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獵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禁魔節
    禁魔節,是巫師世界的一項傳統節日。一般在冬至后一百天,清明節前一周的日子舉行。在這一天,巫師們會自發停止使用任何法術,仿佛凡人一般生火、做飯、徒步、交流,因此,這一天也被巫師們稱之為‘凡生日’,意思是凡間生活的日子。

    之所以有這樣古怪的節日,據說是源于一個故老相傳的舊事。

    相傳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大巫師在追求力量的過程中迷失了自己,變成了一頭只會獵殺巫師的怪物。

    這頭怪物比之妖魔更加可怕。大部分妖魔也只是食巫師之肉、飲巫師之血,而那頭怪物竟然連巫師的靈魂也不放過。更糟糕的是,那頭怪物可以感應到巫師們施展法術時的魔力波動,并追蹤到這些施展法術的巫師。

    巫師們為了躲避怪獸的追殺,紛紛放棄自己的力量,不再施展法術,開始像凡人一樣默默活著,生病、衰老、死亡。

    這樣做的好處與壞處都很明顯。好處是,那頭怪物無法憑借巫師施展法術時的魔力波動來捕獵,給普通巫師留下了一定的緩沖時間;壞處是,這種行為極大的壓制了整個巫師世界的發展,以至于有近百年的時間,整個世界的魔法技藝出現了巨大斷層與倒退。

    在那段黑暗的年代,大部分普通巫師與凡人并無區別,一樣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樣的戰戰兢兢,恐懼天災,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直至數年之后,四面八方的勇士們集結起來,誅殺了那頭怪物,巫師世界才重新回歸了往日的和平與自由。

    為了紀念那些勇士,以及那些被怪獸獵殺的巫師們;也為了銘記那段黑暗的年代,在大量巫師的倡議下,巫師們便選擇在一年之中能量潮汐回潮之前的最后一個周末,停止使用一切魔法與巫術,以寄哀思,以酬諸勇。

    遷延至今,已經上千年了。

    時間漫漫,這個節日的諸多習俗幾經變動,增刪了不少內容,但其最根本的‘禁魔’習慣卻始終如一,一直延續了下來。

    現在的‘禁魔節’,禁魔時間一般從每日卯時起,至酉時結束,大約是早上六點至晚上六點,持續一整個白晝——部分規矩嚴苛的巫師家庭,還會把這個時間段擴展至早上五點至晚上七點;但也有部分巫師選擇早上七點至晚上五點,這樣不使用魔法的時間會稍短一點。不一而足。

    總之,禁魔節的禁魔時間并無非常死板的規矩,大部分巫師也都較為隨性。

    無法使用魔法,對巫師來說就意味著無法工作、無法學習、無法正常生活。

    所以,在這一天,許多終日沉浸在實驗室里的巫師們都會走出大門,感受久違的陽光與春分,享受一下短暫、但是自由的感覺。

    第一大學也會趁著這個機會,組織學生們春游踏青,用自然的美景來安撫年輕巫師們春日里躁動的氣息。

    因為同一天出門的學生太多,導致整座布吉島上適合春游踏青的用地都非常緊張。

    每每這一天,學校的老生們都會不約而同的‘欺負’一下低年級的學生——他們往往在上一個年度的禁魔節結束時,就預先選定了下一年禁魔節踏青的地方。

    這個時間優勢是一年級的學生無法彌補的。

    老生們早早便將山清水秀、鳥語花香、草長鶯飛、桃紅柳綠等等這類優等踏青場所占據了。留給一年級學生的,只有島上的一些犄角旮旯了。

    當然,犄角旮旯并不是說這些地方多么危險或者環境多么糟糕。畢竟是第一大學常駐的島子,環境再差也差不到什么地方。之所以說這些地方糟糕,主要還是因為這些地方遠離食物、燃料與清水。這對于一整天都無法使用魔力的年輕巫師來說,就顯得異常糟糕了。

    天文08-1班也是這么一個倒霉的一年級班級。

    不過,在班長唐頓以及班上幾位‘頗具能量’的世家子協助下,扯著老姚的大旗,倒真讓他們揀出一個不那么糟糕的地方。

    那是臨近布吉島海岸邊緣的一處洼地,位于一處小山包的腳下,附近是一片空曠的草地,在方圓里許的起伏丘陵外圍,還有一些稀疏的常青灌木。更遠一點,便是無垠的大海與沉默的森林了。

    隔著小山包,外面那些漂亮的沙灘早已有了主人。

    小山包里,年輕巫師們笨拙的支著棚子、火堆,架起鐵鍋,收拾著鍋碗瓢盆以及各色食物原材,一片亂哄哄的景象。

    因為鄭清有豐富的‘白丁’生活史,所以他當仁不讓的干起了埋灶生火的工作。蔣玉還安排了知識豐富的蕭大博士作為輔助。知識與經驗相結合,兩人做的倒也像模像樣。

    就這樣,一邊燒著火,鄭清來了閑情逸致,與蕭笑探討起‘禁魔節’背后的故事。他對那位變成怪物的巫師身份很感興趣,也對那些最終斬殺了怪物的勇士很感興趣,還對第一大學傳說的校長當時在做什么感興趣。

    與他不同,蕭笑不喜歡聊那些‘業已發生’的事實,他更喜歡追究這個故事所表達的更深層次的一些東西。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巫師的世界很危險。”蕭大博士在做這類分析的時候,總會變得異常嚴肅“選擇超越大巫師,走上那條布滿荊棘的道路,面臨的不僅僅是巨大的經濟壓力,更有這個宇宙、這片星空深深的惡意。”

    “瞧瞧那些沖境失敗巫師們的后果吧!”

    “變成章魚或者大老鼠,還是幸運的,最起碼保留了一身魔力,還有一條小命。”

    “更多的巫師在沖境過程中灰飛煙滅,連個衣冠冢都很難湊齊……有那倒霉的,會被劫難順著因果之線將其存在都抹除的干干凈凈。”

    “還有更糟糕的,就是類似舊日支配者、類似巫妖王、海妖王,以及這位‘創造’了禁魔節的前輩,不僅僅失去自我、化身混亂與混沌的奴隸,更成為整個巫師世界的敵人。”

    “想想也是非常悲哀的事情了。”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