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摔碎在地上的碎片仿佛狠狠給了易揚一巴掌。

    易揚自回國之后,臉色就沒好看過。

    他實在沒辦法相信,自己認識了十多年的人會是許辛夷心里惡意揣測的那種人。

    可眼前的一切卻又讓他不得不相信。

    否則如此昂貴的首飾盒,怎么到他手里輕輕一開,就碎了呢?

    “我……”

    ——“還好躲過一劫,如果不是易揚這個冤大頭,我還不知道怎么脫身呢!”

    ——“狗男人關鍵時刻還挺有用的。”

    “老公,這是秦小姐的一片心意,你看看,”許辛夷無比惋惜的從地上撿起一塊玉鐲的碎片,痛心疾首,“單看這一小塊就知道玉鐲成色多好,你怎么能這么不小心呢?”

    “易揚,怎么回事,怎么連個玉鐲都沒拿穩?”易夫人忙打圓場,對秦妍笑道:“妍妍,實在不好意思,易揚最近工作繁忙,國內國外滿世界的跑,昨天才回國,時差還沒倒回來,他不是有心的,你別放在心上。”

    秦妍當然不會因為一個玉鐲而和易夫人發生口角上的不愉快,善解人意道:“伯母,我明白易揚不是故意的,我也是這兩天才回國,時常沒倒回來,精神總不太好。”

    “你能這么想伯母就放心了。”

    秦家唯一的女兒,國際知名的設計師,有名的平面模特,秦妍背景深厚,送的這個玉鐲成色是真的好,在許辛夷和易揚回來之前,還特地給易夫人看過。

    易夫人擁有過無數首飾,怎么不知道這玉鐲的價值,當即就說太破費。

    當時她說‘伯母,我和易揚從小一起長大,易揚結婚的時候我不在國內,這次好不容易回國,這個玉鐲就算是我補給易揚和辛夷的結婚禮物,您就別推脫了’,易夫人這才點頭。

    她是易夫人從小看著長大的,秦妍知道,易夫人喜歡自己,在易揚和許辛夷結婚前,一直將自己當兒媳婦看待。

    可易夫人再喜歡,也抵不過易老先生的一紙婚約。

    不過在回國之前她就打聽過了,許辛夷行事乖張,性格囂張跋扈,很不得易夫人喜歡,就連易揚和她也只是表面上的夫妻情分,好好的一個玉鐲就這么成了一堆不值錢的碎渣,秦妍一點也不為這個玉鐲惋惜。

    她只是為這個玉鐲不是在許辛夷手里打碎而感到惋惜。

    “秦小姐,雖然說這次全是易揚的錯,但是你回去之后得問問賣給你玉鐲的老板是怎么回事,玉鐲這么容易碎的首飾,首飾盒怎么這么馬虎?”

    在‘全是易揚的錯’這幾個字上,許辛夷著重強調。

    ——“人啊真是雙標,這如果是我打碎的,易揚他媽指不定怎么數落我,親兒子就百般維護,連道歉都不用。”

    氣氛登時就冷了下來。

    易揚黑著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辛夷喜歡的話,改天我再送一只手鐲過來。”

    “那怎么好意思!這只手鐲是易揚打碎的,當然得由易揚賠我,怎么能讓你破費?媽,你說對吧?”

    易夫人沉了口氣,點頭。

    許辛夷纏著易揚不依不饒,“老公,你摔碎了秦小姐送我的玉鐲,你可得賠我一個……”

    ——“這玉鐲多少錢?六位數?不能這么掉價吧?七位數?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

    許辛夷掰著手指頭數。

    “你可得賠我一個……一模一樣的玉鐲!”

    ——“至少得七位數!”

    易揚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好,賠你!”

    “老公你真好!”許辛夷喜笑顏開,“陳伯伯,您快讓人來掃一掃這里的垃圾,不然待會傷著人就不好了。”

    “……”秦妍起身,“伯母,這次來……只是來看看您和伯父,時間也不早了,我也該走了。”

    只說走,沒表現出委屈。

    易夫人讓人送秦妍出門,隨后看了一眼許辛夷和易揚,“易揚你跟我來。”

    ——“來了來了,終于來了!說不定就是逼易揚離婚的事!媽!加油!這事成了,你就是我親媽!”

    轉身的易揚腳下一滯,轉身看向差點沒藏好臉上猖狂笑容的許辛夷,“你也過來。”

    許辛夷:“……”

    見易揚與許辛夷一前一后進來書房,易夫人剛想說話,易揚解釋道:“我們是夫妻,沒有什么是她不能聽的。”

    易夫人嘆了口氣,“那我就直說了。說吧,你們是不是打算離婚?”

    許辛夷聽到這話時,內心激動地說不出一句話來。

    半晌。

    “媽!”這聲媽比以往叫得還要情真意切,許辛夷淚水猛地涌出,“這件事,您還是問易揚吧。”

    “易揚,你說,怎么回事?”

    ——“快說!快說你討厭我不喜歡我,就算是斷絕母子關系、不能繼承易家的家產、你就算死!也要和我離婚!”

    內心的咆哮聲差點讓易揚瞬間耳鳴。

    他狠狠瞪了許辛夷一眼,好半天才穩住心神,“這事您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公司的律師第一時間就把這消息告訴給了在山上療養的老先生,如果不是我先發現壓了下來,你是不是打算先斬后奏?”易夫人說完,又看了眼許辛夷,“這么大的事,怎么不提前和我商量?”

