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都市青春 > 幽冥仙君 > 第60章 厲鬼成刀斬七寸
    鹓鶵,鸑鷟。

    若是換做曾經的蘇幕遮,也就能夠從這些圖騰紋路之中,認出鹓鶵來,至于鸑鷟,卻根本不可能認識。

    這些古老的存在,都是三古時代那個恢宏時代的痕跡。

    他們不存于如今的末法時代。

    之所以能夠認出鹓鶵,也是因為,如今的南疆,最大的蠻夷部落,他們的圖騰,便是鹓鶵!

    但是和徐明手中的古老獸皮做比較的話,似乎如今的鹓鶵部落,他們的圖騰,并不完整,甚至蘊含的鹓鶵古獸的真意極少。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蘇幕遮看向徐明這里。

    “不知師兄,到底要師弟做什么?還請明示!”

    蘇幕遮動心了,但是卻不代表,對于徐明等人的陽謀,無所顧忌。

    徐明笑道:“既然將那處傳送靈陣告訴師弟,還讓師弟看了這圖騰獸皮,自然是想要邀請師弟參與到我們之中來。雖然師弟尚未晉升筑基境界,但是聽說師弟有一種秘法,可以抽取厲鬼的神魂本源,這樣一來,倒也能夠施展出屬于筑基境界的法力,師兄這里已經準備了四尊筑基級別的厲鬼,希望師弟能夠出手,直接用四份本源,開啟傳送靈陣!”

    蘇幕遮點點頭,這幾乎和自己心中的猜測沒有什么區別。

    畢竟傳送靈陣傳向何處,他們都不曾知曉,必須保存更多的真氣,足夠應對可能會存在于傳送靈陣另一端的危險。

    “此事,蘇某可以答應,但是蘇某同樣有著要求!”

    顯然這話也在徐明的預料之中,“師弟但說無妨。”

    “筑基期厲鬼師弟再要四尊,算是出手的代價,靈陣另一端的第一次收獲,我要先挑選!”

    蘇幕遮的聲音再度讓符離云想要發作,畢竟不是誰都想蘇幕遮一般,有著寒鴉冥魂湯,筑基期的厲鬼,可以不要錢一般的制作出來,對于他們而言,每一尊厲鬼都是極其珍貴的修行資源,若非怕是靈陣另一端有危險,他們都不愿意浪費這四尊厲鬼!

    而蘇幕遮呢?單單是出手,便又要去了四尊厲鬼,這樣一來,那古老的傳送靈陣還未探尋,他們三人,便失去了八尊厲鬼!

    更何況,蘇幕遮這里,還要求第一次的收獲,讓他先進行挑選。

    若是有什么珍貴的法器呢?若是出現三古時代的功法傳承呢?

    符離云這里,身軀已經騰起,手中已經凝聚起了玄黑色的真氣。

    這一次,徐明和葛存都沒有出聲,甚至有著看戲的神態。

    顯然,蘇幕遮提出的要求,他們兩個,心中也有著怨氣。

    面對符離云的出手,蘇幕遮這里的反應,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唰!

    銳利的鬼道顯現在蘇幕遮的手中,半側著身子,朝著斜前方揮砍而去。

    “愚蠢!”

    符離云幾乎已經自信自己這一擊可以斬碎蘇幕遮大半的身子了。

    砰!

    眼看手中的真氣玄龍就要落在蘇幕遮的身上了,可幾乎同時,蘇幕遮的身前,有一面虛幻的盾牌顯化!

    盾牌呈不規則的橢圓形,其上有著密密麻麻的龜裂,但是這些紋路,不曾雜亂,反而給人一種玄奧的感覺。

    分明只是虛幻的一層,卻擋住了符離云的旋氣黑龍,甚至連盾牌本身,都沒有絲毫的損傷。

    蘇幕遮關于《冥龜胎息功》的修行,顯然又進了一層,虛幻的玄龜之盾,即便是筑基一擊,都可以擋下!

    一瞬間的結果,讓符離云這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有了片刻的遲疑,也正是這一瞬間的遲疑。

    蘇幕遮的鬼刀,已經斬在了符離云的肋骨上面!

    自下往上數,左側第四根肋骨!

    這里,便是他符離云的命門!

    這些都是蘇幕遮從楚涵的口中拷問出來的訊息,玄龍峰一脈的筑基弟子,不僅僅使用的靈引不是蛇妖便是魚妖,而且本身修行的功法,也有著殘缺,導致了自身的缺陷。

    蘇幕遮這一刀斬下去,看起來威力尋常,甚至只是淺顯的劃破了符離云堅韌的肉身,但真實的傷害,卻絕非表面這么簡單。

    符離云臉色一白,嫣紅的鮮血直接噴灑而出。

    龍有逆鱗,若是《黑龍魔經》的功法有所疏漏,那么弟子所修的,就不是龍道,而是蛇道。

    蘇幕遮所斬的地方,變相當于斬在了符離云的三寸。

    葛存已經暴起,手中的森白骨劍冒著銳利的光芒,對著蘇幕遮這里,徐明也趕忙扶起符離云,將兩人隔開。

    蘇幕遮已經證明了自己,他收起手中的鬼刀,顯然沒有了再出手的意思。

    三人臉色都有些難看。

    徐明也是如此。

    他縱然想到了蘇幕遮這里依仗一些秘法可以變得很強,卻沒有想到,符離云竟然在一刀之下,直接受傷。

    徐明不清楚玄龍峰的傳承有缺,只是以為這是蘇幕遮的戰力極高的表現,或許那厲鬼的一刀有著什么玄妙詭譎。

    “哈哈,符師兄,怎么如此易怒?小師弟勿惱,一點小矛盾,回頭師兄來勸一勸符師兄,師弟的要求,我們答應了,咱們四日之后,山門見面吧!”

    蘇幕遮沒有再說話,點點頭,便直接離去了。

    出手立威,已經達到了蘇幕遮想要的效果,若是繼續待下去,怕是要激化蘇幕遮和符離云的矛盾。

    ……

    蘇幕遮剛剛走出洞府,符離云這里便是直接一拳打在石桌上面。

    “徐師弟!這樣的要求,你都答應?左右不過是一個煉氣期的小鬼,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他做了,說不得,還能得到他所施展的那門秘法,何必如此?”

    徐明卻收起了之前的和尚,表情有些陰冷,“師兄,此時不是橫生波折的時候,前些時日你歸來受傷,已經引起了內門不少師兄弟的注意,傳送靈陣的事情,需要盡快解決,遲則生變,至于這小鬼,若是倒是識相還好,若是不識相的,到時候,在宗門之外炮制,什么東西,不都還是咱們師兄弟三人的?”

    葛存也收起了手中骨劍,“咱們先散去吧,長時間呆在徐師弟的洞府之中,怕是又讓一些人警惕了,這四天,都小心一些,別被人套去了話!”

    蘇幕遮這里,走在山路上,不多時便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幽暗的靜室之中,蘇幕遮的目光遙遙看向洞府的方向。

    “四天的時間……洞府的東西都帶走!或許,還可以前往那山澗洞府一探。”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