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穿越之后,有這么一項規定。

    為維持人設,許辛夷不得無故提離婚,想要徹底脫離角色禁錮,只能由易揚親口提。

    當時的許辛夷認為以自己的討嫌程度,易揚絕對不會容忍她太久,哪里知道一忍就是兩年。

    現在機會來了。

    狗男人耐不住寂寞,終于出軌了!

    左容這人演技不怎么樣,沒想到這么喜歡做好事。

    “辛夷,你聽我說,我們暫時還不知道這幾張照片的真偽,單看左容想用這件事炒作你就應該知道,這事不可能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這么簡單,待會易揚回來,你一定要心平氣和,不能發脾氣知道嗎?”

    “如果這件事是真的,你也別難過,天底下還有無數的好男人等著你,聽我的,別在易揚這棵樹上吊死放棄一整片森林。”

    “我已經幫你談妥了《凰途》的女主,這是部大女主戲,男主角可是韓驍,千萬別沖動,知道嗎?”

    許辛夷聽著安雅的話,倍感欣慰。

    還是安雅懂她。

    一小時后,車緩緩駛入洑水灣別墅。

    許辛夷懷著愉悅的心情,在安雅憂心忡忡的目光中,進了老宅。

    晚上十點半,老宅里的人都睡了,整個別墅沒了白日的喧囂,清涼月色籠罩下,偌大的四層樓別墅更顯恢弘氣勢。

    萬籟俱靜。

    易揚還沒回來。

    沒驚動易老先生和易夫人,許辛夷上樓安靜等待。

    待會第一句說什么呢?

    是直入主題還是實行迂回戰略,這么晚了,房間隔音效果應該不錯,要不要和易揚吵一架呢?

    不能一開始就吵,她可是‘情根深種’的人設,一開始就吵人設豈不是崩了?

    先問。

    易揚肯定否認。

    再甩出證據。

    這時候易揚肯定無話可說,短暫沉默之后,如果易揚承認,他確實出軌了,就讓易揚和那個女人分手,這時候易揚肯定不愿意,然后就吵起來,吵得天翻地覆易揚甩手離開,而她心灰意冷,說,我們離婚吧。

    如果易揚不承認……那更好辦了。

    易揚不承認,她就懷疑,質問,易揚肯定沒有耐心回答她的話,憤然離開,而她也因此認定易揚出軌,心灰意冷,說,我們離婚吧!

    完美無瑕,□□無縫,無懈可擊!

    就等易揚回來,她這場戲就開始!

    許辛夷演技被幾個合作過的導演當眾夸獎過,說她一秒入戲,是個演戲的好苗子。

    但現在許辛夷卻遲遲入不了戲,心噗噗直跳。

    沒辦法,她太興奮了。

    一想到接下來的流程,一想到接下來的離婚,就興奮地想站起來跑兩圈。

    站在鏡子前,許辛夷看著鏡子里神采奕奕的自己,怎么看怎么不像個懷疑自己丈夫出軌的男人。

    她將自己頭發抓亂,揉了揉眼睛,在臉上撲了點粉底更蒼白了些,想了想,為以防萬一,找來了眼藥水。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深夜十二點,易揚推開了房門。

    房間里沒開燈,一扇落地窗未關,風從外涌進,將窗簾吹得高高揚起,在那月影籠罩之下,易揚看見了蜷縮著身體抱著腿,坐在沙發上的女人。

    “許辛夷?”他將燈打開。

    抱腿坐在沙發上,埋頭于臂彎間的許辛夷感受到亮光抬起頭來,“你回來了?”

    易揚兀自脫下外套,解開領帶,聽許辛夷這語氣不如往常,不由得問了句:“有事?”

    “你怎么現在才回來?”

    聲音夾著哽咽,咽下委屈。

    易揚站定在原地,多看了她兩眼。

    “工作上的事,晚了點,有事嗎?沒事去睡覺。”

    易揚轉身去了衣帽間,拿了睡衣準備去浴室洗澡,許辛夷卻堵在衣帽間門口,兩行淚水從眼眶落下。

    “平時你六點就下班了,現在十二點你才回來,你去哪里了?和誰在一起,能告訴我嗎?”

    莫名其妙。

    易揚根本懶得理她,掠過她去浴室。

    ——“嘶……這什么眼藥水,好痛好痛!”

    在易揚看不見的地方,許辛夷齜牙咧嘴,仰頭瘋狂眨著眼睛用手扇風。

    易揚腳下一頓。

    這女人又作什么妖?

    “我們是夫妻,我丈夫這么晚才回來,身上還一股酒味,難道我不能問嗎?”

    易揚語氣強硬,外人問他工作上的事,他很不耐煩。

    “工作上的事與你無關,你別過問。”

    “與我無關?”許辛夷慘淡一笑,“那好,我問你,你今晚是不是去雍和會館參加酒會了?”

    易揚轉身,沉沉看著她,“你跟蹤我還是調查我?”

    “跟蹤?調查?我是你妻子,我想知道你的行蹤不行嗎?”