    “媽,我……我知道我做的不好,我也知道我不如秦小姐那么討人喜歡,易揚不喜歡我是正常的,可是我以后都會改,您相信我,您幫我勸勸易揚,我不想離婚……”

    刻意提秦妍,就是為了在易夫人心目中有個對比。

    ——“您看,您有秦妍那么優秀的兒媳婦替補人選,為什么還要容忍我呢?快快快!快讓你兒子和我離婚!快用你的母子之情威脅他!如果不離,就斷絕母子關系!”

    易揚這頭啊,它又嗡得一聲劇烈疼了起來。

    估計過兩天就得得偏頭痛了。

    “離婚涉及多少財產分割,這么大的事,你一聲不響還想瞞著我們?你翅膀硬了不把我這個當媽的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說得好!這狗男人就是目中無人!”

    易揚深吸口氣,“媽,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

    易夫人怒斥道:“處理好?你怎么處理好?”

    許辛夷渾水摸魚,“媽,我不要離婚,您別讓我和易揚離婚,求您了!”

    易揚據理力爭,“財產方面已經由律師分割好了,如果您不放心,過兩天我讓律師單獨和您交代。”

    “單獨和我交代?你爸呢?你爺爺呢?你有想過怎么和他們交代嗎?”

    許辛夷哭得游刃有余,“媽,易揚,不要,我不要離婚,我不答應,我絕不答應和易揚離婚,就算您答應,爺爺……爺爺也不會答應的!”

    ——“快快快,趁著爺爺不在,趕緊把手續給辦了!”

    易揚咬牙切齒,“爸那邊我親自去坦白,爺爺那邊我會親自向他老人家請罪,這婚,我非離不可!”

    ——“好!有魄力!是個男人!”

    “易揚,你就這么討厭我嗎?我知道,我比不上秦小姐,可是我對你……對你一片真心,這些年你雖然沒有碰過我,但你應該能明白我對你的心!”

    “什么?沒碰過……”易夫人震怒:“易揚!怎么回事!你們結婚兩年了!”

    ——“是啊是啊,結婚兩年了你兒子沒碰過我,我懷疑他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否則為什么能對我這么漂亮一小姑娘視而不見?”

    “媽,您別怪易揚,他不喜歡我我不怪他,怪只怪……”

    易揚:“你閉嘴!”

    易夫人:“你閉嘴!”

    許辛夷:“……”

    許辛夷委委屈屈站在一邊,欲語淚先垂,無聲哽咽。

    ——“急死個人,原來易揚的磨蹭是有家族遺傳的,這么點小事也值得吵這么久?”

    書房內靜了一靜。

    三人都冷靜下來仔細想了想。

    易夫人捂著頭。

    易揚也捂著頭。

    半響,易夫人才深吸了口氣,恢復了之前從容不迫的氣度,緩緩說道:“我不同意你們離婚,易揚,你膽敢和許辛夷離婚,你以后就別再叫我一聲媽,聽見了嗎?”

    易揚杵在那沒有說話。

    許辛夷也如一盆冷水當頭潑下。

    ——“不對……這劇情怎么不對,怎么會是‘膽敢離婚就別再叫我一聲媽’了,這易夫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療養院說,老先生恢復得不錯,下周就回來了,但是醫生也說了,老人家年紀大了受不得刺激,另外,你們的婚事也是老先生一手操辦的……你們懂我的意思嗎?”

    許辛夷如遭雷擊。

    她把這茬給忘了。

    ——“爺爺身體不好,是不能受刺激……”

    ——“不過……可以先離婚,然后瞞著老先生唄,做一段時間的假夫妻,反正這兩年的夫妻生活也和假的沒什么兩樣!”

    ——“我想得到,易揚應該也想得到吧?”

    易夫人語重心長道:“易揚,你現在長大了,行事有自己的分寸,這件事我相信你應該知道怎么辦。”

    許辛夷一臉期盼看著他。

    易揚側目望著她。你就這么想和我離婚?

    呵。

    “我知道該怎么做了,媽,你放心吧。”

    咔擦——

    這是夢想破碎的聲音。

    許辛夷死氣沉沉臉。

    ————

    許辛夷與易揚一前一后離開書房,拐角處,易揚抓住許辛夷手臂,將她扯進一間虛掩著的客房內。

    易揚居高臨下,周身氣壓一沉,給人難以言喻的敬畏與心悸,一股無名由的壓迫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第一,爺爺身體不好,離婚事宜推遲。”

    許辛夷壓下心里的難過,眼睛里閃著星光,含淚點頭。

    “第二,下周爺爺回來,所以我們得在老宅住一段時間,在這期間,你不許和爺爺說任何亂七八糟的話,更不許提結婚兩年沒有同房的事!”

    ——“本來就沒有同房……臥槽!不會讓我和這王八蛋同一個房間同床共枕吧?”

    “老公,這樣是不是不太好,這兒離市區遠,你工作又忙……”

    “許辛夷,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放心,我對你沒有興趣,我絕對不會碰你一下。”

    許辛夷眨眨眼。

    ——“是嗎?你還能聽到我心里想什么?混賬王八蛋!狗男人!耽誤我這頭白菜的豬!我這朵鮮花□□身上的簡直就是浪費!撲街!你聽到了嗎你個死撲街!你耽誤了我!”

    易揚:“……許辛夷!!!”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