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穿越架空 >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 第3407章 驚險死戰
    這陣勢,肯定是要放大招了啊!

    然而慕千汐神色依舊很氣很是淡然,戲謔的道“你動手試試?真以為我會怕了你嗎?”

    “轟!”令人不寒而栗的力量籠罩住慕千汐。

    淡藍色的光芒沖天而起,絕對防御,任何力量都不成威脅。

    北宮絕詫異他這一擊依舊被擋住,他繼續咬著牙,加強了攻擊。

    “我就不信你破不開。”

    北宮絕此時瘋狂而又危險,慕千汐淡淡的道“你還真的破不開。”

    她相信自己的伙伴。

    “轟隆隆!”

    北宮絕和慕千汐為中心之地的地面上,多了一座座從空中落下的小冰峰。

    大家急忙的躲閃,可不想被埋在冰峰之下。

    這么恐怖的寒冰之力太嚇人了,幸好千汐殿下的防御神器夠強,能擋得住。

    “嘭!”依舊是破不開,北宮絕往后倒飛了出去。

    然而緊接著,他猶如猛獸一般,揮動著長槍,再一次向慕千汐進攻。

    大招用完之后,是沒有之前強了。

    但他此時的狀態太危險,慕千汐迅速的躲避。

    長槍再一次朝著慕千汐爆射過來,慕千汐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北宮絕這狀態很像是暴走狀態。

    冰寒的靈力滾滾而來,即使知道如今的北宮絕實力增強,變得更加兇猛。

    她依舊不懼,竭盡全力與之一戰。

    長槍在空中化為無數冰冷的殘影,猶如狂風暴雨一般來襲。

    “黑暗之嘆!”

    “七重血印!”

    “轟隆隆!”兩人的戰斗快如閃電。

    若是有一人撐不住,很有可能在瞬息之間斃命。

    “噗嗤!噗嗤!”慕千汐也多虧了這強大的肉身,否則以她靈尊的實力,早就變成冰渣渣了。

    即使如此,她身上的傷痕依舊很多。

    北宮絕完全是以命相搏,慕千汐也一樣豁出了一切死拼。

    她在賭,賭他這樣的狀態是有時間限制的。

    她在耗,耗到北宮絕靈力耗盡。

    慕千汐被北宮絕逼得后退,北宮絕的目光陰冷。

    下一瞬間,他出其不意的爆發出極為恐怖的一招。

    這一次,他就不信慕千汐還來得及防御。

    北宮絕這一次太陰險,慕千汐受傷不輕已經很疲憊了,這一擊她的確反應不過來。

    然而慕千汐的防御,根本不需要她反應。

    永恒守護守護主人的決心,是任何人想象不到的。

    “轟!”淡藍色的光芒,擋住了北宮絕這致命的一擊。

    北宮絕微微一愣,她竟然反應這么快。

    這是最后一次防御了,慕千汐的臉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緊接著,她再一次發動攻擊。

    “轟隆隆!”狂暴的靈力肆虐的在空中爆發,慕千汐的雙眸亮了幾分。

    “你選擇在那個揮手爆發出難么強悍的攻擊,看樣子你的靈力也快撐不下去了,北宮絕。”

    對上這樣一個危險的家伙,不光是實力要強,戰斗力要強,底牌要強之外,心理的算計也要把握的準。

    “殺了傷痕累累的你,綽綽有余!”北宮絕冷聲道。

    慕千汐的耐力讓北宮絕太吃驚了,她明明是一個女人,毅力如此可怕。

    而且她丹藥真的很多,繼續耗下去的話,他優勢全無。

    慕千汐在不停的戰斗之中讓自己變得更加優勢,而此時天邊一陣劇烈的響聲傳出。

    北宮絕微微一怔,“噗!”一口鮮血噴出,他瞪大了眼睛。

    一道火紅色的光芒沖了過來,緊接著還有一頭山岳般的大白貓。

    無敵道“這家伙的契約獸沒別的厲害的,就是命硬的很,浪費了我們這么多時間,主人我來幫你了。”

    無敵道“他竟然讓主人你受了這么重的傷,不可原諒。”

    小墨墨在無休無止的戰斗之中重創,已經失去了戰斗力了。

    無敵和小紅為了殺了北宮絕的契約獸,也消耗了不少力量。

    不過加在一起對付北宮絕,北宮絕的麻煩大了!

    “怎么可能?”北宮絕沒有想到自己的契約獸那么廢。

    也不要求高,讓他們慕千汐的契約獸來幫忙。

    只要堅持到他殺了慕千汐就好,結果連這都沒有辦到。

    慕千汐道“為什么不可能?我家無敵,是最厲害的神獸。我家小紅,是最可怕的兇獸,殺你兩只小玩意,小意思啦!”

    被主人這樣夸獎,小紅和無敵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即使它們很疲倦,也爆發出強大的戰意,絕對不能辜負主人這番表揚啊!

    “轟隆隆!”一陣陣巨響傳出,慕千汐多了兩個幫手,如今狀態的本宮絕只能苦苦支撐了。

    他沒有一點辦法逆轉局勢,幫手都脫不開身。

    “咻咻咻!”藥劑針如雨一般落下。

    這角度太刁鉆了,他還要應付無敵和小紅,自然讓慕千汐得手了。

    強橫的毒在他的身體里橫沖直撞,他感覺自己的反應慢了很多。

    他解不了毒也沒辦法解毒,只能咒罵著慕千汐。

    “焚天弒!”

    “噗噗噗!”

    現在北宮絕身上的傷比慕千汐還要重,他瞳孔猛地一縮,慕千汐是想殺他。

    “慕千汐,你給我住手,你想要殺了北宮寒嗎?”北宮絕吼道。“是他要求我這樣做的,于其這樣活著,還不如跟你同歸于盡。以前你用這辦法屢試不爽,這一次我不會放過良機了。北宮絕,你的威脅對于我來說已經無用了。”慕千汐

    冷淡的道。

    她表現的很冷漠,殺北宮絕的決心很堅定。

    殺了他,北宮王朝敗,他們就玄天一統,成為這一界說一不二的主宰。

    北宮絕也覺得慕千汐不會為了北宮寒放棄這一個好機會,心微微一沉。

    “慕千汐,你覺得你贏定了嗎?還沒有。”北宮絕再一次發瘋似的攻擊慕千汐。

    也許知道拿北宮寒威脅無用,他知道自己唯一的辦法就是戰!

    他們已經不知道戰了多少天了,北宮絕已經感覺自己身體里的靈力已經低到一個極限了。

    丹藥雖然還剩下,吃下去恢復的靈力也是一點點。

    這一點點猶如干涸的大海滴進一滴一水,完全沒用。北宮絕的雙目變得赤紅了起來,“我不會讓你贏的,大不了我拉著你,拉著這戰場上說與偶有人一起死!這樣,我不會輸,我北宮王朝一樣也不會輸。”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