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611 高速
    “天魔?”

    “釋法……你感受過真正的恐怖嗎?”

    前一句話是周白心中的判斷,后一句話卻是他對著釋法說的。

    說完的同時,大赤天甲瞬間將周白給包裹了起來,雖然胸口的部位仍舊碎裂,卻不影響背后的道道焰流來進行加速。

    感知到了對方的攻擊之中帶有天魔的蹤跡之后,周白心中的殺意越發沸騰起來。

    但是他卻沒有選擇立刻將事情報告上去。

    克莉斯緹娜說道“周白!你現在要是說他和天魔勾結,是不是馬上就能贏了?”

    周白搖了搖頭“天魔最擅長隱藏,我一旦大庭廣眾的說出來,說不定他身上的天魔就隱藏起來了……而且,最關鍵的一點……”

    “我今天一定要親手打死他。”

    克莉斯緹娜看著眼前的釋法,嘆了口氣,感覺今天的周白似乎有些不同了‘周白今天看上去有點嚇貓啊。’

    一旁的艾莎抱著克莉斯緹娜點點頭,夾著尾巴說道“周白今天好兇。”

    而伴隨著周白的話語,釋法只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寒意撲面而來,渾身上下都感覺到一陣陣的毛骨悚然。

    三密三業如來心印!

    釋法背后的一道道金色手印隔空擊打出去,攜帶著天魔贈送的燃燒彈,就想要一口氣注入到周白的腦海之中。

    砰!

    金光閃過,直接在周白的身影位置爆散開來,釋法的這一擊只是命中了一道殘影。

    與此同時,周白的身形就如同劃破了一道道閃電軌跡一樣,在高速的閃現之中,宛如一柄利劍一般直戳釋法所在的位置。

    而伴隨著周白的移動,他所過之處成片的金光炸響,打出了層層疊疊的氣爆。

    這是釋法的如來心印一直在追著周白進行攻擊。

    周白眉頭一皺,一口氣將釋法的攻擊盡數閃避,心中有些煩躁道‘雖然不怕……但被打到了還是有些浪費我的懶氣值。’

    釋法眉頭一皺,心中一驚‘高速移動嗎?好快!他一直這么高速移動的話,我打不中他。’

    如來心印雖然可以隔空擊打目標,但是瞄準和釋放的過程仍舊需要人來操作,這就不論人的反應速度有多快,都會有延遲的問題。

    而現在周白高速移動起來,憑借他那快得連釋法都有些看不清的速度,瞬間就讓釋法的連續攻擊招招落空了。

    不像剛剛釋法和周白近身搏殺的時候更容易命中對方。

    但是一想起周白近戰時的那幅兇殘模樣,釋法就不想再被對方纏上,這才選擇徹底展開龍象袈裟,包裹成巨大的球形來進行防御。

    砰!

    周白伴隨著熾熱的焰流,以足足15倍音速狠狠撞擊在了龍象袈裟上面,隨著袈裟劇烈的起伏和震蕩,周白的身體猛地向內沖擊了十多米的距離才停了下來,最后砰的一聲,一拳砸在了釋法的臉上。

    接著周白的身體再次消失,留下一連串瞬間追殺過來的如來心印攻擊,爆出大片大片的沖擊波和火焰。

    當看著周白閃過他的層層攻擊,拳頭直接壓著龍象袈裟打過來的時候,釋法的心中是有一些驚慌的。

    他的身體被打得直接后仰,但是看著周白圍繞著自己和龍象袈裟高速旋轉、挪移,一次次突破龍象袈裟的防御,擊打他的肉身,他臉上的驚容逐漸消失,轉而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沒有用,周白這家伙的攻擊,沒辦法穿過龍象袈裟和納米服的兩層防護傷到我。’

    ‘好險,這么兇猛的高速連擊,如果沒有納米服的話,我已經被擊敗了吧?’

    ‘但一切沒有如果,現在的窩已經立于不敗之地。’

    看著周白的拳頭一次次卷著龍象袈抽打在他的身上,釋法隔著龍象袈裟和納米防護服卻感受不到什么威力。

    反而是周白一次次閃轉騰挪,大赤天甲的焰流瘋狂爆發,不斷躲著釋法的如來心印擊打。

    ‘你打不死我,反而是我只要打中你一下,你就死定了。’

    釋法手中手印不斷打出,心中卻感覺對于局勢的把握已經成竹在胸。

    釋法冷冷喝到“周白,你能躲多久呢?這一局……是我贏了。”

    ……

    “釋法竟然這么強?”選手席上,項浩初驚訝地看著場上的局面“有戲……真的有戲。這如來心印的破壞力竟然這么強?讓周白多開始閃躲了?”

    周白一路走來,幾乎全都是碾壓式的勝利,項浩初還是第一次看到對方這么瘋狂閃避。

    一旁的趙月突然幽幽說道“……不止是破壞力,還有釋法的肉身也很強。”

    自從被周白徹底擊敗以后,趙月整個人就總是一副失了魂的模樣,就算今天繼續來參加大羅天論道,整個人都是渾渾噩噩,一臉迷茫。

    但直到此刻,看著釋法竟然占據了上風,讓趙月又認真看起了大羅天時空中的戰斗。

    一旁的項浩初朝著趙月看去,就聽對方接著說道“周白的元神力還有肉身力量,全都可以媲美九境強者,就算不施展什么無上道術,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對抗的。”

    趙月“你看周白現在其實一次次都可以突破龍象法印的部分防御,擊打到釋法的。但卻仍舊沒能把釋法怎么樣。這說明釋法的肉身非常強大。”

    項浩初點頭“釋法一開始就被周白拽住近戰,那個時候遭受到一連串周白的擊打卻都沒什么事情,這就說明了他肉身的強悍了。這一下周白是真的陷入困局了……”他猛地捏住拳頭“能贏!釋法說不定真的能贏。”

    趙月看著投影中的周白,卻是閃過一絲失望之色,心中暗道‘說了那么一堆大話……結果你連大羅天論道都沒能走到底嗎?’

    突然,投影中的戰局發生了變化,釋法的攻擊似乎終于命中了周白。

    趙月嘆息道“結束了……”

    ……

    “煩死了。”周白一邊閃躲釋法的如來心印,一邊一次次擊打著對方的龍象袈裟,心中逐漸煩躁。

    污染度83/110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