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619 照妖
    十強賽第八天的清晨。

    在所有參賽選手都還沒有到達賽場的時候。

    魏蒼生行走在繁華的街道上,看著四周圍的人來人往,眼中閃過復雜的光芒。

    雖然眼下人族的情況并不好,但作為人類世界中心的中央城,仍舊是非常繁華,匯聚了當今世界上最強大的天才,最優秀的修士,最富足的平民,最勤勞的工人……抬頭望去,還有天上的彌羅天宮聳立云端,展現出高度發達的仙道技術。

    但對魏蒼生來說,再發達再繁榮,人不對那就什么都沒有意義。

    他生活在一個純血人族萬世奮進,斬妖除魔,稱霸天地的年月。

    而現在他深深地吸一口氣,都能聞到空氣中那無所不在的妖氣。

    一名可愛的小女孩走到他的身前,一臉驚喜地看著他“你是大羅天論道上的魏蒼生嗎?”

    魏蒼生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微微笑了笑,眉頭卻忍不住皺起,眼中難以忍耐的殺意一閃而過。

    小女孩就好像是被嚇呆了一樣站在原地,身體變得僵直,一動都不能動。

    魏蒼生好不容易忍耐住了心中的殺意,這才快速的抬步離去。

    在他的照妖睛之中,剛剛的小女孩長著一只惡心的老鼠腦袋,一雙碩大的眼球來回轉悠,尖銳的牙齒暴漲出來,一舉一動都透露出一股殘酷、暴虐的氣息。

    魏蒼生抬起頭來,照妖睛自然發動,滿大街都是各種看上去像是老鼠、獅子、狐貍、麻雀……看著他們穿著衣服好像人類一樣說話、吃飯、趕路的模樣。

    只有少數一些修為高點的修士,才能在他的照妖睛下不顯露出自己的原形。

    如果是在過去,面對這滿大街的妖魔,魏蒼生拔劍斬了便是,他一生已經斬殺過太多太多的妖魔,多到他自己都數不過來。

    因為斬妖除魔,早已經在人妖大戰之中,成為了他身體中的本能。

    為了能更好的分辨妖物,他還特意修煉了這一雙能夠分辨人妖的照妖睛。沒什么修為的普通妖物,他只要掃一眼就可以看出對方的原形。

    就算修為高一點的,但只要道化度超不過他,他稍微花點功夫也能看出對方那妖魔血脈的來頭。

    可現在,他看著滿大街的妖魔,看著他們使用人類的衣服,使用人類的語言,繼承人類的文明,就好像一個人一樣地生活。

    這給他一種可笑、悲哀又悲涼的感覺,眼中的殺氣總是有些難以抑制的蔓延出來。

    “妖神、妖圣,這就是你們的計劃嗎?真是好一個釜底抽薪。”

    就在這時,魏蒼生的身旁,一名青年走了過來,看著四周圍的行人笑道“很難受吧?像你這樣斬殺了上千上萬妖魔的人,現在卻要生活在這么一座妖魔都市里,簡直就像是把老虎放進了帶血的羊群里。”

    魏蒼生看了一眼身旁的青年,沒有理會對方,繼續朝著賽場的方向走去。

    青年卻是無所謂對方的冷淡,一邊跟著對方一邊繼續說道“昨天在你住所一百米外的小巷里,又發現了一個男人的尸體,怎么?又忍不住了嗎?”

    魏蒼生的目光微微一凝,昨天在他回家的路上,突然看到陰影中突然出現的豬妖,望著那猙獰、肥碩的豬臉,看著那又長又硬的獠牙,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千錘百煉的劍氣早已經本能般洞穿了對方的眉心。

    之后看著浮現在他照妖睛里的肥碩豬妖,他檢查了一下對方的衣物,才發現對方是來檢查下水管道的工人。

    那一刻的魏蒼生突然有一股古怪的感覺,到底這個城市里的混血人類是妖魔,還是他這個忍不住大開殺戒的人類對他們來說才是妖魔?

    同樣的行為,在他的那個時代便是英雄,而在現在這個時代,卻只會成為殺人犯、公敵、魔頭……

    一旁的青年接著說道“不過你放心,尸體我們都已經幫你處理好了,不會讓你惹上麻煩。就是今天你和周白的對決,能麻煩你殺了他嗎?”

    魏蒼生的腳步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了青年說道“什么意思?”

    青年笑了笑“你原本沒有打算讓周白拿第一吧?

    從孫景平死后,你直接在十強賽中下殺手就能看出來這一點。但現在貌似改變注意了?是因為周白和釋法的戰斗中,表現出了讓你驚喜的戰斗力吧,再加上你經過這幾次戰斗后,發現自己的壽命也沒剩下多少了。”

    看著眼前的魏蒼生眼中露出危險的光芒,青年擺了擺手說道“別用這么嚇人的目光看著我,我好歹也是雷部正神,你沒有拿人皇劍的話,應該打不過我的。”

    說著,他的樣貌微微變化,露出了紫陽真君的模樣,與此同時一股沉重的壓迫力一閃而過,然后對方很快又變回了青年模樣。

    魏蒼生冷笑道“你為什么覺得我會答應你的要求?”

    “那你又為什么覺得我們既然喚醒了你,卻又會不準備后手呢?”

    紫陽真君說道“你突然發現自己壽命無多,又發現周白的天賦、實力比想象中更強,還得到了人皇劍的認可,自然就會有傳承衣缽的打算。但我如果告訴你,你的壽命可以增長個二十年呢?周白還重要嗎?比起傳承衣缽,還是自己親自去做更好吧?”

    “你覺得你做的會比周白更好還是更差呢?”

    魏蒼生冷冷地打量著對方,似乎完全不為所動。

    紫陽真君淡淡道“我知道像你這種人,不見到真憑實據是不會動搖信心的。”

    說著,他拿出了一個藥瓶“你的壽命問題,是因為這具肉身和你的元神都已經無法滿足現如今天道扭曲的環境。

    但瘟部的這個藥物,每一顆都可以讓你多活一年,最多不超過20年。這里面的一顆你可以拿回去試試。如果滿意的話,今天殺了周白,我們會給你剩下的丹藥。”

    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魏蒼生忍不住說道“你不問我答應不答應嗎?”

    紫陽真君笑了笑“你怎么可能不答應?除非你覺得周白的命比你的命更有價值。他可是將現在的三清道宗上上下下都當作親人了的。

    你覺得在三個月內改變他的思想,扭轉他從小到大的觀念的成功率高一點,還是你親自來振興純血人族,哪一個更加方便?更具有可操作性呢?”

    “而屠鬼神他們一旦知道了你的真正身份,那周白對他們來說也不過就是個備選項罷了。”

    “比起周白,你所代表的血脈更加適合用來繁衍純血人類。”

    魏蒼生點了點頭“你們怎么保證仙人們不會阻止我呢?”

    紫陽真君說道“他們有他們的對手,管不到你身上。”

    當魏蒼生來到賽場,等到第八天的十強賽開始時,便看到這一次到來的四部正神多了一位。

    一位長發披肩,滿臉胡茬,一副中年人外貌的男子,臉上總是帶著一股陰郁的氣質。

    他的雙眼浮現出一層紫意,目光轉動之間,似乎就有閃電劃破長空,帶起陣陣雷響。

    他和屠鬼神并肩而坐,兩者的氣勢涇渭分明,卻又不相上下。一旁的天陽子、明月仙人、秦真人臉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這男人正是項浩初的父親,雷部的蕩魔元帥項天敵。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