“趙月,雖然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我還是想要試一試,自己和天庭的頂尖天才到底相差多少。”

    趙月沒有說話,只是和眼前的五境修士一個對視之后,眼前的對手便直接選擇了認輸,看的無數人感覺詭異莫名。

    釋法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之后,整個人輕輕一躍,已經宛如一張落葉般自然而然地漂到了漩渦之中。

    他面前的對手一進入大羅天時空,便從懷里瘋狂掏出一件又一件的法寶,一個個五顏六色的光環懸浮在他的身邊,看得場下眾人都感覺到吃驚了。

    “這家伙太有錢了吧?”

    “竟然帶了這么多法寶?這不合規矩吧?”

    “這次大羅天論道,又沒有規定攜帶法寶的規格和數量。”

    “那多帶點法寶豈不是無敵了。”

    一連掏出了三十多件法寶圍繞自己,對方才微微松了一口氣下來。

    但下一刻,他的臉色一變,因為他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一只巨大的手掌之中,眼前的釋法宛如一尊頂天立地的大佛一樣,臉上帶著一絲恬淡的微笑,將他整個人捏在了手掌之中。

    伴隨著手掌閉合,砰的一聲巨響聲中,三十多個法寶盡數崩解,對方的身體卻完好無損,瑟瑟發抖地說道“投降!我投降啦!!”

    當絕寂看到自己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之后,臉上露出了一絲不耐煩的表情,看向了準備上場的選手,他突然喝到“別浪費時間了,直接投降。”

    對方微微愣了愣,接著臉色漲紅的說道“絕寂,我知道我也許不是你的對手,但我也會竭盡全力跟你交手一場的。”

    絕寂冷哼一聲“麻煩。”帶著一臉地不耐煩,他踏入了大羅天時空之中,看著對方說道“能接我一劍不死,我就不殺你了。”

    “什么?”

    轟!

    橫跨整個天空的劍氣直斬而下,撕天裂地一般,狠狠地碰撞在小島大小的九天青銅擂之上。

    當劍氣消散之后,對手也已經消失不見。

    “好強的劍氣,而且他……他竟然下了殺手?”

    “這是第八……不對,這恐怕是第九境才能擁有的力量吧?”

    “絕寂第九境了?開什么玩笑?這還打什么?”

    看到那宛如能將一座島嶼都斬開的恐怖劍氣,在場無數人都發出了震驚的聲音。

    趙月、釋法、項浩初等人都在這一刻對絕寂的戒備提升到了頂點,將絕寂視為了這場大羅天論道之中的最強敵手,但也有更多人一下子失去了斗志,根本生不起和對方爭鋒的心思。

    特別這是這屆大羅天論道上,第一次有人死亡,一種血腥的壓力撲面而來,從絕寂的身上壓到了在場無數人的心頭。

    絕寂冷著臉走了出來,充滿殺意的目光看向了選手席的方向,語氣之中,似乎都帶上了森寒劍意“人皇劍,我要定了。”

    “誰攔我,我殺誰。”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