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躺著就變強了 > 762 更新也許會吃到,但不會缺席
    屠天魔看著手中的妖魔血脈激活法門,心中思緒萬千,似乎一下子之間想到了很多。

    根據翻天教給出的說法,現如今的人類之中,幾乎所有人全都是人妖混血,就算是仙神種也是如此。

    這也是天庭敵視人類,限制人類,壓榨人類的關鍵。

    而人類想要奪回自己的權利和利益,就需要激活妖魔血脈,擁有能和天魔、天庭抗衡的力量。

    同樣,人類想要在這個天道扭曲越來越厲害的世界上生存,想要對抗畸變,同樣需要妖魔血脈的力量。

    “真是弱者的悲哀啊。”屠天魔心中嘆道“在這個世界上,弱者連想要活下去的資格,都要看強者的決定。我的命從來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他捏著小冊子的手又緊了緊“但激活妖魔血脈的話,真的有用嗎?”

    在屠天魔心中,如果激活妖魔血脈后真的能變成仙神級別的強者,他當然不會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就選擇激活妖魔血脈。

    但是翻天教總是讓他無法信任。

    真的能變強嗎?

    沒有副作用嗎?

    天庭發現了會怎么樣?

    妖魔又強在哪里?

    上一次人妖大戰早已經過去了五百年,人妖大戰之后,人族更是經歷了和天魔的慘烈戰爭,又在120年前經歷了天道扭曲的恐怖,偌大的星球之上只剩下了五座主城。

    人類對于妖魔的可怕,早已經遺忘了太多太多。

    甚至大部分平民都不太清楚妖魔的具體定義,少部分知道妖魔存在的修士,也僅僅是知道人類在五百年前終結了人妖大戰,剿滅了妖魔,有這么一段歷史。

    此刻的屠天魔對于妖魔的力量,也非常不了解,不清楚。

    他又想到了現如今翻天教的形式,西岳城這邊十大仙神還沒有出手,僅僅是派出了天庭的修士圍剿翻天教。

    雙方在西北戰線上一通亂戰,翻天教基本上是節節敗退,四散而逃。

    現如今的局勢,就是天庭的修士一路追擊翻天教教眾,不斷絞殺翻天教的人馬。

    這說明了翻天教沒有把握對抗仙神。

    ‘如果這法門真能讓人類擁有對抗仙神的力量,翻天教現在又何至于此?而且又何苦偷盜、研究畸變武器。’

    種種遲疑,讓屠天魔沒有選擇按照小冊子上的法門去做。

    “靜觀其變,看看天庭會做出什么判斷吧。”屠天魔心中想到“翻天教如此大動干戈,天庭絕不會坐視不理。”

    帶著這樣的想法,屠天魔將心中的沖動一點點熄滅,然后手中元神力猛然爆發,已經撕裂了手上的小冊子,將碎紙隱藏到房間的各個角落,在需要的時候再拼接起來。

    接著他盤坐在半空之中,一呼一吸之間,元神力隨之運轉,屠天魔這是開始吐納打坐了。

    ‘沒有絕世的天資,沒有逆天的運勢,像我這樣的修士,也只能一點一點地苦修,費盡千辛萬苦,才能增長一丁點的實力,可能遇到周白這種家伙,一招就把我敗了。’

    ‘但除此以外,我又有什么辦法呢。’

    屠天魔嘆了口氣,逐漸按耐下心神,將意識沉浸在元神一點一滴地吐納、增強的過程之中。

    三個小時后,一道女聲傳來“屠天魔,項元帥叫我們過去,你人在不在?”

    屠天魔眼睛睜開,似乎有山河日月在其中運轉,將房間內的桌椅、床板都微微震動了一下。

    ‘死云來叫我?八成是翻天教的事情。’

    想到這里,屠天魔收拾了一下便走了出去,就看見一名身穿黑袍,臉上畫著一個個黑色圖形的少女站在了外面,說道“走吧屠天魔,項元帥有任務要布置給我們。”

    少女說完便轉身離去,留給了屠天魔一個背影。

    “死云……瘟部死疫天君的女兒。”

    屠天魔想起了對方在大羅天論道的時候,曾經以第七境的‘死潮亡魂圖’迎戰周白,然后直接被打趴在地上,連十強都沒有進去。

    ‘又是一個可悲的弱者,比我還弱。’

    ‘想當初我和周白在十強賽上戰斗的時候,可是連周白都佩服地封我為本屆大羅天論道,肉身第二強大。’

    看著死云的背影,屠天魔打聽道“你不是跟隨雷部修士出征,去前線剿滅翻天教了嗎?怎么現在回來了?”

