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玄幻仙俠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七百二十六章 雷澤歸妹
    “距離這里最近的一個城市,以那頭牛的腳力來看,估計晚上七八點鐘能到。如果周文不想露宿野外,在那里住下來的可能性很大,這個七點鐘猜的很有道理。”張春秋笑吟吟的說道。

    “我比不得張兄你能掐會算,只是隨便那么一猜。”夏流川笑道。

    “那我也隨便猜一猜,就七點零一分吧。”張春秋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猜七點零一分,那我就猜六點五十九分吧。”獨孤歌也跟著說道。

    “喂喂,你們這么欺負人有點過分了吧”夏流川不滿的說道。

    張春秋笑道“其實猜時間太容易了,我看不如換個猜法吧。”

    “不猜時間猜什么”夏流川想不出來還有什么能猜的。

    “我們就猜一猜,他要把那根木頭帶去哪一座城市,你們看怎么樣”張春秋說道。

    “好,賭了,這一次我讓你們先猜。”夏流川說道。

    “不用,我們寫在紙上,然后一起打開。”張春秋拿了紙和筆分給夏流川和獨孤歌。

    三個人分別打下了自己的答案,然后一起打開。

    相互看了對方的答案之后,三個人都是面面相覷,因為他們三個人,有兩個人寫的是帝都,只有夏流川寫的是京都。

    可是京都和帝都根本就是一個意思,只不過帝都的本地人,更習慣用京都這個稱呼而已。

    “看來這一條也賭不成了。”夏流川笑道。

    “不如簡單一點,我們就賭他能不能活著到達帝都。”獨孤歌說道。

    “能或不能,這只有兩個答案,我們三個人要怎么賭”夏流川說道。

    “這簡單,活著到帝都,死了之后到帝都和到不了帝都,這不就是三種答案了嗎時間限制是一個月,你們看如何”獨孤歌說道。

    “也有道理,誰先選”夏流川看向獨孤歌。

    “既然規則是我提出來的,那我就最后選吧。”獨孤歌說道。

    張春秋神色有些凝重,掐指算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如果沒有人和我搶的話,我就選死了之后到帝都吧。”

    “我不和你搶,我選他活著到京都。”夏流川道。

    “那么剩下一個答案就是屬于我的了,我猜他到不了帝都。”獨孤歌說道。

    “既然如此,我們就一起結伴而行,跟著他一起走一趟,看看結果如何吧。”張春秋提議。

    “也好。”獨孤歌站了起來。

    三個人一起出了咖啡廳,追著周文離開的方向而去。

    周文扛著木頭離開了城市,雖說他騎著大威金剛牛,可是自己扛著木頭,還是需要付出大量的體力,出城的時候,周文的額頭上已經開始流汗了,貼身的衣服也都濕透了。

    無奈之下,周文只能切換了古皇經,與逆生古皇命魂合體,借用那強大的生命力加持,才能夠扛著木頭繼續走下去。

    大威金剛牛也不輕松,速度慢了很多,和平時沒辦法比,跑起來像是老牛拖車一樣。

    出了城市,剛進山區沒多久,天色卻突然暗了下來,天空之中烏云密布,一條條雷電如同若隱若現的神龍一般,在烏云中偶爾閃現出猙獰的身影。

    “要下大雨了嗎”周文聽到雷聲炸響,不由得微微皺眉,目光凝視著那厚厚的烏云層。

    獨孤哥、張春秋和夏流川遠遠的跟在周文后面,他們并沒有追的很近,有能掐會算的張春秋在,不用害怕把人給跟丟了,也不需要靠的太近。

    此時他們也看到了那漫天的烏云和雷電,只不過他們卻不像周文那么樂觀。

    “春秋,你怎么看”夏流川神色凝重地盯著天空中的烏云層問道。

    張春秋掐指一算說道“不祥之兆”

    “別拿忽悠別人的那一套類型我,我想聽實話。”夏流川打斷了張春秋的話頭。

    “實話就是,有破禁生物要出世了,而且看起來應該不會太弱,看來你有得忙了。”張春秋笑著說道。

    三人之中,只有夏流川需要周文活著到達帝都,他才能夠贏得三人的對賭,他自然不會讓周文就這么死在這里,只要能贏,夏流川不介意幫周文一把。

    他們說話的時候,周文已經加快了速度,想要快點到達前面的城市。

    可惜那木頭太重了,大威金剛牛就算拼了命的跑,也跑不了太快。

    “不對”張春秋一邊走一邊掐著手指算什么,目光也在四下里打量,突然,他臉色一變,叫出了聲來。

    “什么不對”夏流川奇怪地問道。

    張春秋還沒有回答,就聽到天空中傳來一聲炸響,一道雷電從天而降,擊落在他們附近的一片山林之中。

    說來也奇怪,那雷電轟擊森林,竟然閃爍起肉眼可見的電弧,雷電籠罩的樹林只是雷光閃動,卻沒有發生火災。

    而這只是一個開始,大片的雷電不斷落下,落在森林之中,令所有的花草樹林都蒙上了一層雷電,可是那些花草樹木卻并沒有死亡,反而越發的精神抖擻。

    “震上兌下卦,雷澤歸妹,看起來此事有些不妙。”張春秋邊算邊說道。

    夏流川和張春秋相處的時間久了,對于卦相也有了一些簡單的了解,聞言說道“雷澤歸妹應該不是兇險的卦相吧我記得聽你說過,歸妹卦的意思是說,為了更遠大的利益,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作為交換,就好像要把自己的妹妹嫁出去一樣。”

    “你說的雖然不全對,但也差不了太多,不過”張春秋的話還沒有說完,卻突然看到那些蒙上了雷電的花草樹木竟然像是活過來了一般,渾身枝葉亂顫,射出了一道道的雷電。

    一時間縱橫交錯的雷電向夏流川三人籠罩了過來。

    這種程度的雷電,自然對他們沒有太大的影響,夏流川揮手間就把雷電打碎。

    天空中再次響起炸雷的聲音,這一次的雷聲特別響,震的整個山脈似乎都顫動,而在那天空的烏云之中,有一團青色的雷電,如同隕石一般墜落而下。

    轟隆

    大片的森林被毀滅,一個通體散發著雷電的身影,出現在了森林的廢墟之中。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