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都市青春 > 西游之金烏大圣 > 第七十二章 冥頑不靈(二合一)
    兩儀微塵大陣!

    莫塵話音落下,這一方天外天世界,驟然風云變色,天地逆轉,陰陽錯亂,乾坤顛倒,混沌鐘與太極圖威能大放,玉帝毫無抵抗之力的便被攝入了進去。

    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這三界天地,便有幾方陣法足以發揮出圣人之力,上古妖族集合全族之力,以河圖洛書演化的周天星斗大陣,十二祖巫合二為一,召喚出盤古真身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四劍布下來的誅仙劍陣,這些陣法都在實戰中檢驗過,確實是威力無窮,唯獨老君手里這兩儀微塵大陣從未在大劫中顯現,世人對其威力只有種種揣測,并無一個定論。

    但是以開天至寶太極圖為陣眼,幻化陰陽兩儀,諸圣之首的太清圣人創造的陣法,沒有一尊神魔敢小覷,多有大能猜測,此陣應當與誅仙劍陣一般,有抵御雙圣之威,需要有兩名圣人同時定住太極圖的兩儀之處,這才能破陣。

    這個說法在神魔中廣為傳播,但是放在莫塵和玄都這等太清圣人嫡傳一脈眼里,便是笑話了,老君自己所創一氣化三清這等大神通術法,都可以視那兇威赫赫的誅仙劍陣如無物,他創造的兩儀微塵大陣,怎么會犯和誅仙劍陣一般的毛病,人多了就能破呢?

    這陣法之內,混沌一片,陰陽難分,天機斷絕,除非道行高出主陣之人,能自一片混沌中找出陣眼所在,定住陣眼,這才有機會破陣,然而不說太上為修為冠絕諸圣,沒人比他道行高之外,那陣眼是開天至寶太極圖,可不是誅仙劍陣四劍匯聚才威力無匹的情形,就算找到了陣眼,想要破陣而出,還要擊敗執掌太極圖的老君,這難度可想而知了。

    兩儀微塵大陣玄奧無匹,威力莫測,想要成陣,必須與陰陽變幻之道上有極深的造詣,莫塵這廝是個運氣好的,突破準圣三重天,融匯了一縷先天陰陽二氣,本命神通都蛻變成了兩儀太陽真火,其對陰陽一道的造詣自不必言說。

    不過饒是如此,他距離老君的境界,相差遠遠不足以道理計,勉強借助太極圖布下大陣,也是個疏漏百出的,威力也就那樣,好在嗎,實力不夠法寶來湊,這廝還有混沌鐘在手,兩件開天至寶化為陰陽二極的陣眼,立時就將陣法的威力給提升上來了,雖然還是遜色老君,可是已經不屬于準圣能破的范疇了。

    “不可能,不可能,你這粗胚,怎么可能布下這等大陣!”被困在兩儀微塵大陣中的玉帝一臉難以置信,旁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這陣法嗎?

    昔年鴻均道祖收下六名弟子,對于三清格外喜愛,常常召這三人上紫霄宮,為其開小灶講道,那時他可還是侍奉道祖身側的一名小道童,也跟著學了不少東西。

    這兩儀微塵大陣便是太清圣人那時突發奇想,與鴻均道祖一起完善而成,陣成之時,被道祖鴻鈞譽為‘玄奧第一,困人無雙’。

    想要布下這等大陣,對于天道的感悟必須極深,在玉帝看來,莫塵雖然僥幸之下連連破境,但道行是萬萬不及他們這些積年準圣的,怎么可能布下這等大陣?

    “陣法已成,陛下多說無益,莫某在陣眼處恭候陛下大駕光臨!”莫塵看著大陣中詫異無比的玉帝,淡淡一笑,整個人驀然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現時,已然到了青銅巨鐘之上了。

    雖然操縱兩件開天至寶消耗巨大,但是布下兩儀微塵大陣則又是不一樣了,這陣法自成天地,可以吸納吞吐海量的靈氣,自給自足,不用莫塵消耗法力,自己就可以負擔兩件開天至寶的消耗,莫塵只要分出些許念頭操縱大陣便是了。

    這也就意味著,想要擊敗莫塵,玉帝不用指望莫塵法力消耗過度,使如來脫困而出,他必須自己看破兩儀微塵大陣的玄機,找到陣眼,隨后與好整以暇,還執掌混沌鐘的莫塵打一場,這才算作罷!

