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566 贈予和針對
    克莉斯緹娜看著眼前的周白,小心翼翼地說道“不過如此一來的話,仙神種在這次擂臺里的實力也會被大大提高吧?”

    周白的嘴角微微翹起“的確。急于在大羅天論道中獲得好成績的那些仙神種,算是最容易升起貪欲的人。”

    “而且從海逸他們這個點為起始點進行傳播的話,參賽的仙神種的確是最先會獲得元神武裝的人。”

    “但是那也無所謂,因為以那些仙神種的實力,有沒有元神武裝對我來說并沒有區別。”

    克莉斯緹娜“但是這樣對其他人來說,會有威脅吧?比如說鄭聞天和錢王孫他們,是不是提高了他們接下來戰斗的難度。”

    周白微微一愣,目光柔和了起來“說的不錯,克莉斯緹娜,是我疏忽了。”

    伸手抱過小貓咪,周白一邊摸著她的腦袋,一邊說道“嗯,要想個辦法穩妥地解決這件事情。”

    克莉斯緹娜被摸著舒服的瞇起了眼睛,放松地張開了四肢,隨意說道“那要不就直接也給他們整個元神武裝好咯,反正貪災也有免費模式吧。”

    “可以是可以。”周白摸著下巴想到“但最好還是別讓他們知道是我送他們的。”

    “不能動作太大,不然會被天劍長老發現的吧。”

    “那就干脆不在樓里干這事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周白提前一個小時叫醒了錢王孫和鄭聞天,拉著他們提前趕往賽場。

    “提前過去準備準備吧,順便打探一下其他修士的情報吧。”

    錢王孫意外道“打探其他人的情報?你以前可從來不做這個事情。”

    周白“接下來的戰斗越來越激烈了,多做點準備總是好的。”

    對于接下來的戰斗越來越激烈,錢王孫和鄭聞天都表示同意,隨著淘汰人數不斷增加,留下來的修士的平均水準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于是在周白的生拖硬拽之下,兩人便陪著周白先一步去了賽場。

    一大清早的街道上,只有看到零星的幾個路人。

    周白突然說道“我去買點早餐,你們先去賽場吧。”

    接著錢王孫和鄭聞天兩人一同走向賽場,因為時間太早的關系,一路上幾乎都看不到人。

    就在下一刻,錢王孫突然面色一變,想要躲開,但已經太晚了。

    這一輪的偷襲將元神力布滿整片地面,足足鋪墊了好幾分鐘的時間,完全不是錢王孫的眼睛能夠躲開的。

    便看到整個地面都是一層層的元神力包裹了起來,直接將兩人制住。

    接著兩人只感覺到被一指點在了眉心的位置,意識就好像是離體而出一般,投入了一個無限廣大、無限黑暗的空間之中。

    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頭的信息在他們的眼前不斷流過。

    錢王孫和鄭聞天只感覺到自己似乎無意中伸手抓住了什么,下一刻便已經徹底失去了意識。

    周白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閱覽者識海中得到的圖紙,微微一笑“這下就好辦了。”

    便看到他張口一吐,一大團一大團的1級貪鋼涌了出來,被他的元神力隨意搓揉、擠壓,很快就變成了兩件法寶的雛形。

    和制作終末天骸鎧這樣的超級元神武裝不同,周白制作他人的元神鎧甲如果只使用1級貪鋼,也不使用其他任何材料的話,就這么做個真正乞丐版的元神武裝出來的話,那速度簡直飛快。

    短短幾分鐘里,便看到一只貪鋼打造的手套,一把貪鋼打造的匕首分別出現在周白的面前。

    接著伴隨周白食指輕彈,兩件元神武裝已經各自落入了兩人的識海之中。

    當兩人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仍舊好好地站在街道上,身體毫發無傷,就宛如剛剛看到的只是一場幻影一樣。

    但兩人都能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中已經多出來了一件東西。

    望著識海中多出來的元神武裝,錢王孫和鄭聞天各自流露出了貪戀的表情。

    躲在暗中觀察的周白微微皺眉“看樣子就算是免費模式,不用每天祭煉,但是本身引發的貪欲并不會變化啊。”

    克莉斯緹娜“無所謂吧,反正又不跟他們收費,他們喜歡就喜歡唄。”

    “嗯。”周白緩緩點了點頭“實在有問題的話,那就強制收回來也行。”

    接下來三人在賽場上碰面,但是因為貪災的作用,錢王孫和鄭聞天對于識海中的元神武裝卻是絕口不提。

    似乎都想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元神武裝,生怕被別人拿去用,拿去研究了。

    而在開賽之前,鄭聞天被項浩初叫了過去。

    項浩初“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他們找了你弟弟妹妹麻煩是吧?我已經教訓過他們了,你是你,你弟弟妹妹是你弟弟妹妹,我做事不會牽連別人。”

    “你放心讓你弟弟妹妹回去吧,我以人格擔保,以后雷部不會有人欺負他們。當然,如果他們以后也有樣學樣,像你這個樣子,我第一個不放過他們。”

    顯然是海逸等人當初教訓鄭聞天的事情傳到了項浩初的耳中,不過因為海逸、香彤等當事人對于‘被埋葬的美少年’保密,所以他似乎還不知道‘法寶’的事情。

    鄭聞天聞言總算是松了一口氣,項浩初的人品還是有一定保障的,那么至少接下來幾年,弟弟妹妹應該還能在中央城生活不被欺負。

    ‘不過……還是應該考慮將他們接到東華城的事情了……但是紫陽真君根本不可能放人吧。’

    ……

    第三天的大羅天論道再次轟轟烈烈地展開。

    而第三天的論道一開始,周白便感覺到了一種不同尋常的意味。

    四大宗門一共只有9人參賽,但是一個上午便有4人被淘汰。

    看著極劍閣的一名修士被折斷飛劍,打碎了雙手十指,周白的眉頭越皺越緊了。

    中央城那邊的一部分修士們卻是對此興奮起來,似乎戰勝四大宗門的其他修士讓他們從周白那里找回了顏面。

    一旁的錢王孫惱火道“一上午我們這里就一半人抽到簽了,還全是境界比我們高的,擺明了針對我們。”

    周白嘆息“也許是針對我。”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