    ——“狗男人心虛了!我就知道,天底下沒有不偷腥的男人,呸!渣男!”

    易揚扔下四個字,“無理取鬧。”

    “我無理取鬧?”許辛夷一把攔住他,咬唇一臉悲憤,“你不肯承認,是不是因為你心里有鬼?”

    “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想讓你解釋一下,這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

    許辛夷將那幾張照片甩到易揚面前,簌簌落下,撒了一地。

    ——“剛才應該直接甩他臉上的,狗男人出軌還這么理直氣壯,給你臉了?”

    “這上面是你和另外一個人在一起的照片,你們什么關系?為什么會抱在一起?為什么你的衣服會披在她的肩上!”許辛夷哽咽,瞪大了眼睛不讓自己看起來太狼狽。

    趁著易揚低頭看照片的空擋,忙低頭使勁揉了揉酸痛的眼睛。

    ——“啊啊啊啊我肯定拿錯眼藥水了!”

    ——“易揚這王八蛋害我!”

    這下好了,不用眼藥水也一眼眶的淚水不斷的流。

    易揚認真仔細看了照片一眼,確實是他。

    “你怎么來的?”

    許辛夷止不住的淚流滿面,“你承認了是不是,這上面的人就是你對不對?”她一把抓住易揚,緊緊抱著他,失聲哭泣,“易揚,你告訴我,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只需要你一句話!”

    許辛夷在他肩膀處蹭了蹭,悄悄將眼淚全蹭他襯衫上。

    ——“快快快!快一把把我推開,指著我的鼻子說‘對!我就是出軌了!我就是耐不住寂寞!我就是喜歡她!她比你好上千倍萬倍!’。”

    ——“然后你甩手離開,去找那個女人,徹夜未歸!”

    ——“回來之后力排眾議和我離婚!”

    ——“然后我拿著你分配的財產,傷心欲絕離開易家。”

    聽完內心整個經過的易揚無語沉默片刻,他是真的很想知道許辛夷一天到晚腦子里究竟在腦補些什么?

    他沉聲道:“許辛夷,你不要沒事找事,照片上的人是我沒錯……”

    “什么!”許辛夷猛地抬頭,砰——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撞上了低頭的易揚的下巴。

    嘶——

    易揚猛地倒退幾步,捂著鈍痛的下巴半晌沒回過神來。

    “真的是你!”許辛夷含淚搖頭,不可置信地看著他,指著他,指尖直顫,戚風慘雨悲戚道:“易揚,為什么?你為什么要背叛我?我那么愛你!我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為什么要和別的女人廝混!”

    ——“吵起來吵起來,趁著氣氛一下子上來了,快快快!”

    易揚怒道:“許辛夷,你先給我閉嘴!”

    許辛夷胡攪蠻纏,“易揚,你告訴我,那個女人真的有那么好嗎?你就那么喜歡她?我哪里不如她!你說!”

    “我和她只是碰巧拍到了而已,我們之間根本沒什么,這么晚了,你不要無理取鬧!”

    “沒什么?沒什么她坐你大腿上?沒什么你把衣服給她穿?”

    “坐我大腿上?”易揚憤而將那張兩人坐一起的照片貼她腦門上,“你仔細看清楚,她什么時候坐我大腿上了?”

    許辛夷從腦門上揭下照片,質問聲戛然而止。

    ……哦,太興奮了,是她看岔了。

    既然熄了火,許辛夷索性冷靜下來,頹然坐在沙發上,“就算她沒坐你大腿上,你也把衣服給她穿了。易揚,你不用騙我,我也是女人,你喜不喜歡她,從眼神里我能看出來,當我說到她的時候,你眼里全是愛意,語氣里全是維護,這些都是你下意識的舉動,你沒有注意到,可是我注意到了!你離不開她了是嗎?”

    易揚差點給氣笑了。

    她那只眼睛看到自己眼睛里全是愛意,全是維護?

    許辛夷你眼睛是情緒分辨儀嗎?這都能看得出來?

    “易揚,我們不離婚,好嗎,我知道你喜歡她,可是我們才是夫妻,你如果非要和我離婚和她在一起,爺爺不會答應的。”許辛夷一抹眼淚,“你還記得我們結婚的時候,你把戒指套在我手指上說的話嗎?你說你會永遠照顧我,你記得嗎?”

    ——“快快快!快說‘那些都過去了,現在的我只愛她一個!我這輩子都要和她在一起,非她不娶!’”

    易揚沉默看著她,不說話。

    他今天倒要看看,這許辛夷能編出多什么花來。

    許辛夷等了一會,見易揚不開口,硬著頭皮繼續道:“你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想過退路嗎?你想過爺爺,想過媽,想過我嗎?你這樣做,對得起我嗎?你讓她當小三,為她考慮過嗎?”

    易揚還是不說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許辛夷的錯覺,易揚那眼神,活像她平時看別人嗑瓜子看好戲的模樣。

    這么一想,反而勢弱,許辛夷拔高音量壯自己的膽,“你和她分手,這件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也不會告訴爺爺和媽,我們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

    說完,她頓了頓,強撐著不讓眼淚落下,“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封殺她,就算我身敗名裂,我也要讓她在娛樂圈里沒有立足之地!我還會找人曝光她,讓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個不知羞恥破壞人家庭的小三!”