    可是這是太上圣人開辟的陣法,又豈是尋常,玄奧之處自不必說,縱使莫塵布下的威力削弱了,也不是他能看穿的,關鍵是這陣法里,還有陰陽之氣不斷消磨他自身的法力,這意味著耽擱的時間過長,縱然是他找到陣眼,恐怕剩余的力量,也不足以支撐他和莫塵的戰斗了。

    難道就這般認輸嗎?不行,絕對不行!

    玉帝搖了搖頭,認輸的代價太大,他寧愿在凌霄寶殿耍賴,都不認輸,眼下又怎么可能認輸呢?不是沒有機會勝,只要抓緊時間,找到陣眼,那時他法力還沒損耗多少,只要扛過幾波混沌鐘攻勢,如來便能脫困而出,到那時,自然萬事好說。

    抱著這般念頭,玉帝打量著這方混沌天地,試圖找出破綻,可是又豈是那么容易的,若是讓他一心一意的研究個幾百上千年,少不得會有法子破陣,可是眼下他必須要在自己法力被陣法消磨太多前破陣,這就限制了時間,倉促之間,這等玄奧陣法,他怎么能找出陣眼?

    玉帝在那惶恐不安暫且不提,如來佛祖此時狀態也不好。

    太極圖是開天至寶,自成一方天地,本就威力無窮,更何況還得了兩儀微塵大陣這陰陽一道的陣法加持,威力更是大增,如來此刻,頭頂上被一方足有千萬丈方圓的巨大太極圖覆蓋,其上不斷有一道有一道兩儀交錯,陰陽混肴的浩瀚法力灑下,竟然也在消磨他的法力,偏偏他還動彈不得,只能硬抗。

    他的處境比玉帝好不到哪里去,這要是半晌還出不去,估計也是被法力消磨殆盡,任由莫塵宰割的下場。

    以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哪怕莫塵是新晉準圣三重天,哪怕是以一敵二,依舊是優勢占盡,而這一切的一切,都來源自杭州府莫塵看了沉香那一眼。

    就是那一眼,讓莫塵知道了天命應劫人,知道了這一劫難的走勢,知道了未來的對手,在提前準備,早有算計的情況下,他底牌無數,而對手則是在天機混亂下,成了聾子瞎子,只能被動迎敵,是以他的戰果雖然輝煌,但也是情理之中。

    “好一個焚天大圣!”

    天庭凌霄寶殿內,楊戩冷峻的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笑意,不止是他,殿內的一眾妖王大圣都是歡喜莫名,都以為以一敵二是莫塵要給玉帝一個面子,誰料想竟然成了這般結局。

    “俺老牛早就說過,莫老弟厲害著呢,他來了萬事皆休!”牛魔王哈哈大笑道,渾然忘了剛才自己和諸多妖魔對于莫塵的不信任。

    “這只烏鴉!”鵬魔王亦是喜不自勝,莫塵總是能給他一重又一重的驚喜,回想昔年,這只烏鴉不過他順手點撥的一個小輩,誰料想成長如此的迅速,本以為成長到玉帝如來那等準神三重天大能已然是極限了,誰知道他今日竟然能以一敵二,力抗佛門和天庭的扛把子還勝券在握。

    “好一個兜率宮,好一個焚天大圣!”金鰲島上,云霄娘娘冷冷的丟下了句話,自顧自的離開了大殿。她一開始是不看好莫塵的,誰料到竟然被這小子打了臉!

    無當圣母看著云霄離開的背景,忍不住搖了搖頭,都多大年紀了,還是這般孤傲的脾氣。她抬頭仰望天上那一方大陣,笑道“多寶師兄,離了截教,這佛門的日子也沒那么暢快嗎……”

    多寶叛教而出,將佛門主持的蒸蒸日上,在截教一眾門人弟子眼中,自然是頗為看不慣的,可是看不慣也沒法子,只能忍著,如今莫塵出手將他收拾了,無當圣母自然是開心的。

    不過她開心,那八景宮中有人就不開心了。

    開始嚷嚷著打賭的漢鐘離,此時一臉苦澀的看著玄都師,眼神里滿是幽怨,這怨恨不必說眾人也清楚,是怨玄都沒告訴他將太極圖借了出去,不然的話,他怎么也不會傻愣愣的嚷著壓玉帝如來勝啊……