    死云不屑道“翻天教這幫狗東西就像老鼠一樣,被我們打散了以后,朝著四面八方地逃跑。雷部的大軍正在清剿戰場,追擊殘兵。”

    ‘這么順利嗎?’屠天魔打聽到“翻天教教主李修竹呢?抓住了嗎?”

    死云恨恨地說道“那魔頭狡猾得很,隱藏的非常深,到現在都沒有露面。不過雷部大軍現在清掃整個西北戰線,一定會把他給逮出來的。”

    一路和死云來到另一處大殿的位置,便看到項天敵的兒子項浩初已經等在了那里,看到他們過來了以后,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而項浩初的身旁,還有中央城趙家的趙月,此刻也站在大殿里。

    項浩初面色陰沉,滿腦子里都是翻天教最近的所作所為。

    “翻天教這群喪心病狂的瘋子,他們是為了求生,將整個人類都給拉下水了。”

    項浩初是在大羅天論道時期,就早已經知道了當今天下人族都已經成了妖魔混血的事情。

    并且帶著項天敵的命令前往趙家,由趙家全族上下將元神獻給了趙月的八荒至尊衣,以求殺死周白這名純血人族。

    在項浩初看來,當今天下的人族和天庭之間的關系就好像是一個火藥桶,隨時都有可能爆開來。

    而一旦人族真的和天庭為敵,最吃虧的必然是現今的人族,不但會死很多人,更會導致人類的地位再次下降。

    所以他一直想要努力維系雙方之間的脆弱平衡。

    而翻天教的行為在他看來,就是直接點燃了這個火藥桶。

    ‘仙神們對于現如今妖魔混血的人族,本來就心懷芥蒂。一旦人族開始激活妖魔血脈,恐怕立刻就要面對天庭的劇烈打壓。’

    項浩初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該怎么辦好。

    就在這時,澎湃的元神力從天而降,一道道細微的電光穿梭在空氣之中,刺激得殿內眾人汗毛倒豎。

    項浩初抬頭望去,便看到項天敵、死疫天君和屠鬼神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大殿上方看著他們。

    項天敵看著幾人說道“翻天教最近的動作你們也知道了,妖言惑眾,傳播邪法。一旦此法擴散了出去,修煉者都有極大的可能引發畸變。

    此舉是翻天教的垂死掙扎,卻威脅到了整個人族上下的安全。今天叫來你們三個,便是讓你們負責主持西岳城剿滅翻天教的工作……”

    所有相關資料收繳后統一焚燒,所有涉事人員全部逮捕,由天庭統一審判。下至平民,上至九境修士,一律徹查到底,有項天敵、屠鬼神和死疫天君為他們撐腰。

    這就是屠天魔聽完之后,總結下來的命令,他心中暗暗想到“傳播邪法、導致畸變嗎?”

    一旁的死云憤怒說道“翻天教竟然為了擴大影響,不惜傳播畸變邪法,真是可恨。我一定會將他們全都抓出來,將西岳城內的翻天教眾都清理干凈。”

    一旁的項浩初和趙月表情漠然,卻是沒有說話。

    在他們四人離去之后,少女模樣的死疫天君晃了晃右腳丫子,伴隨著清脆的鈴響聲,笑著說道“項天敵,項浩初和趙月知道人類身懷妖魔血脈的事情吧?”

