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說 > 同人耽美 > 夜游記 > 第2250章 45 待嫁女兒心之保密
    古玉香總算是明白了,這李經理因為父親的去世,也是剛剛大學畢業,到是老總念在他父親的舊交情上面給了他一個經理的職位,這對于李經理來說,也還算是不錯的選擇。應該感激才是。而李經理個人卻是認為自己父親的去世跟這事也有關系。進了這個廠倒是把一些不該有的情緒怪在這個廠的創始人身上。

    “其實他們想的也沒有錯。”古玉香冷靜的分析了一下老總的做法是對的。最起碼人家是技術型的,你做業務的也可以學到人家的技術也提出這種合理的要求。就有關于律法這方面的事來說,分開比合在一起更加要好。

    同時都有時間磨合,技術型的反而打開了業務的門路,業務型的卻是敲不開技術這道門,這注定要失敗的,就這種情況來說,李經理的這種做法是不理智的。這么一想反而覺得李經理這事有點做的出格。

    而兩家店同時注冊,人家經營下去還有發展,自己的經營不下去,只能怪自己。“李經理,這事我有看法,這事能不能就此揭過,你該回去跟他們說清楚這事。再說了,同時注冊的是兩家店,又不是人家北地里注冊了一家,這合情合理。兩個人各管理一家,那是很好的事情,也可以就這么分了。這沒有什么不好。何必要做合伙,到頭來弄個不歡而散的下場。”

    “你不知道?”李經理聽到古玉香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場說話,雙手一陣揮動“這是落井下石,我爸的業務資源就這么被他給搶了,而技術型的事,他從不松口,有的地方我爸也是沒有辦法去,要去請他,他才去。這樣他把名片一留,下一次客戶肯定是他的了。”李經理那從未生過氣的娃娃臉卻是一臉的憤怒神色。

    “不管做什么行業,兩個合伙人合伙久了,必定會有分歧,這更何況是沒有注冊的情況下,這種分歧可以說是很小的,要是注冊了就有說不通的。”古玉香感到今天官事還得有點耐心‘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你去跟老總道個歉,把多余的錢款還給他們,你還年輕,可以憑自己努力給自己打出一片江山。“

    “退不了了。我也不想退,我跟我媽說過,我媽告訴我,他耍了心眼,我爸的客戶才被他給挖走了,要不我們家也不是這個樣子。指了指墻上的四個字‘湖上人家’”。我的錢全部投在這里了,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我跟他做事總是想到我爸的事情,我決定不做了,利用你們的業務我弄了一筆錢,也就開了這個飯店,我媽要生活,我學的是餐飲管理,這也是適合我的一個工作。“

    “我覺得你還是去跟老總解釋一下,賺了錢還他也就是了,這樣也不至于給人落下把柄,要是萬一老總去投訴你,那就壞事了。畢竟這是你做的不對。”古玉香好心勸說,她曾經對李經理有著小小的心思,而隨著今天這翻話,這份小小的心思還就在內心被掐死了。做為曾經的下屬,她還是希望她好好的。古玉香一著急上火的樣子。卻也是無可奈何。

    李鋒想了想“這事你不用插進來,跟你無關。說白了,其實我請假的時候,我就說出來了,我跟老留了一封信,想必他屯是睦到了。”

    “是不是提到過家里面的那些家具?古玉香聲調都變了“你明明知道這事,我會著急上火的,卻硬是一個字也不提。都兩個月了,我還天真的以為我就是那個傻傻的下屬,可讓我意想不到的事,你恬然就是這么一個八,跟老總合力來騙我,要是覺得我做的不好,可以提出來,我改我改還不行嗎?”古玉香感到自己的一顆心被刺了一下,自己一直尊敬的李經理竟然也是欺騙他的一個人,不但欺騙了自己小小的心思,更欺騙了自己對他的信任。

    李經理看古玉香情緒有些激動,心里微微一震“或者這件事,是我做的不對,我不該欺騙你,但我不得不這么估,那事情畢竟發生在我身上,要是發生在你的身上,你還能這么淡定嗎?你是不知道,當我想到我爸臨走時,那看著我的眼神,是多么的熱烈,我心里就發過誓言,要為他討個公道。”

    “但這終究是不能怪老總,人家現在叫做經營有方,這么大的場子都鋪開來了,以后做什么都是一帆風順。”古玉香也明白李經理那是積怨太深,自己想要勸他把這段仇恨放下,都下不了口。“你知道不?我一直把你當成我的老師對待,你今天這樣的話把我心中的那個形像給毀了。”

    “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也許選的就是自己的活法,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這老狐貍讓我做經理并不是好心的,他就是想用這七千塊錢來困住我,讓我給他賣一輩子命,我告訴你,休想。誰也不能勸我,”李經理看了看手機“時間不早了,今天的事就當著沒有發生過,”拉了一下自己的衣領,剛才激動的時候揮手動作有些過大,導致衣角有些地方給拉皺了。而做為一個餐飲行業,這是忌諱的。

    古玉香指了指外面“你說我到外面怎么跟他們說,當我是瞎子還是當他們是睚子,你知道現在那個年輕人是什么人嗎?”

    “那兩個都是你手下的業務員不是嗎?”李鋒看著古玉香“聽說你高升了,那我還是替你高興。”

    “你錯了,我不是說這意思,我是說,那個年輕人是顏副總的表弟,確切的說是金鳳的親表弟,現在在我手下做了兩個月,業績都是第一。而今天他也看到了,你當他們兩個是透明人?是熊瞎子?”

    “那你要小心,即然顏春已經讓人在你手下做著,那對你肯定不會是好事。還有你手上的資源千萬不要交出去,真要交出去了,你那主管也做不成了。”李經理理所當然的以為。

    “不好意思?我也升了,也就是這幾天升上來的,我代赍了你的位置,我讓他做了主管。”

    李鋒一聽,眼神有些錯愕,良久反應過來“這事你得替我保密。”

    (未完)

    。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