    “大師兄,你這也太……”漢鐘離出口正準備埋怨,卻突然不知說什么好,細論起來,還是他口無遮攔的賭癮犯了。

    “師弟,修道需靜心,你呀,若是早日定下心,不想著這等爭勝的玩物,早已經突破大羅了。”玄都師搖了搖頭,輕聲訓斥道。

    這上洞八仙都是資質不凡,跟腳深厚的存在,修為深厚的都早已經是大羅,修為弱的也已經是金仙,漢鐘離在八仙中屬于資歷最為深厚,天賦最為超群的,只是一直定不下心,這才困在金仙久矣。

    一提這茬,漢鐘離立時不在說話,這是他心里的痛,自然是不想接的。

    玄都師也沒多說,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天外天戰場上,雖說大局已定,但是萬一出了什么不該出的變故,諸如那位云霄娘娘出手之類的,他總也是要助自家師弟一臂之力的。

    這一晃便是半個時辰的功夫過去了,玉帝仍然如同一只無頭蒼蠅般,在兩儀微塵大陣中左右突進,卻是絲毫沒有作用,大陣中的方位是時時變幻的,縱然你走直線,也是在原地轉圈,看不破就是看不破,不存在誤打誤撞的。

    而如來亦然,得了大陣加持的太極圖,已經將他體內的法力消磨了四五成,再有小半個時辰,就會耗盡他體內的法力了。

    莫塵卻是好整以暇的觀望眾人,陣內的兩個人急,他可是不急的,反正時候一到,兩人沒了法力,還不是任他拿捏,至于兩人耍賴不認,哼,到那時都沒法力了,還怎么耍賴?

    這般又過了半柱香的功夫,那邊玉帝還在尋找陣眼,太極圖內,如來佛祖卻是陡然長喧了聲佛號,隨即道“莫施主,還請放貧僧出來吧,貧僧認輸了。”

    不認輸也不行了,雖然如來不是沒有利害的手段,比如準提留給他的七寶妙樹,可是他被收進太極圖,事發倉促,根本沒來得及拿出來,而等進去了就被困得死死的,也拿不出來;再者他又不是玉帝,可沒有道祖鴻鈞庇佑,真要等到法力被耗盡,莫塵將他殺了,他去哪里說理去?

    要知道道門三脈,與他佛門本就是不對付,莫塵趁機將他殺了,就算是兩位圣人回來想找莫塵的麻煩,有妖族圣人和三清庇佑,西方的二位也動不了他,反倒是如來自己白死了。

    所以趁著現在還有一點法力自保的情況下,如來佛祖很光棍的認輸了。

    兩儀微塵大陣隔絕內外,封閉五感六識,如來的聲音玉帝自然是聽不見的,莫塵聽這和尚認輸,不禁臉上一笑,遂朝玉帝問道“陛下,佛祖已經承認敗了,你縱然找到陣眼恐怕也無用,還不投降嗎?”

    如來認輸了?

    本就心里慌急不已的玉帝聞言,眉頭當即糾結在了一起,那和尚怎么就認輸了?!

    他一認輸,局勢立時再變,玉帝知道僅憑借著自己一人是翻騰不起什么大浪了,兩人必敗,當然,就算如來不認輸,兩人實際上也已經敗了,區別只是早晚而已。

    可是不知怎地,玉帝就是不愿意對莫塵開口說認輸這兩個字,興許是長時間以來對莫塵的恨,興許是對昔年那個一只手指就能碾死的小烏鴉突然翻身踩在自己頭上的不知所措,他不想承認自己失敗。

    “莫塵,朕不會敗,你等著,等著!”玉帝恨恨的丟下了句話,隨即又陷入了尋找陣眼的無用功上了。

    莫塵聞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冥頑不靈!”

    他可沒什么耐性再陪玉帝耗下去了,只見他周身法力涌動,盡數灌入了身下的那座青銅巨鐘之上,隨后奮起全身氣力,一腳狠狠的踹了上去。

    當!

    混沌鐘驀然發出一聲悠長的清響,隨后一道道猶如實質的音波,帶著足以毀天滅地的威力直愣愣的朝著玉帝飛了過去。可憐玉帝在兩儀微塵陣中封閉五感六識,一直到攻勢到身前才發覺,千鈞一發之際,他只能倉促以昊天鏡護在自身,剛剛催發威能,便與那音波撞上了……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