    項天敵冷冷說道“他們不會有問題。”

    “嘿嘿嘿嘿,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我,還是太重感情啊。”死疫天君好笑道

    “我制造出第一個孩子的時候,就像是所有的母親一樣寵愛她,善待她,親自指導她修煉,手把手地教她武功道術,將所有的好東西給她,將她養到了一千兩百歲,最后看著她天數已致,修為散盡,元神崩滅。”

    “當我制造出第100個孩子的時候,我不再親自教導他們,而是將這些活兒都交給了其他孩兒和徒弟。”

    “當第一千個孩子出來的時候,我甚至連他們的名字、樣貌都懶得記憶。”

    “直到現在,只有些看著比較順眼的孩子,我才會稍稍寵愛一點。”

    死疫天君勸說道“項天敵,你那老婆、孩子你現在覺得很重要,但在你漫長的一生之中,其實也不過是匆匆過客罷了,幾千年、幾萬年之后,他們的容貌恐怕都已經變得模糊。”

    “相比起來,每一絲力量的提升,才是真實不缺,會永遠陪伴在你身旁,為你遮風擋雨的。”

    “情感、家族都是弱者才需要的東西,你何不放下執著?”

    項天敵聽完之后,只是冷冷地說道“幾千年幾萬年以后的事情,那就等幾千年幾萬年以后再說。”

    聽著兩人的對話,屠鬼神心中想到“兩個老家伙……這種話題……只有四百歲的我還真是插不上話啊。”

    于屠鬼神說道“這次翻天教的動作,可謂是喪心病狂。一旦人類之中有大批量的妖魔覺醒過來,這些妖魔會吃人,會繁衍,會帶領更多的混血覺醒為妖魔,天地之間又將是一場大劫,甚至又一次人妖大戰都將隨之而起。”

    聽到屠鬼神說的這番話,死疫天君和項天敵也是表情肅然。

    死疫天君語氣之中,帶著莫名的意味“是啊,如果局勢糜爛,妖魔再次復蘇,那就是又一次人妖大戰。”

    項天敵點了點頭“到時候天庭將同時面對妖魔、天魔兩大勢力。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現如今城內修士已經全部動作了起來,但如果真的有妖魔覺醒后實力太強,我們也要出手。”

    屠鬼神“此乃應有之意。”

    項天敵“那便如此吧。”

    屠鬼神點了點頭,下一刻身影已然消散不見。

    留下來的項天敵和死疫天君卻是沒有立馬離開,兩者的元神力相互碰撞,似乎有無形的信息在相互傳播。

    死疫天君“雖然都是些同族,但讓他們蘇醒過來的話,只會導致局勢失控。”她似乎嘆了口氣“妖魔,畢竟不是天道氣運之所鐘,只會引發無窮無盡的人妖大戰,還是要盡早清理掉的好。”

    “我們現在終究是神。”

    說完,她深深地看了項天敵一眼,目光之中似乎蘊含著一絲警告。

    項天敵“放心吧,我不會把私人情感帶入這種大事里。”

    “那就好。”死疫天君說完之后,身形便陡然破碎,消散在空氣之中。

    項天敵的身形也隨之消失,化為一股無形的元神力遠去。

    這三人赫然都是以元神力化為分身降臨,本體都在密室之中參悟太微九宸算法。

    整個西岳城上下,很快就開始了一次又一次關于城內翻天教的大清查。

    四名負責人之中,死云更是出手最重,在接下來的幾日之中,自己親自帶隊,出手抓捕所有和翻天教有關的人馬。

    ……

    地下室中,人頭擠在一起。

    一名名身材消瘦,面色陰沉的人群擠在了一起。

    他們的長袍下時不時能看到斷肢、殘疾,甚至是鱗片和旺盛的毛發。

    在他們的中間,一名中年婦女說道“各位,大家今天來到這里,都是為了自己的未來,人類的未來而奮斗。天庭將我們視為奴隸,天魔要屠殺我們,只有我們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說著,她看向了一名老者說道“魏老,你來說說吧。”

    被稱為魏老的老者須發皆白,但看上去精神奕奕,雙眼精光閃爍,臉上的血肉飽滿,少見皺紋,就像是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一樣。

    他看著眾人說道“我叫魏勇,這里可能有人認識我,我曾經是西岳道校的老師,是第五境的修士,我上過戰場,我和天魔廝殺過。”

    “但是我在戰場上感染了污染靈機,有了畸變的風險。”