    “是要她還是要我,易揚,你選一個吧。”

    她含淚怒視著易揚,五秒后悲憤低下頭去無聲哽咽。

    許辛夷哭了好半晌也沒聽到易揚的動靜,遲疑并悄悄抬頭一看,就瞧見易揚坐在她對面,正好整以暇看著她。

    她又悄悄低下頭去,開始心虛。

    ——“這王八蛋這么平靜?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下面讓我怎么演?”

    “說夠了嗎?說夠了就讓我來說。”易揚語氣平靜,條理清晰,絲毫不慌,“第一,今晚上是一個酒會,之所以會有那張照片,是因為在談一個項目。第二,坐在我身邊的女人我不認識,是合作方找來陪酒的,我今天第一次見。第三,那張披在她身上的西裝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誰的,我這么說,解釋得夠清楚了嗎?”

    易揚冷冷瞧著她,“如果你沒任何問題,那么今天就到此為止,我累了,先去洗澡了。”

    ——“解釋?他在向我解釋?”

    ——“難道不應該不耐煩地甩手離開,然后一個字都不想和我說嗎?什么時候這么好的耐心?”

    ——“沒出軌?”

    ——“……等等,出沒出軌重要嗎?他出不出軌和你有關系嗎?真的假的重要嗎?重要的是什么?是吵架!”

    ——“吵就對了。”

    “你口口聲聲說那女人不認識,衣服不是你的,這么巧合的事,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

    “也是,你怎么會承認,天底下沒有一個男人會承認自己婚內出軌。”

    “……”

    “你到現在也不肯和我說實話?說句實話有那么難嗎?”

    易揚手捂著額頭,深吸了無數口氣才讓心情暫時平復下來。

    “你要離婚是嗎?好,我答應你,明天我會把離婚協議書準備好。”

    幸福來得太突然,許辛夷一下差點沒回過神來。

    “什么?”

    “離婚,許辛夷,我如你所愿,我們離婚,明天晚上下班,明臣公寓,還是之前的離婚協議和律師,這次我們把婚離了。”易揚用盡他這輩子的克制,語氣平穩說出了這幾個字后,甩手進了浴室。

    這一次,他絕對,一定,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離婚!

    這婚一定得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離婚!!!”

    ————

    最近,易揚的助理有些膽顫心驚。

    事情發生在那天早上,當時他正在別墅外等候易總,卻意外迎來了易揚一張生人勿進臉。

    易揚的脾氣集團上下有目共睹,無論男女,工作崗位上出了一絲紕漏,向來都是不留情面的訓斥,一大早臉色這么難看,貿然開口,難免不撞槍口。

    “行程。”

    干凈利落兩個字,助理麻利拿出文件,“您上午九點半有個會,上半年的財務報表已經發您郵箱,下午兩點您和mr.bean有約,您回國前一周約好的,下午三點,您有個舞會,女伴人選……”

    “舞會推了,今晚我有事。”

    “……好的易總。”

    易揚拿起平板打開郵箱,借著路上這點功夫,掃了眼上半年度的財務報表。

    車廂內沉著一股凝滯而沉重的低氣壓。

    他看文件極快,一目十行卻能將文字盡數印在腦海里,當車到達公司門口,長達幾十頁的財務報表一字不漏看完。

    助理下車開門,熙熙攘攘的大廈門口匆忙的員工齊齊讓出一條道來。

    從門口到電梯的距離,被易揚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上午九點的會冗長又枯燥,整個會議室的人卻不得不強打起精神應付明顯心情不好、新官上任三把火并可能隨時提問抓漏洞的易揚。

    一個會熬到十二點,這才在易揚冷漠‘散會’二字后松了口氣。

    回到辦公室的易揚草草簽署幾份文件,助理送來幾本財經雜志放在他辦公桌上,正準備收走往期的財經雜志時,易揚目光一滯。

    “等等。”

    他從助理手中取走了那本娛樂雜志。

    “為什么我的桌面上會有一本娛樂雜志。”

    助理一驚,“這個……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外面的人送進來的時候弄混了,易總很抱歉,以后我會注意的。”

    易揚沒在這件事上多說,只說了句:“出去吧。”

    助理怯怯然離開。

    易揚留下那本娛樂雜志的原因無關其他,只因為封面上碩大標題寫著‘當紅女明星許辛夷劇組刁難藝人為哪般,細數這些年來兩人之間的恩怨情仇!’幾個字。

    他隨手翻了翻。

    他終于知道那天晚上為什么會覺得左容這個名字耳熟。

    這本娛樂雜志上有一頁關于許辛夷的報道,其中夾帶了左容這個名字,一段時間之前,他翻過,所以對左容這個名字有印象。

    同一個劇組,女主和女二?

    兩個人認識?

    釣魚執法?

    “許辛夷,為了離婚處心積慮,算計到我頭上來了,你好樣的。”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