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565 獻祭
    下水道里,就在海逸震驚的這么一瞬間,被香彤感應到了突兀的元神力氣息,猛地轉過頭來,看向海逸“海逸!”

    嘩啦啦啦,各種污穢一下子落了下來,香彤連忙將手鐲收回了識海之中,看向海逸,臉上陰晴不定。

    既然被發現了,海逸干脆站出來說道“香彤,你剛剛在干什么?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便聽香彤一臉認真地說道“我告訴你了以后,你千萬別和其他人說,昨天晚上在你走了以后,我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半晌之后,海逸一臉驚訝地說道“……被埋葬的美少年?”

    “不錯。”香彤“在工地那邊,有著一個被埋葬的美少年,只要向他祈禱的話,就可以得到一件最適合自己的法寶。之所以會有鬼故事,就是因為其他拿到法寶的人,不想再有人過去。”

    聽到這番話,海逸本能的就是有些不相信,又問道“那你為什么要弄……”他下意識地看向了那些污穢。

    “你不要被事物的表面所迷惑。”香彤嚴肅道“被埋葬的美少年……他擁有著全世界最美麗、最神圣的外表,卻也掌握著世上最邪惡最污穢的力量,以美來駕馭丑,以善來駕馭惡,這就是被埋葬的美少年。”

    “想要使用他所賜予的法寶,就必須每天將這污穢之物獻祭給他,每讓世間減少一分污穢,美少年都會恩賜我們更多使用法寶的時間。”

    ……

    克莉斯緹娜說道“但就算一開始別人沒有發現他們的異常,他們雖然嘴里說著不會把事情傳播出去,但是終究還是會傳出去的吧?”

    “人類的誠信啊……”周白笑了笑“只告訴自己的父母就好,只告訴自己的親人就好,只告訴自己的朋友就好,然后是父母的父母,親人的親人,朋友的朋友……整個事件終究會逐漸傳播,越傳越快,越傳越廣的。”

    “所以我才要他們一開始獻祭污穢,這樣多拖延幾天時間,才有更多的時間去醞釀。”

    “這也是我將扭曲之影留在那里的原因。”

    克莉斯緹娜似乎已經看到了以后無數仙神種被貪欲所支配,逐漸走向瘋狂,甚至開始賣天賣地,為了周白湊懶氣值的模樣。

    一預想到這個畫面,克莉斯緹娜就感覺到心累“周白,我們不是說好了這次不搞事情的嗎?”

    “哈哈哈哈。”周白摸了摸腦袋“順勢而為,順勢而為,不知不覺就這樣啦。沒事的啦,反正最后死的也只會是一具扭曲之影罷了。”

    “說不定還能用扭曲之影來試探一下那些仙神……到底是什么成色。”

    “我和他們到底還有多少差距。”

    克莉斯緹娜看著周白腳下那扭動起來的影子,突然感覺有些害怕,下意識地蜷縮起了身體。

    ……

    下水道中,海逸聽著香彤所說的話,只感覺到一種毛骨悚然,感覺完全是一種扭曲的理論,他腦海中陡然一驚“被埋葬的美少年……聽上去簡直就像是某種扭曲現象一樣。”

    香彤接著說道“我本來想和你說這件事情的,不過怕你不相信……你看,這就是被埋葬的美少年賜給我的法寶。”

    海逸看著一只手鐲從對方的識海之中緩緩飄浮了出來,目光立刻就被那手鐲所吸引了。

    他忍不住地伸出手來,想要接過手鐲,卻被香彤一把攔住“別亂碰!這是我的法寶,不適合你的。”

    海逸忍不住地看著手鐲,說道“能讓我試試看嘛?”

    香彤皺起眉頭來,強忍著心中的不舍,將手鐲遞給了海逸“你稍微試試就馬上還給我。”

    海逸用元神力包裹手鐲,立刻就感覺到了一股溫潤的力量反饋了回來,他的元神力竟然被增強了。

    海逸心中震驚‘能夠增強元神力的法寶?’

    他還想要再嘗試一下,卻被香彤一手奪過,只能一臉向往地看著手鐲被收回了識海之中。

    看著海逸向往的目光,香彤皺了皺眉,說道“那我今天再帶你去工地吧,你自己去求一個法寶過來。”

    海逸的目光陡然一亮,點頭說道“好。”

    ……

    海逸跟隨著香彤來到了工地的位置,卻發現兩道身影正從哪里出來。

    雙方第一時間互相發現了對方。

    看到對面的兩人,香彤生氣道“巖森?是你?你怎么把你弟弟給帶來了?我們不是約定了,不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嗎?”

    巖森看到香彤的第一時間還有點氣弱,但下一刻就又挺起了腰板來“你不是也把海逸帶過來了嗎?我們誰也別說誰,就當都沒看見對方吧。”

    看著匆匆離去的巖森兄弟兩人,香彤冷哼一聲,還是拉著海逸深入工地之中。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一處巨大的斷壁之前,便看到斷壁上不斷傳來一股股腥臭味,一團團黑色的粘液覆蓋在墻面上,就好像是某種放了幾天幾夜的濕垃圾一樣。

    看著那一團團的黑色粘液,海逸的臉上閃過一絲忍不住的厭惡之色“這是什么東西?”

    “這就是被埋葬的美少年。”香彤走了上去,朝著墻面說道“請問,能給我朋友一件法寶嗎?”

    墻上的粘液開始蠕動了起來,下一刻,一道漆黑的人影從墻面里鉆了出來,就好像是粘液連通了另一個世界一樣。

    那鉆出來的少年模樣看上去是如此的完美,不論鼻子、眼睛、耳朵還是其他任何部位,似乎都完美符合了人類的審美,帶給人一種震撼般的感覺。

    美少年看向眼前的海逸說道“可以。記住了,第一天是免費的,第二天開始獻祭污穢,每天需要獻祭的量都會增長,直到你付不出來為止,到了那時,我會收回法寶。”

    海逸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下一刻,兩人只感覺到眼前一黑,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

    當他們的意識再次恢復過來的時候,美少年已經消失無蹤,墻上的粘液也重新恢復成了原先的模樣。

    海逸看了看自己的識海,一枚戒指正靜靜地躺在其中,散發出一股股柔和的力量,溫養著他的太一輪盤,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從中傳來,就好像與生俱來一樣。

    “我的寶貝。”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