    “天庭和西岳城把我像是垃圾一樣丟在一邊,他們跟我說畸變是沒救的,說我的身體狀況最多一兩年的時間,就會徹底畸變,說需要將更多的資源用在其他地方,為了對抗天魔。”

    “直到我遇到了翻天教,遇到了何師……”魏老看向了中年婦女,接著說道“她傳授我天妖十法,讓我激發了原本就屬于我的力量。”

    說話之間,他的身形緩緩膨脹,嘴巴、鼻子劇烈突出,大量的黑色獸毛從混身上下長了出來,整個人轉眼就變成了一只直立獸人的模樣。

    “現在,我擁有了妖魔的力量,我的戰力早就超過了五境修士,距離我被被靈機感染已經過去了十年。”

    聽到他的這番話,四周圍的人群中涌起小小的騷動。

    中年婦女說道“天道扭曲,靈機污染。這個時代,就算我們好好地待在的城市之中,都有可能因為各種意外而遭遇扭曲,走向畸變。而以天妖十法來對抗扭曲,對抗畸變,能讓更多的人活下來!”

    “外面有著廣闊的天地,只要能夠對抗畸變,我們就能夠離開西岳城,再也不用受到天庭的壓迫,可以過自由自在,自給自足的日子。”

    四周圍的人群中,一雙雙眼睛陡然亮了起來,眼中逐漸閃過希望的光芒。

    但下一刻,伴隨著轟隆一聲巨響,萬千獸魂破開了墻面,死云操縱著死潮亡魂圖,直接駕臨下場“把他們全部抓起來。”

    人群驚慌失措,立刻就有人化為妖魔反抗,卻被死云一掌一個,操弄道道獸魂給擊潰。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

    看著這些變成怪物的家伙,死云的眼中露出一絲厭惡“將這些畸變的怪物全部宰了帶走,剩下的人扣押起來,房間里的每一張紙都不能留下。”

    立刻就有修士上前,將一名名妖魔當場處死、然后帶走。

    一名青年看著死云,瘋狂大叫道“他們沒有畸變!他們是激發了妖魔血脈,然后成功抵抗了畸變!”

    他捂著臉,一邊流淚,一邊狂笑道“為什么一條活路都不留給我們?我只是不想畸變而已……我不想變成瘋子……”

    看著一根根的觸須從青年的額頭上鉆了出來,死云皺了皺眉“畸變了。”

    一掌打死了青年,她冷冽的目光掃向四周圍“看到了沒有,這就是相信翻天教邪法的結果,你們現在改邪歸正,好好歸順天庭,以后才有機會過正常人的日子。”

    ……

    回到辦公室內,看著抓回來的這么多人,死云一掌拍在了辦公桌上,將整張桌子拍得粉碎“翻天教真是喪心病狂。”

    回想起這些天見到的一幕幕,各種寧死不屈、執迷不悟、還有化身怪物的東西,死云的眼中也閃過一絲深深的疲憊。

    她完全難以理解,這翻天教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蠱惑力,為什么就有這么多人去相信,甚至愿意將自己變成怪物。

    就在這時,巨響聲傳來,一聲聲的慘叫中,死云立馬彈身而起,沖向了關押犯人的地方。

    便看到牢房之中,滿地的鮮血,各種斷手、斷交、殘軀掉落在地上,好似被野獸啃咬過。

    一名兩米多高,長了一張猙獰獅臉的男子匍匐在地上,滿嘴鮮血地看著殘尸,喃喃說道“我沒想要吃他們的……我沒想吃他們……但是好餓……真的好餓啊……”

    砰!

    死云一掌擊碎了怪物的腦袋,忍不住吼道“你們這些蠢貨!為什么要相信這種謊言?畸變是沒救的!”

    她大踏步地走出牢房,看著其他牢房里一張張表情各異的臉龐,一字一頓道“我五歲開始學習道經,十五歲開始正式修道。我看過多少同學、兄弟、姐妹、老師都在修煉的過程中走向畸變。”

    “他們中有多少人都有著千錘百煉的意志,有著強悍無比的道心,他們都畸變了!”

    “你們真以為翻天教隨便給你們傳下一個法門!就能讓你抵過我們冒著生死危險,修煉了十幾年、幾十年、幾百年的力量嗎!”

    怒氣沖沖的朝著犯人們狂吼一通,死云這才走了出去,留下其他修士來整理亂攤子。

    一旁走過來項浩初看到這一幕,說道“你休息一下吧,這批人我來審。”

    對方乃是項天敵元帥之子,死云還是非常信任的,聞言點了點頭“辛苦你了。”

    死云離去之后,項浩初坐在辦公桌前,看著遠處的審訊室內,一名名犯人被帶上來審訊,找尋翻天教的蛛絲馬跡。

    “為什么加入翻天教?”

    一名瘦弱的中年人說道“我……我是在陣法層工作的,有一天工作服沒收好,被我兒子拿去玩了。他感染了污染靈機,就要畸變了,翻天教的人說只要激發妖魔血脈,就能對抗畸變。”

    一名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的少年說道“道校的老師每年都在死,天庭還在降低發給道校的物資,今年西岳城道校只招收兩百人!我想要修煉,我想要變強!我想要上陣殺天魔,我沒打算加入翻天教的,我想的是學會了他們的功法就逃走……”

    一名高大的老者氣沖沖地說道“妖魔血脈真的可以對抗畸變和扭曲,激發了妖魔血脈,全人類的實力都會獲得提升,更多的人可以活下來!現在連道校的學生都快吃不飽了,繼續拖下去只會是慢性死亡!你們現在是在開歷史的倒車!你們是在扼殺人類的未來!”

    一名看上去十多歲的小女孩說道“爸爸……爸爸帶我過來的。他說我們以后……以后不用去工廠也能吃飽了。”

    一名中年男子在一旁說道“翻天教的人說,激活了妖魔血脈之后,能夠在野外生活,能夠自由自在,自給自足……”

    ……

    看著一名名犯人被審問下來,項浩初頭也不回地說道“有什么想法?”

    項浩初的身后,趙月早已經站立良久,聞言緩緩說道“我們怎么辦?”

    項浩初說道“人類,的確有一些激活妖魔血脈的需求。雖然可能會失控,可能會發狂,但還是會有很多平民趨之若鶩。”

    “但這絕對是飲鴆止渴,一旦激活妖魔血脈的人類數量達到一定地步,仙神們必然會親自出手,開始大清洗,人類將迎來滅頂之災。”

    “何況神帝參悟天道,仙神們已經有了更快恢復修為的法門,雙方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一旁還有天魔虎視眈眈,一旦人妖大戰再次爆發,你覺得天魔會坐視不管嗎?到時候會死更多人。”

    “我絕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趙月面色復雜地看著審訊室內的小女孩,喃喃說道“他們……只是想活下去啊。”

    項浩初嘆道“我們也只是想活下去。”

    而在辦公室的樓頂,屠天魔看著西岳城的夜景,腦海中思緒萬千“如果不是真的太弱,誰又想這么活著呢。”

    ……

    幾天后,東華城,三清道宗禁地底部。

    周白張開雙眼,四周圍的氣流似乎都微微顫抖了一下,空氣中傳來噼啪炸響,宛如有無數微小的爆炸在其中發生。

    周白的一只眼睛中有一條黑色巨龍來圍繞眼球盤旋,時不時吞吐黑炎。

    另一只眼睛之中,宛如有億萬星辰爆炸,散發出無窮的光和熱。

    “大黑炎火龍陣圖,還有太玄神雷息,終于練成了。”

    緩緩收功之后,周白吐出一口氣來,臉上浮現出滿足的笑容。

    一旁的玄女連忙迎了上來,關心地說道“周白!成功了嗎?”

    周白點了點頭,突然由捂住了右眼,眉頭不知不覺皺了起來。

    玄女關心地說道“怎么了?”

    “沒什么。”周白擺了擺手,示意沒事,手掌下的右眼上,一縷紅光緩緩消散。

    他心中暗道“斬妖沖動,又要開始發作了,希望這次天庭會多派幾只妖怪讓我殺吧。”

    ----

    推書《上神種田之后》

    自從活膩自降下界種田以后,白束上神表示,自己仙也不想修,神界也不想回,只想蹲在村里種田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